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山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文集七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集六十九 鶴山先生大全文集 文集七十
宋 魏了翁撰 景烏程劉氏嘉業堂藏宋刊本
文集七十一

重校鶴山先生大全文集卷之七十

 墓誌銘

  處士髙君大中墓誌銘

髙氏以姓著于卭居蒲江者故依政徙也三丗至惟

謹惟謹生永安取延貢羅氏與故諌議大夫宋公齊

愈爲友壻宣和𥘉宋爲學官命其子宏甫束書徃從

尋𥙷愽士弟子貟與同舎髙仰崇閌陳少陽東黄伯

淵源趙子然雍孫太冲道夫楊原仲愿李純粹静一

雷公𨔶觀最相厚善乆之當陞内舎生㑹女眞犯闕

師徒解散獨徬徨不去思陵渡江之明年始還宅里

元配雅之百丈呉氏於是呉夫人之卒三年矣繼室

以余之族祖姑生五男子長曰大中字正道是爲君

朝廷解嚴録圍城中守學人内舎遇恩再免文解

然不復仕進意矣訓厲諸子益力君自少志識絶人

𡢃於詞賦尤善禮學郡縣校官月書季考率先諸子

鳴内舎君旣倦游得爲文喜曰吾平生交遊皆天下

賢士今半在青雲吾之不遇其在兒平益不事生産

放意水石春華秋月命酒張坐飲率以君侍徃徃託

諸詩章樂闋宣𭔃情意父子自爲唱酬家庭之内愉

愉如也君文詞務敏贍初(⿱艹石)不苦抽思者而趣詣深

逺與人交容色温厚間遇所不可人莫能奪也俄有

疾即眉山訪毉居數日𭧂厥而卒時乾道七年正月

壬辰也年四十二親亡恙諸孤藐然扶護返室見者

莫不感涕君娶魏氏諱潤同里慥之女生四男子道

充公訥公諒公謨訥早卒二女子適黄夔楊子應孫

男伯震孫女八人外孫男女五人君之亡也魏夫人

年三十有九仰事尊章俯鞠孤穉家故約自闑以内

麻枲饎㸑米鹽醪醢料理靡宻凡二十年堇堇畢昏

嫁晚年道充始兩預賔薦冀少成立以卒父志以寛

母憂而嘉定之十月辛未夫人以疾不起矣嗚呼厥

父十年太學脫死重圍卒韋布以遺厥子爲子旣弗

逢丗事親復不盡年以貽厥婦𡠉居教子者三十有

八年又廪廪以終其身是可悲也道充將以嘉定三

年三月丙申葬君夫人于善何郷之兊山而以銘屬

余曰道充之葬也緩不則無以白諸幽也某以心制

謝不能爲文則曰王文公嘗書刁虞部謝師宰之墓

矣推巳之哀子何辭焉乃爲之銘曰

中原有𮮐逢𡻕之殫厥開嗣𡻕匪暵而乾易易干他

云胡斯難有子考無咎其又奚嘆

  處士魏君雄飛墓誌銘

漢原巨先豪于谷口人無賢不肖闐門或譏之曰子

本吏二千石之丗結髪自修何遂自縱放爲輕俠之

徒乎巨先亡以應則託諸家人寡婦以况巳且曰知

其非禮然不能自還嗚呼斯言奚無理之至也士方

爲血氣所役倀倀於外特患於未之知焉耳知之斯

速巳之顧安有不能自還者邪吾族祖仲舉諱雄飛

少亦以氣蓋里中雖嘗束書從臨卭李静一純粹遊

㑹離家難丕兄卒業寓卭之南道其地號曲路居民

鮮少生理寡薄農耕賈鬻銖裒𣯛積堇堇給伏臘

