鵪鶉譜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鵪鶉譜
作者:程石鄰 清
本作品收錄於《昭代叢書

鵪鶉譜

  新安程石鄰令章著

昔漢世大酺創為角抵魚龍之戲,角抵者兩相犄角,蓋鬭人為戲也。而於物類,則有鬭犬、鬭羊、鬭雞,鬭雉、鬭畫眉、百勞、黃頭、鵪鶉、促織之戲,亦因其風俗好尚而以遊戲寄意焉。然諸鬭法傳記俱不載,而惟雞為最著,如紀渻子疾視恃氣之喻,季郈氏芥羽金距之爭,傳聞既久,迨唐而更盛。唐賈昌弄雞於雲門,雛未出殼而知其雌雄,遠聞啼聲而辨其勇怯,且能時其飲啄,調其性情,精鑒入神,馴狎如意,何技絕至此乎。余謂馴鬭雞者妙技如此,則凡畜鬭物類皆宜然,豈獨於鵪鶉可略其法而不之求哉。余偶於筆墨之餘,閒搜秘笈,檢得此譜,由昔時抄自內府者。嗣訪諸家,間有藏留是編,率皆傳寫混訛,魯魚莫辨,復字句鄙俚,未足為法。茲因精為裁訂,廣為稽求,文以青黃,正其訛偽,俾好事者暇時繙閱,亦如馴雞精鑒,悉參其微,知時飲啄而調性情,養勇氣而遠爭妒,則余譜不為無助云。

原始[编辑]

鶉之為鳥,不種不卵,蓋化生也。《埤雅》曰:鵪,盡也,鶉,騰也。謂物之終盡,則能變化而飛騰,是為蝦蟇所變者。《月令》曰:季春之月,田鼠化為鴽。注云:田鼠,蟇類。俗謂田雞。鴽,鶉也。方冬之時,蟇含土而蟄,其性從土。春來木旺,尅殺其土而不能伸,交季月土復生,土木相從化火,因能建羽而飛,故鶉性屬火,是以性剛而好鬭。夏則北嚮,冬則南嚮,避炎寒也。其行奔奔,其飛蹜蹜,本性然也。衣如百結,土色短鵻,本形然也。相鬭之戲,不知起自何代,惟唐外史云:西涼廄者進鵪鶉于明皇,能隨金鼓節奏爭鬭,故唐時宮中人咸養之。類聚夥翥,畏寒貪食,故易為人所馴養,玩弄于股掌中耳。

相法[编辑]

鵪鶉既以搏鬭爭勝負,則選其材之勇懦不可不知。如選將者,必曰虎頭、胼脇、熊臂、偉軀,方能臨陣摧敵,百戰不疲。若以軍事付諸孱懦匪人,不獨遺敵國羞,抑有輿尸之患也。是將毛色、骨法、諸相先為備列于左。

〔頭〕頭如蟹殼濶還平,額最要濶。突似彪豺凹似鷹,面不宜善相。若得堅圓如彈子,定然臨陣作將軍。頭圓而大為上。俗云:頭大腳大,鬭殺不怕。

〔嘴〕直緊如鉗硬似錐,緊則啟毛,硬則力重。三稜似玉世間稀,有三稜形者,有白如玉者,俱要緊硬,即為上相。千嘴不如三嘴巧,披毛帶血始為奇。千嘴不疲固好,然終不如三嘴,即敗他鵪更上也。

〔腿〕長勁粗圓骨法全,長則上臉,勁則力重,粗則耐打,圓則骨堅,四者俱全為佳。要如葱白兩條懸,俗以葱白腿為上相,總之不宜黃細扁嫩。玉指乾筋須忌扁,俗有玉指頭、乾牛筋之稱,卻嫌扁短,最要圓大。脛雄掌大必爭先。脛掌雄大,蹬踢力重。

〔毛〕毛薄須知性格靈,毛薄則性靈巧,亦且易于把洗。紅如火熖是將軍,毛紅如火,定有奇力。青黃要老灰無用,青黃色俱要老,嫩色、灰色無用。腿毛疎秀耳毛明。腿毛疎則身毛硬,耳毛明則身毛薄。

