鳯池吟稿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鳯池吟稿 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六
  鳯池吟稿      别集類五
  提要
  臣等謹案鳯池吟稿十巻明汪廣洋撰廣洋字朝宗髙郵人流寓太平太祖渡江召為元帥府令史厯官中書右丞封忠勤伯尋進右丞相以與胡惟庸同位不能發其姦状坐貶廣東于中途賜死事蹟具明史本傳廣洋少師余闕淹通經史善篆𨽻詩格清剛典重一洗元人纎媚之習朱彛尊嘗摘其五言中之平沙誰戱馬落日自登臺湖水當門落松雲傍枕浮懐人當永夜看月上踈桐對客開春酒當門掃落花天垂芳草地漁唱夕陽村等句凡數十聨以為可入唐人主客圖静居北郭猶當遜之毋論孟載其推重之如此而明代論詩家流派者多未之及盖當時為宋濓諸人盛名所掩故世不甚稱然觀其遺作究不愧一代開國之音也乾隆四十三年九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鳳池吟稿原序
  昔人之論文者曰有山林之文有臺閣之文山林之文其氣枯以槁臺閣之文其氣麗以雄豈惟天之降才爾殊也亦以所居之地不同故其發扵言詞之或異耳濂常以此而求諸家之詩其見扵山林者無非風雲月露之形花木䖝魚之玩山川原隰之勝而已然其情曲以暢故其音也𣺌以幽若夫處臺閣則不然覽乎城闕宫觀之壯典章文物之懿甲兵卒乗之雄華夷㑹同之盛所以恢廓其心胸踔厲其志氣者無不厚也無不碩也故不發則已發則其音淳龎而雍容鑑鍧而鏜鞳甚矣哉所居之移人乎今觀中書右丞汪公之詩益信其說為必然者矣公以絶人之資博極羣書素善屬文而尤喜攻詩當皇上龍飛之時仗劍相從東征西伐多以戎行故其詩震盪超越如鐵騎馳突而旗纛翩翩與之後先及其治定功成海宇敉寧公則出持節鉞鎮安藩方入坐朝堂弼宣政化故其詩典雅尊嚴類喬嶽雄峙而羣峰左右如揖如趨此無他氣與時値化隨心移亦其勢之所宜也然而興王之運至音斯完有如公者受丞弼之任吟咏所及無非可以宣教化而弼皇猷有物有則民彛甚大非止昔人所謂臺閣之文而已而山林之下誦公之詩者莫不被其霑溉之澤化枯槁而為豐腴矣雖然詩之體有三曰風曰雅曰頌而已風則里巷歌謡之辭多出扵氓𨽻婦女之手彷彿有類于山林雅頌之製則施之扵朝㑹施之扵燕享非公卿大夫不足以為其近扵臺閣乎輶軒之使弗設而托之扵國風者若無所用之皇上方埀意禮樂之事豈不有撰為雅頌以為盛典乎濂盖有望扵公他日與鹿鳴駟牡諸作並傳不朽者非公之詩而誰哉濂也不敏受公之知十有一年故竊序其作者之意于篇首蕪纇之辭要不足為公詩之重輕也公名某乃上之所賜其字則朝宗也淮南人洪武三年四月二十一日金華宋濂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