君故蒲江徙乆而從其俗買酒舎召庸保雜作旴衡

抵掌見事風生有小不便必以控于守宰不得其平

不巳逮閱變旣乆困心衡慮於是卷束豪銳以從其

所當事者振施郷鄰輯柔宗姻歲大浸嘗發粟以食

餓者其不幸而麗于法又爲訟其𡨚迄於全活族孫

有少孤者三出藁菆君聚族而賻之其楄柎窀穸之

事悉爲經理焉晚尤喜釋氏書龎眉鳩杖頽然終日

語不及家事聞人之善則亟稱之不翅巳出余叔父

仲祥甫及余預賔薦躐科級君喜至忘食以是益勉

子孫以善其深自繩削求爲篤厚之歸乃至(⿱艹石)此然

則不能自還於禮如原臣先之六者其賢不肖固不

待論而判矣年七十有八以開禧三年七月丙子終

于家曾大父 大父 父妣 氏配同里王氏淳熈

四年七月壬寅卒生三子男巳之巽之申之女長適

郭冝孫次文圭次張由禮内外孫男女 人巳之將

嘉定三年十月  葬君夫人于縣之欽德郷曠

義里震山先事屬銘於某藐然心制謝不能文則曰

柳柳州甞表陸元冲歐陽文忠甞銘杜偉長凡皆推

巳之哀以致諸人矧在宗族子何辤焉乃摭㓜所逮

聞於諸父者而叙次之復系之銘曰

悠悠浮驂載馳載驅惟君復之說于桑榆侯田侯廬

我耕我居侯𮮐侯稌我湑我酤荒是南道爰啓厥初

根膏實SKchar後嗣之須

  楊君慶崇墓誌銘

紹興三十年四月巳未眉丹稜楊君慶崇年二十有

八以卒其二孤邁懿懿蚤夭邁時八歳逮淳熈末年

七月辛酉始克葬于冨壽鄉虎頭山之原君之配石

氏先卒至是合葬乃嘉定二年邁以書來曰邁不天

逮事考妣日淺零丁孤藐葬故緩今二十有二年矣

而未有以識竁然非敢緩也亦妄意少自立如昔人

瀧罔阡墓表蓋有待也今老矣終亡以見當丗之士

而求銘即死將不暝子幸有以相我也余嘉其志之

誠而哀其弗遂也誠䟽其狀君蓋亦少孤能自植立

以不逮飬爲恨𡻕時展松檟率號慟忘返兄弟出分

訾取其薄室居其漏孝友之行著于里閭襮順裏方

待人怡怡(⿱艹石)無所不可及遇事勇爲凛有不可奪旣

事則(⿱艹石)未甞有所爲者少𦒿書不妄交友尤樂人之

善楊氏自君之王父恂登元豐五年進士第官不過

承議郎以殁其後衣冠不斷如縷君自少軫門户之

憂劬勞力學窮晨夜不置以至宗䣊之課試于有司

其不能具裝齎者君率爲經理俾不以累其志預賔

薦櫂科第者由紹興末年以來續續不絶君不可謂

無助其事雖亦人所能爲者然其春秋鼎盛如苗始

秧會見秀實使假以日月庸可限其所成邪嗚呼是

可哀也巳君之王父元符末應詔上書崇寜二年編

入黨籍中興之𥘉詔書數下録元祐黨人及元符上

書姓名旣寵秩之又禄其子孫紹興之元天子祀明

堂肆眚凡元符三等人悉依元祐黨人恩數尤爲著

明士多有沾丐者蜀顧以逺見遺幸丗載賢德不爵

而貴使天下之爲善者當有後而子柔中旣蚤䘮柔

中生君又不克壽有皇上帝伊誰云憎而獨嗇於此

邪孫男焞椁淳錞孫女適孫南金史正道外曾孫男

女三人銘曰

楊氏之先厥載自雍先丗仕唐僖駕是從避亂中州

家于唐安君九世父徙今丹山曾王父球贈秩承事厥

開承議直道名丗彼何人斯胡違厥臧生丗不逢謂

後斯昌中興詔書爰蔇徃居居墮䟽逖徃藏幽