〔頷〕黑頷一線要分明,紫頷一片色須純,銀頷須識雌相混,惟雌鵪無紫黑頷色,銀頷雄者,又為佳論。間雜花麻不可馴。紫黑、皂白相雜,則不為佳。

〔眉〕黃須老色同金樣,白要如銀一線長,最忌濶過額頂上,俗謂眉硄,則不肯鬭。一見諸鶉先躲藏。

〔眼〕凹眶珠突朗如椒,紅若珊瑚忌混淆,目珠明朗,最忌混濁,紅上黃次,瞳子二點精神。圓大將軍靈秀巧,作將軍則宜圓大,靈秀只可作巧鬭。綠珠鬼眼莫全拋。綠珠俗謂綠豆眼,諺云:十綠九不咬,肯咬即是寶。鬼眼其珠碧色,轉動不定,此二者俱不肯鬭,鬭則佳。

〔𫩗〕音詫。嘴𫩗應知即是腮,𫩗即嘴角兩紋長侵腮者。無分長短要查開,此即腮邊要開濶也。面色眉毛同𫩗色,難向場中作將材。鵪相不宜順色,最要相拗,所謂黃眉皂𫩗,紫頷白面也。

〔面〕面須醜凹還須濶,不與眉頷𫩗色同,此即上文所謂相拗也。赤白蒼黃俱要老,最嫌嫩白與輕紅。面上毛色要老,輕紅嫩白俱不耐咬。

〔鼻〕淨潔豐隆兩孔明,最難相稱白如銀,白鼻為佳,亦要頭嘴俱上相,相稱為妙。黑則帶油紅則小,麥皮血嫩總無能。黑則油,紅則小,麥皮、血色蹋䧟不明,俱不堪鬭。

〔骨〕骨重筋多最是強,一條腹骨硬還長,鵪骨最要堅硬重實,方堪鬭咬。鳶肩龜背稜撐樣,鶴立如山壓四方。鳶肩開聳,龜背高濶,俱為上相。立則昂然如鶴,穩重難得。

〔胸〕挺然濶厚與寬平,毛緊皮堅露錦紋,頭大頸粗身亦稱,留心看取項間鈴。花玉、鈴鐺俱上相,俱在胸前細視。

合相名目[编辑]