墟苗不待實再丗如一天果夢夢胡𢌿之質抑人有

言非此其身代石塴詞以糓孠人

  太孺人賜冠帔𥠖氏墓誌銘

開禧改元之夏余官中秘書青城王表民以進士造

廷始與傾蓋而語檢履醇固心寔期之嘉定之明年

春表民過余於里舎拜且泣曰吾昔䘮吾母將以某

年某月甲子祔諸導江縣武𮪍郷吾父之兆昔者乙

丑之會表民甞辱察焉識竁之銘敢援此以託於子

則辤曰竁之有銘非古也婦人名不出閫子善自飭

使身立名敭斯其爲銘也大哉曰子之教旣聞命矣

抑表民之窮毒人有不及知者吾父始居約時自闑

以内麻枲饎㸑米鹽臡醢吾母實躬其勞伯父宋傑

兩預貢籍仲父宋乂登紹興第仕至石泉守吾父獨

不偶吾母曰乖逢命也母多戚除館聘士教授諸子

大父所居爲堂曰勝籯石泉君質之以治庭對之裝

吾母曰先訓不可隊也乃盡中槖中裝以庚之堂旣

歸而欹陋弗治又勉葺之蓋十五年而復舊人緩急

扣門力所逮給未始有愛吾父之賔客至無留門者

逮𡠉居持家益自力聚指目夥至僕僕筥薄織袵組

紃以佐衣食之闕視巳出(⿱艹石)元配所出拊育均一人

莫能以厚薄名淳熈十年余兄子俊逹之充賦于永

康維川各以詞賦居第一吾母差自慰卒罔克壽紹

興三年第三兄天民復舉禮部明年唱第庭中階迪

功郎主潼川府通泉簿吾母喜曰詩書之澤幸不隊

于未亡人之手方𠋣門待還而遽以赴聞余弟之在

七者曰冝之以後叔父咨用䕃調巴州通江縣尉嘗

貢于某路轉運司俄又早丗是數者皆人所叵堪匪

姿性眀晤疇以自釋嘉㤗改元得重腿之疾弗良于

行表民當應進士舉重違膳藥吾母觴之曰爾飲斯

吾尚能力疾以遲爾之得表民悚然以釂少學春秋

觕通大指有司誤以冠郷舉曁四月丁亥造榜則吾

母以壬午屬纊矣免䘮不死始獲齒開禧改元進士

榜調漢州綿竹尉嗚呼尚忍言之人有子貴於終養

表民之兄弟其策名科舉者率先卒以重母慼其幸

及豆區禄者雖獨後死而不𫉬一日之養不孝之罪

上通於天不銘無以識也余瞿然警謝曰子之言及

此不敢曰不可孺人蓋華陽大姓名道素曽大父上

行皇太府寺丞大父朝彦皇祕書丞父纁取王氏封

孺人朝奉郎仁之女是生孺人以歸于王君宋文生

長見聞熏習儒素用能安貧篤踐具婦母道而始終

𠂻焉王君之元配魏氏生男子即子俊逹之女子曰

松壽嫁温江文舜中皆卒繼室以孺人生六子即天

民表民次𥙿民次秀民冝之順民天民冝之順民亦

皆先卒内外孫男女十有五人孺人兩遇 慶壽恩

得初等封賜冠帔銘曰

士修於約維逑之良淺泳深方靡居匪康厥修弗顯

厥報孔彰謂報則那卒負其償或朝而披或夕而芳

譬彼場苗旣耨旣秧雖有𩚑饉亦有豐穰塴是銘

章後人之慶

   郭君墓誌銘

上𥘉臨軒之歳余與沈𥠖郭君之子汝該爲同年進士

始識君于江渚間氣貌温夷固知爲隠居好脩者君之

弟麟亦以累舉㤙得官還至鄱陽病革君精禱躬眡靡

有遺力旣死哭之慟護䘮徒行色悴形槁人不堪其憂

汝該請曰今違郷數千里脫不幸有風露之感柰何盍

以附于便舟君不可曰死喪之懷原隰之求吾不知爲

勩卒護其喪以逹字其孤没身不衰余以是益義之君

與余蓋同爲臨卭人諱杭字仲仁鼻祖倫官干黎因家

焉曾祖某合州文學祖某父某皆有潜德君蚤孤事祖

母王夫人謹甚弟妹㓜亡念之不釋君推産歸妹且俾

弟擇便安者而巳受其餘闔門愉愉如也性好周䘏雖

質屋解衣罔有吝以是家用益落嘗撫汝該誨之曰吾

所恃惟汝爾汝該感憤學亦力博從賢士大夫游忠毅

楊公震仲爲郡校官雅敬愛君父子數引重焉州較試

舊無地君白郡守規而屋之自經始至竣役君與同郡

史𤈴之力居多汝該登進士第每所官游君必與俱其

爲石泉理椽自以審克爲訓有重辟輙不樂五日一𥝠

飯之爲平反録寘汝該坐右命之曰獄成爲我筆其

槩吾將觀焉凡筆之忸怩者昔汝心之未盡也嘉定三

年六月丁丑卒于石泉官舎年六十有八娶叚氏子

汝該今爲迪功郎雅州司理叅軍孫拱辰年月

汝該奉君之䘮葬于漢源祖塋丑山之原叚夫人先

君二十有八年卒甞藁葬郡北聖鍾山下遷祔新

卜從治命也初淳熈中五部落擾邊我戰不利游㓂

近郊制置司遣王師雄以兵來援未至城三十里師

雄柵相公嶺據險自衛逗遛不前㓂日逼衆恟懼莫

敢以情開曉君獨奮曰事急矣安能以一方坐斃乃

夜踰城抵師雄砦遲明謁軍門爲劈折利害言進屯

便師雄如其言㓂至知我有備稍稍引去時謂微君

城不守矣人以是多君逺識云君之族子迪功郎黄

中甞狀君之行窆有時汝該奉而泣曰必君也知我

父者敢以銘請某曰君之行行乎家信乎州里尚安

以吾銘爲也汝該稽顙又泣曰雖然尚先志也乃不

果辤銘曰

蘭生深林無人而芳惟君之脩不以其郷履變蹈難

厥脩孔彰我作銘詩以相其藏

   郷貢進士樂君墓誌銘

嘉㤗三年秋同年友樂新過予於里舎拜泣曰新之

先籍卭安之延貢丗以儒學授郷里俱死韋布逮先

君克紹我家而身復不顯棄諸孤十有五年矣昔者

嘗有治命曰我死則以依政縣北界里之原葬我焉祔

以元配蘇氏兄弟貧舉不以時今百用始戒識竁未

有銘也用敢請於吾母狀行義年以惟子也屬余不

敢曰不可粤三年乙丑新以書邸余於京曰癸亥之

㑹子嘗墜言焉今蔡食於明年月之  矣余愧

謝使者書以授之君諱材字元脩大王父諱周王父

察父潮君少穎悟仲氏叙南推官林俱以詞賦著里

中子及旁郡邑競從受業著録者率能取科第預賔

貢而仲亦擢進士獨於君觖望也太學博士李石以

文名重許可紹興壬午來較郷舉竒君文上之旣又

就見誦不失一字𩔖省報罷益痛自軥權俱反事軌邊义馬頸者

録取韓文公文章紹編剗之句名所居堂益肆於學取

古今一言一事可爲訓戒者掲寘屋壁三女子適同郡

楊瑊羅一謙朱叔厚内外孫二十人君性方重事母

羅夫人無違志蘇夫人 州文學聲之女火井人其

卒先君二十八年恪共婦職手寫書盈篋以相其夫復

以授諸子宗族取式焉銘曰

維殖弗年維蓄弗施有醇其𮕵之死靡移瞻彼兆矣

君荒之兆維固矣子孫其皇之

   龍水錢君安國墓誌銘

今郡縣荒政不講凶年餞歳吏託勸分之名以科糶

令下冨人右族讙以户相推𦫵抄合歛如女其膚否

則以歲爲利而閉遏焉耳矣有能竭其力之所至不

費徵督而保輯郷井蠲弭剽盗(⿱艹石)是者隨其事功士

小大咸有取焉東川壤地多磽少衍而資爲甚紹熈

三年歳大侵民糠糒不繼錢君安國継先首發私廪(“㐭”換為“面”)