丹山鳳。長毛絨縷,赤錦爛紋,首尾通身修俊,頸毛振起如鳳,此乃鶉中之王也。呴然一鳴,萬鵪皆伏,登塲孰敢爭鋒,見者盡皆却走,此鵪則曠世而僅見者也。

五色鸞。青毛朱頂,黃眉綠眼,嘴鼻如玉,紫頷皂𫩗,赤面銀腳,相不雷同,彩色兼備,身首修偉者,此丹山鳳之次也。

赤絨豹。毛雜長縷,頸毛則如赤鳳,而身短小者,此鵪中之上將也。

玉麒麟。通身毛羽盡皆白色,有此異相,必有奇鬭,亦要身旨修偉,方稱其名。

錦毛虎。通身毛羽赤錦一片,亦上將也。

生鐵牛。把之不盈一握,稱之倍重他鵪,筋骨全如鐵石,皮毛堅類金鋼,此鵪最能咬鬭大鶉,登塲奪幟者也。

無敵將軍。對膘足重四兩,斯謂無敵大將軍。俗云:「鵪重三兩九,見者皆奔走。」此之謂也。

獅子裘。通身毛羽碎雜不純,參差捲折,必要中雜絨毛,方謂獅子裘也。足粗頭濶,登塲無敵。

錦絨毬。止有頭圓大,盡拖絨縷,紅黃闌色,亦稱奇相。

銀海紫金梁。頷腹一片如銀,頂毛一線紅亦是也。又謂項下全白,一線紫頷。二者未分孰是,余則取頂毛為正也。

赤背雕。背毛一片赤如火色。

青背雕。背毛一片全青皂色。

金背雕。背毛一片全老黃色。

朱頂鶴。頂毛一線紅赤如朱。

金抹額。頂毛一線老黃如金色。

銀抹額。頂毛一線全白如玉。

赤項鷹。頸毛紅如火色。

白項鷹。頸毛白如銀色。

金項鷹。頸毛老黃如金。

青面獸。面濶兠凹,形狀詭怪,青黑雜毛,短碎光禿是也。

彩重眉。重開兩眉,毛色不一,紅黃銀色上下錯綜,亦異相也。

連珠箭。翅上老毛連根白色,兩翅對生多少相合,亦異相也。

左連珠。或生一翅連白數根是也。若單一根白毛,謂之珠箭也。

右連珠。同上。

連珠頂。頂毛斷續白毛數根是也。若止一根白毛,則謂頂珠。

連珠項。頸毛接連數根白毛是也。若止一根白毛,則謂項珠。肩上白毛謂之掛白,背上白毛連者為連珠背,一根為珠背。以其名色太繁,姑並記此。

玉鈴鐺。胸前一根白毛。

花鈴鐺。胸前數根白毛。

左、右插花。頭上一根白毛,或左或右。

白龍尾。尾毛一根纖長潔白。

青龍尾。尾毛一根長黑光朗,此多年之白毛變者,最為難得。

擁白旄。尾上諸毛一片皆白。

金跨。兩腿長毛黃如金色。

銀跨。兩腿長毛白如銀色。

入銀滴珠。胸前毛上點點,或紅珠或白珠無數者是也。不類常鵪,入手可辨,然雌鵪或具此相。又看尻後青黑色者,雌也。

白玉柱。兩腿粗圓高大,潔白如玉者是也。

雙猿攫。兩腿擎奇搓揉不定,俗又謂之通臂猿。

孤鷹攫。或一足懸擎如鷹立然,皆異相也。

十八奇。多年老鵪,腿皮生甲,奇者尖鱗也。足面每隻九個最為難得,單奇勝雙奇,雙奇勝無奇。

十四指。鵪有雙足,上累累恰有十四指者,此異相也,最為難得。

綠耳猱。兩耳長毛綠如翡翠,如此等鵪最為靈異,鬭時能以巧勝狠鵪。

雌雄雁。鵪鳴要如雁唳,直強者不為佳,其聲高低相和嘹嚦悠揚者上品。

龜背。背如龜聳,亦云奇相。

玉啄。嘴同玉色,也作奇稱。

不鬭劣相[编辑]

骨響。鵪把入手吱吱作聲不住者,此骨響也,最不肯鬭。

雞鳴。鵪聲啾瞅若小雞鳴不已者,此初出嫩鵪也,並不識鬭。

麥鼻。鵪鼻二點若麥皮色,亦系嫩,不識鬭。

硄眉。眉濶過額,頭則扁小,不耐鬭。

蒜頭。頭尖小如蒜瓣者,不耐鬭。

扁腿。兩腿扁者,不耐鬭。

腳短。兩腳短則踢打不能上他鵪身,故不耐鬭。

毛厚。毛不薄則把不堅,毛多最不耐他鵪咬。

身輕。身體輕小,則不耐鬭。

腳軟。不耐鬭。

對相。頭面眉頷𫩗不拗,則相善,不耐咬。

真雌。不鬭。

毛如灰色。毛色嫩,則不耐咬。

面色淺嫩。不耐咬。

雜名目[编辑]

田裡宿。養熟好鵪,或因過時放去,或誤使飛去,因就田野稻粱過春夏間,冬來復為人網得者,又勝于人家籠鵪。若因敗放去田裡宿,又不好矣。

敗𦏆子。羊無角之謂𦏆,一見他羊鼓舞爭鬭,略經一觸即行敗走,至死亦不敢再鬭,此即敗鵪之比也。只堪養以排鬭生鵪,不可上塲爭勝負。俗謂敗桶子,非。

鬭雌。凡雌者見鵪不鬭,亦有肯鬭者,上等有二三百嘴,中等亦有百餘嘴,然只堪陣前,不耐陣後。若遇真鬭狠鵪,此則不鬭不走,淡然而已,不可用以上塲爭勝負。

養飼各法[编辑]

既有佳鵪,則養之者又不可不如法以調飼之。若不善養,縱有上相之鵪,亦有折轅之歎。如牧騏驥者不盡芻穀,又失習御,求其為千里也幾希矣。更列養、飼、調、把諸法于後。

養法[编辑]

生鵪自網上得者易養,自嘈籠中得者難養。今販鵪者皆千百為一籠,共相嘈雜食宿一處,見慣狎熟,豈肯見鵪即鬭。若選有佳者,必置于空袋中餓二三日,馴其野性,忘其熟狎可也,若得于網上者,即可洗把調飼之矣。

洗法[编辑]

鵪最宜洗,洗則易熟。肥鵪洗去浮膘以便于把,瘦鵪洗之,骨肉盡皆堅硬,故鵪愈洗愈妙也。嘈籠之鵪已餓二三日,即以溫水洗之,毋灌耳,毋沸目,只洗透通身毛羽,以薄布裹之,手中把乾者妙。毛乾則放而微調之,已出聲叫哺,則微以粟餌之,如肯搶食即已馴熟。如不出聲,但在洗時向頂上鳴哨數聲,以鼓其竅。