不足則以控于轉運常平糶郡國倉分隅以給擇謹

厚有仁術者主之而俾君徃來程督守宰旣深聽任

全活甚衆嘉㤗元年薦飢臺府議振糶君信義旣

著文以委屬所活視前嗚呼爲郡邑大姓者鈞是心

也則天下安有病歳者哉其年余仕成都徃徃有道

前事者亡何君以葬親䄂吾友張義立方所爲銘求

余誄挽又得面質之益信今年春余客成都有錢氏

子震之介張君而以謁入者余曰是非前發廪者錢

君之子邪吾聞活人者有後亟揖而進之則拜且泣

曰震之不天不幸昔𡻕䘮吾父今將以十月癸酉葬

方瞿然驚失且問君亡恙時事則曰不寜前事爾也

余先君蚤孤力學持門户䘮塟以禮昏嫁以時除館

聘士訓𨽻諸子家用不隊少通經子百氏期以文學

稍自𡚒抜游場屋輙不耦晚歳名堂曰孝友與羣從

處融融然名亭以遊息與賔客對偲偲然以至承親

族厚郷鄰凡人道所當爲者先君旣服行無斁張君

大有嘗述之矣獨未有以銘諸竁也昔者辛酉之會

先君嘗辱察焉非子誰屬余問其丗曰余先有舉孝

廉爲龍水令者始家於資之西山倒植松下丗號松

下錢受之宗明晁則先君之三丗也吾母郡之蹇氏

柔嘉靖肅宗族取爲婦式一子即震之也女  先

卒内外孫七人問其葬曰縣之龍水郷𩀱魚池之兊

山君夫人同兆問君夫人之年曰各六十有二夫人

卒以嘉㤗四年月  君以開禧三年十一月

 余旣閱狀證以昔聞冝爲銘銘曰

有隱其中爾痾余恫匪譽匪交維彞維𠂻彼崇者丘

維君之宫爾後有封母曰天夢夢

   費子文墓銘

費子文之葬其弟炎旣爲誌其墓而屬邑人魏某爲

銘銘曰

肅肅鳴鴈載西載東嗷嗷林烏亦哺云從何有何亡

勦勞我躬遵取涯分冀令而終嗚虖是惟蜀郡子文

父之宫

  魏府君和孫墓誌銘

卭之蒲江魏姓爲廣惟譜諜之通者厥系惟二蓋亦

有故焉今家於邑中者則吾宗也其邑之二十里所

曰嘉魏者故漢嘉徙也中興初罷新學復詞賦取士

嘉魏之應詔者曰邦逹年甫冠即預其選我大父雅

與厚善他日無子大父以第三子和孫爲之子是爲

君二系之同異莫可考至是始以唐人洛陽曲江張

氏故事叙昭穆焉君字伯同一名明孫資性寛易寡

與物忤孝於親厚於友遇人一以誠長者無貴賤良

楛皆得其懽心門臨逹道徃來遊士夕館晝饌各厭

所欲以去下迨游手末作伶優賤工未嘗不丏貣

反從人假貣焉家用(⿱艹石)以是少屈而乎生遵畏涯分不持

書謁以造請𫝑涂不事鈎譎以圉奪貧弱不以子金

錢求倍稱之息不射時斡貨以罔利於郷曲谿臯谷

陬曳杖消摇嘉時令節命酒索炙訾産之厚薄未甞

深計也季年閱變旣乆處世夷澹鄉有不平之訟從容

造君一語乃釋郷之一二逺官有與君從遊者情分

凝篤曁其領州則書尺返以闊焉其自處不苟率𩔖

是君同産之二弟連歳賔貢其二弟之子接踵科級

雖以某之不肖亦獲綴一名子慶元進士籍君餘論

之所覃者盖(⿱艹石)此使天假之年龎然秀眉臨長族屬

承寕鄉鄰將有以興弟順和厚之風于國人者不幸

年六十以卒寔慶元六年九月戊午也曽大父 大

父父 妣楊氏君取同邑王氏故安岳主簿宣義

郎致仕偀之女克躬婦道故能成君之美前君二年

卒年五十有八子男三人長芾次仲翁次德謙仲翁

以後同産弟直行德謙以後從父弟良弼女三人皆

卒壻髙次卿宋仲巽張鞏芾之子一人愈芾將以嘉

定五年十二月丙申葬君于蒲川郷欽風里以王夫

人祔了翁以猶子少承警誨習熟言行之懿銘莫如

了翁冝也銘曰以地繫姓厥載自嘉君出吾宗克嗣

厥家謂約不絿謂㤗不夸謂軼不瑕我銘匪誇

   譙府君春墓誌

嘉定六年春正月丙寅處士譙君卒于成都之雙流

𪠘年七十有一厥二月辛巳其孤仲午反匶于卭

蒲江之里居厥九月庚申葬于鹽泉郷兊山先事以

書邸余曰昔者吾父孤苦自力爾居吾鄰爾寔稔之

爾之同産弟兄則我之所自岀也爾也視余父猶舅

也父之竁未有識也以惟爾也屬余弗敢辤叙而銘

之君諱椿字子長姓譙氏丗居卭之大邑以儒名家

從徙居蒲江曽大父祖道大父景陽父詢再貢禮部

妣陳氏文林郎壽祺之女君在母七月而生十有七

年而孤又三年而䘮所侍煢然一身備嘗險艱有人

所不堪者自㓜期立門户祗遹禮法弗敢踰越方是

時大母王孺人年踰八十諸父異居公委曲承順内

外無間言從父蓬州府君孝迪心善之毎勞之以書

期屬甚厚甫冠所從游皆父行初眀毛鄭詩繼爲詞

賦邑宰有士名者率賔禮之自貢士云亡所藏圗籍

散逸殆盡公雅嗜書多所儲蓄自六經子史至星經

地乗虞初稗官道釋毉卜之書靡不究閱或假諸人

廣所未見有意者隨即傳杪今手澤尚數十編歳始

生之日子孫上壽首陳考妣像而泣拜之居負山望

見先隴作顧雲亭其上凝竚輙移晷其篤於孝愛(⿱艹石)

此資簡重與人交怡然以和有不可未甞假以詞色

教子齊家率本以忠孝文以扁其室其趣尚可槩見

開禧三年仲午以詞賦舉于郷嘉定三年再舉乃登

明年進士第試吏爲迪功郎𩀱流縣尉公過其子僅

旬歳獲終養吁是可悲也君之妃曰陳氏諱符臨卭

人進士仲魯之女昻之孫承事郎熈之曾孫不逮事

尊章獨能謹𥙊祀睦宗族有足稱者 年月

以疾終于正寢年  生三男子焯仲午煓焯先

二年而卒煓爲叔父後蚤卒四女子長適郷貢進士

費之午次鄭存中費德逺適存中者先亡孫男三人

埏址増孫女四人曾孫男一人外孫男女十人

銘曰蘭旣種而刈之胡委珮而亟去之葉萬子孫勿

替引之

  史夫人墓銘

慶元初韓侂冑擅朝權𦦨熏灼道路以目前隆慶守

任侯逢以西充丞較士于瀘發䇿援漢王鳯事語渉

譏刺言路欲抨擊之姑蘇黄公子由時爲秩宗瞷其

事爲緩頰得免又以風成都帥臣傅致其事臺府知

賢卒莫敢舉其母史夫人曰踈逺小吏禍且不測敢

復榮望儻不得罪於名義女所就孰多士聞其言而

壯之其後逢宰邑温江㑹有賊曦之變夫人戒以死

守通守漢嘉試郡合陽𩔖以伉直不爲臺府所容夫

人飭之曰吾視汝骨相踈狷且直情徑行與物多忤

是吾所念也然淹速當知命其後逢上合陽印綬道

古渝州㑹故人程叔逹遇孫奉使峽部迎見相勞苦

他日過姑蘇見子由曰聞子以策士柱權臣嘉定詔

書增秩甚寵然初議有請逮繋制獄者儻知之乎夫

人聞而嘆曰吾固念女之多忤也於是士益謂夫人

善知子雖滂母亡以逺過某與逢有連自SKchar習聞夫

人言德越守眉山又得從薦紳大夫慶九秩將徃拜

之弗果二月   夫人巳不起疾矣厥五月逢見

其二子寓余書且以夫人行治之狀來曰逢將以十

二月   葬吾母于青神縣玉臺山先兆重惟吾

母始居約時吾父奉議君教授成都廣漢間吾母居

守蒿簪布𥜗𬞞食脫粟有人所不堪者能敬事重闈

得其懽心凡蠶績絲枲米鹽靡宻之事躬服其勞吾

宗子弟之賢者從吾父游食飲澣濯之需吾母率身

任之逢髮未垂齠即督令游學他郡凡十年在外罔

俾懷居亦異乎人之愛子者矣且甞拊逢而言之曰

自吾爲女家婦逮事女曽大父知嘗從李褒工詞賦

年七十猶累試春官女父祖俱屈武陽女不自力以

亢而宗吾將奚望逢聞之𢥠與悚然由是不懈益勤淳

熈七年逢中進士第宰相趙文定公議第三女昏對時

太常少卿朱公時敏爲著作郎於吾父雅善朱公之

夫人任姓於吾母齊年母命逢俟而解褐冝即朱公

議成禮吾婦旣歸將以宰相子所得冠帔㤙爲夫人

封有司格不行迨逢積官陞朝吾母始得初等封嘉

定建儲肆𤯝益封太安人嗚呼是尚足爲報乎義方

之訓尚復聞之否乎昔者宗族之從游於吾父者來

㑹吊咸曰教我者余兄也養我者余嫂也相向哭失

聲嗚呼是可彊而致言乎不肖逢大懼歳乆懿言茂

行湮鬱弗彰墓門有石願子有以識諸某瞿然謝曰

微子言也吾固聞之矧辱二子焉用不復辤夫人姓

史氏自鼻祖司馬某從唐僖宗入蜀以罪言死葬于