飼法[编辑]

鵪之鬭者,爭食也,故喂食之法為最。肥則減食,肥嫩則不耐咬。瘦則加食,瘦小則無力。只以對膘為準。無浮膘,生實肉,謂之對膘,方可上塲爭鬭。生鵪之食無定數,生鵪如瘦小,則宜盡飽養壯大。熟鵪之食最宜均,熟鵪之食皆有分數,朝暮二時喂把如法,每時只在錢外勾引,不出分。稍若失調,非瘦即肥,即難定鬭時勝負,故有食飽不鬭,飽則不肯爭食,而嘴慢則必輸於他鶉。太瘦不鬭,瘦則不經他鵪咬打。太肥不鬭之戒。肥則畏疼,不禁咬打。

把法[编辑]

鵪最宜把,不把不能馴。凡生鵪骨肉肥泛,故時時把之,去其浮膘,使其筋肉皮骨皆成堅頑,上塲爭鬭受他鶉狠咬,不畏不傷,方可取勝。俗云:「耐得老拳成好漢,咬死不走是將軍。」是也。若不善把,肉肥皮嫩,遇下色鶉一二十嘴,定然畏痛,即行敗走矣。

鬭法[编辑]

鵪膽最小,鬭時最忌物影搖動,疑為鷹隼,驚懼躲藏,膽落如痴,不獨臨塲即輸,亦費多方調養,纔能振其雄氣,故鬭時放圈下,須人聲悄靜,各使搜毛訖,方齊下圈鬭。優劣既分,輸贏已定,即下食分開。其敗者俗謂桶子是也。勝鵪若帶微傷,洗養五七日即可鬭。傷若重,必要傷疤全愈,方可洗把上塲鬭也。

調法[编辑]

鵪既宜把,若把不釋手,則又不可,又當勤調之。把若久,則謂把過了,反傷其皮骨,不能靈動,故宜勤調。調時毋多與食,或數粒或數十粒,隨手調習數回,俗謂之勾。調畢又把,把久又調,把調既久,又將入袋,或任其自搜毛羽,或任其自鼓羽翼,稍以他鵪見之,此則呼奮爭先,此調之馴熟者也。然亦不可屢與他鵪見之,恐狎熟又不肯鬭。俗謂「勤勾懶照」是也。

籠法[编辑]

鵪宜老者,然多年生鵪絕不可得,若養有好鵪,已鬭過時,豈肯放去,必作籠畜之。過夏,籠底著土,必要乾沙土。籠面結網,晴懸露下,雨懸室中,霜打日曬亦無妨也。水粟多置籠中,任其飲啄,春時常以帶泥青草與其嗛啄,五六月間必然換毛,八九月間換毛已齊,十月間看其翅尖老羽俱滿即可。出籠時以溫水濯其足,當鬭時則照舊洗把上袋。

雜法[编辑]

打浮膘,添實膘。浮膘累累泛起,洗透減食,時以苦茶飲之,勤勤把到,浮膘自去。瘦小無力,加食飼之,喂粟時以水拌,微帶濕,食之自然生實膘。

滾手。鵪之滾手,不服把也,此病皆係手冷人亂把無常法,故也。以火烘熱手,依時把之,自然服手。

糞稀。人手心中有真火,鵪把過時則受此火毒,糞稀如水,當以菜葉食,或苦茶微飲,用解此病。

糞生蟲。鵪糞中有活蟲裊裊動者,此食雜也。當純以粟飼之,勤把洗之,則無是病。.

不鳴喚。鵪飲食如常,但不鳴喚,不馴熟之過也。洗時用哨當頂鳴喝數聲,鼓其竅,壯其膽,必然出聲矣。

頭縮。此因把時前指提頭不高之病,可洗透復把。

尾後坐。立則後坐者,此後指重也,洗透復輕把之。

腳不直高。立不高者,把時腳不扯直,大指掌後壓未緊故也,復洗重把之。

養鬭宜忌[编辑]