青神二子瑜因家焉再傳曰在謙官符寶郎是爲

之後夫人其裔也曽祖沱祖嘉謀考祐妣氏奉

議君諱某生一子即逢前朝散郎知隆慶府二女子

嫁何庭瑞楊謙之先卒孫男二人啇輅周冕女一人

虞韶嫁李術銘曰

降年有永厥有不永非天夭民民中絶命夫人之永

則順其正維窮弗愠維豐弗競維變弗渝沖約成性

九十𦒿年子顯且令玉臺之英其尚無霣

   教授彭君子逺墓誌銘得之於乃子桂芳

故長寧軍軍學教授通直郎致仕眉丹稜彭君子遠

將以今兹紹定五年十二月丁酉葬于縣之至孝鄉

麻谷之原前期二子孝友孝安踵門而泣請願有文

以識其藏余竊惟念於子遠爲同年進士其後持節

東川又嘗爲寮於其請也奚敢不諾乃誌而銘之誌

曰子遠名運成唐末有諱充者爲漢州金堂令時稱

循吏僖宗入蜀加侍御史柱國錫緋衣銀魚以旌異

之拾遺錢詡誌其墓則子遠之十丗祖也大王父諱

彬王父諱隲父諱符從政郎贈通直郎母王氏贈孺

人是生九支夫子子逺居其八少力學爲文務崇大

體年三十有二始與郷貢旋丁外艱又三年𩔖省試

奏名又眀年賜苐調榮州應靈縣主簿秩滿調嘉定

府府學教授秩滿又調雅州州學教授雅之學宫頗

修而士廪稍不給則請於州授田分財以助之秩滿

調隆州仁壽縣丞旣而堂差潼川府府學教授築髙

風堂續進士題名記以激厲後進郡有江磧歳乆化

爲沃壤豪室擅其利至交訴于訟庭有司奪而鬻焉

子逺讎以學廩之餘用以其租挈增置弟子貟田旣

入于學則相與殽亂疆理以售其欺子逺躬行仟佰

敗其邪謀秩滿又教授長寧學故湫隘士𨽻業無所

於是營宫室設筵几以妥安之郡有淯井監舊以鹵

水幣餘資養士之費郡將掩以自封子遠白諸提舉

學事司復歸于學郡將反以是敬禮之致之莫下郡

事多所禆益舉者及格勑二子浮家西歸身詣轉運

司白事寶慶元年正月庚辰終于遂寧客舎年六十

有二死之日旁無親人同年友應文父懋之時爲轉

運判官同郡任傳父處厚知遂寜府事具棺衾以歛

烏呼可哀也巳元妃祖氏繼室史氏皆贈孺人先卒

祖氏巳葬今以史祔子男三人孝先孝友孝安先爲

伯父後孫男二人立祖通祖孫女一人余嘗謂士生

一世當以千載自期夲之以五事事者有事於斯五

者是也成之以五品品者品節於斯五者是也行之

而著習矣而察由之而知其道逹則見之於治國平

天下苟不逹矣脩身齊家以淑諸人一或怠廢是爲

自棄(⿱艹石)子遠者幼學于家以父爲師以諸兄爲師友

烝烝乎一家之咊長而䇿名雖未究其用而四爲郡

文學孳孳然以師道自任凡所以漸摩淬厲以至館

粲委積靡一不問是豈有他哉亦曰行吾職分所當

爲者耳充是心也逹而師保萬民吾知其必不負

生矣銘曰居家誾誾涖官恂恂淹速在天知不知在人

懷忠迪純以終其身




重校鶴山先生大全集卷之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