伯樂神鑒。上相名鵪,片材一藝,皆要識者辨出,方可用意飼養,庶不負真材也,故以鑒賞家為第一。此下養鵪之人。

老手善調。鵪最宜調,若得老手慣家調之,方能馴熟。上相名鶉,必敦請善調者付之。

裘馬豪俊。鬭鵪鶉人最要豪爽,一呼百萬,意氣凌雲。走馬鬭雞之輩,長安游俠之徒,是所宜也。寒酸猥瑣之流,殊不相合。

童僕解意。隨從童僕,皆善調把,亦養鵪之一助也。

錦袋繡籠。此養之具。

曲房煖閣。此鬭之地。

精室晴窗。

重幣求賢。鬭有上相名鵪,不惜重價求之,豈獨名重四方,亦收賢人之用。此下鬭鵪之品。

千金馬骨。遠求名鵪雖已死傷,莫悔購價,四方聞名,必得上相鵪至矣。

勝人勿驕。鬭勝人鵪,自莫矜誇,恐眾人惡之,並力覓名鵪相較,致損我名。

己敗勿怒。己鵪鬭敗,直作游戲觀,慎勿怒形于色,方為有容之士,宜慎選佳者悉心重養。

敗鵪勿殺。有人見自鵪敗者,輒憤怒而揉捽踏裂之,此最不可。或因一時自失調把,與鵪何與,而故殺之者,非仁人也,如此等人,一生必無名鵪到手。

肥鵪勿食。有人將下色鵪或敗鵪養肥,以充口腹者,此誠無仁心之忍人也。既欲養以用其力,又復殺之食其肉,必犯造物之忌,終身不遇名鵪。

劣者即放。凡有下色劣鵪,不堪調把者,即放之飛去,任其遂生,切勿仍留養之,或餓死,或悞死,皆成罪過。

敗者猶飼。鵪已經敗過,或仍養飼之,或養好縱之飛去皆可,切勿因其敗減食致死,俱成罪過。

勿務多養。名鵪只可養一二頭,中鶉或二三頭,最善調把之人,上養得二頭足矣。若務多養,不獨把飼不周,即有失調之病。

勿貪屢鬭。好鵪勿貪屢鬭,當養其力、畜其氣,以待大敵可也。屢鬭力疲,悞輸可惜。

勿接人鬭。莫謂人鵪強我,更將別鵪接鬭之,何苦必敗他鵪,亦非仁人之意。

勿接鬭人。莫謂己鵪強,更接人鵪鬭之,當惜其力,恐有失悞。

因憎減食。有不如我意之鵪,不可短廢其食,當即縱去,莫致傷命。

因愛責人。自愛佳鵪,或誤為童僕驚觸損壞,亦不可鞭責此人,當知貴人賤畜之義。

羽毛塗毒。有人臨鬭時,將自鵪毛羽上塗椒辣毒物,使彼鵪嗛咬受毒即敗者,此亦非仁人君子所為。毒物魘術,當有惡報。

手指暗傷。臨鬭時,有人假意為看鵪毛色,以手指搯捏或暗藏針刺我鵪,鬭致輸與彼者,此不仁之極也。俗謂「翎毛不過手」,當記之。

藏勇殺弱。人有上色佳鵪,餙為委弱之狀,鬭殺中下之鵪,罪過尤大。

爭敗為勝。敗為敗,勝為勝,方為君子,臨塲爭論,小人狀也。

名鵪混鬭。有名鵪,而屢屢與雜鵪混鬭,非惟可惜,其人亦無知輩也。

勇健失調。勇健佳鵪,不善調把,致令悞壞,自堪痛惜。

當塲賴采。注采奪標,豪興事也,若當塲與人爭論,惡俗之極。

爭勝傷人。有人爭勝負,以致兩相詈罵毆打者,惡俗不堪。

把調無倦。養者無惰心,當時刻調把之。

鬭養依時。依時養之,依時鬭之,庶不失其法。

養不依法。即係如前諸法。

鬭不擇地。即係如前鬭地。

近市喧嘩。嘩則易驚鵪。

疊觀雜𨓬。雜則易影鵪。

義氣周貧。有貧賤人,藉養鵪鬭鵪以資生者,又當破格,而周給之。

仁心及物。即上不食、不傷、不殺、不塗毒之類。


譜中所載,百法大備,然言究易盡,而理或難窮。凡調養有寒煖之時,而爭鬭有先後之節,又在臨事善其轉變,當局相其權宜。且鵪亦間有上相而轉劣,或無相而反優,此又格可常定而法難執一者也。惟俟博物君子,充夫法中之意,搜其法外之奇,以補是譜所未及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