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山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文集六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集六十三 鶴山先生大全文集 文集六十四
宋 魏了翁撰 景烏程劉氏嘉業堂藏宋刊本
文集六十五

重校鶴山先生大全文集卷六十四

 跋

   跋静春先生劉子澄帖

静春先生劉公淳熈五年八月十九日所與張宣公

帖也宣公時爲祕閣修撰荆湖轉運副使過其弟端

明公于冝春劉公之兄靖之字子和卒於贑州教官

將葬而屬銘焉劉氏世載令德爲國朝文章家逮公

尢孜孜以人才爲巳任朱文公稱其収恤宗黨接引

後來樂人之善矜人之惡蓋得之親見宣公雖不及

識公而書問徃來間氣味之同亦爾此可以強致乎

是歳石林李公年二十恱齋李公年十有八而静春

以二公屬宣公巳曰異日與川中作師表非小𥙷也

而數十年後悉如其言人固不昜知然而心者神明

之舎所以範圍天地出入古今苟志平氣定不遷於

私好惡不奪於小利害徃徃可以十得八九況稟氣

之清明者固亦可以望而知之某生晚不及與觀一

時師友之盛猶幸與輔漢卿趙昌父張元德諸公逰

知静春事爲悉因恱齋李公刻此帖見𭔃附姓名其

末嗚呼師友道廢利禄相挻上慢其下下䛕其上以

講學儲才相規益者鮮矣張德衡其寶此帖亦以覘

世道之變云

   跋牟少眞發蒙中庸大學俗解

吾儒之書自諸老先生語録外未有方言俚字爲文

者葢弟子之於師唯恐稍失其指故聦聽之謹書之

莫之敢昜也近世乃勦入科舉之文以惑凡近以欺

庸有司諉曰姑以紿取利禄耳是固可陋今牟君之

爲中庸大學發蒙將以信今詒後而爲是俚俗之語

五方之言語不相通而可強同乎又(⿱艹石)謂世人不可

與莊語姑俯而就之者然則不淺之待人乎言之不

文行而不逺牟君歸爲我精思而文言之亦有當商

畧者兹未暇及也

   跋牛寶章大年記楊少卿事

牛聘君所記辨誣蓋寶慶三年趙敏(⿱艹石)爲鄭損所誣

幾成大獄楊权正時爲軍器監帥蜀人之在朝者白

于有位而有不謂然則自爲書争辯益切前誣卒以

盡白嗚呼此豈有爲爲之哉髙閭植槐等事則近乎

有爲者矣書其末而歸之叔正之子埴其尚勿替先

志云

   題蘇叔明公誠陶然堂賦後

南麾𨓆翁蘇文公之兄也持正不撓終於利州路提

㸃刑獄子孫多賢且繼踵科級其五葉曰叔平者自

號松菊老圃有子曰公誠字叔明以禮自牧爲族黨

歸重嘗賦陶然堂以自述非明平義利之際者不及

此余歸自靖叔明訪余山居言論風指歛浮歸實進

進未巳嗚呼世家揺落不振邦國之恥也叔明尚懋

敬之哉玄黙執徐同壯月糓

   跋東坡趙德麟字說眞蹟

趙德麟始以僚属受知于蘇公今蘇集有倡醻字說

與秌陽春色二賦世之賢德麟者以此雖然嘉祐元

祐之蘇公孰不知趨而和之迨蘇公度嶺諸賢皆坐

廢錮德麟與焉而猶卷卷於片文遺墨之是寶於是

有以知德麟之所存者逺矣予歸自謫所今安德節

度趙公之子與洸武叔𢹂字說眞蹟相眎安德以儒

科發身器周才𥙿而局不得施而有子是紹兹其爲

麟不巳多乎嗚呼武叔其尚勉之哉

   題孟莘事狀

昔歳衘命拜昭慈于攅宫器皿裳衣𫉬窺于奩中今

觀心畫於孟氏之宗大抵德而度温而恭吾雖不識

公進意其恂恂守正有昭慈之遺風

   跋張宣公帖

張子論著惟論語說乃晚歳更定而朱子四書於中

庸尤所盡心今師君遇所藏宣公筆蹟二者咸在是

誠可寶矣當乾道淳熈間朱張吕三子以學問爲羣

儒倡雖其才分天成功力純至然亦不可非師友切

磋之益朱子序張子文集以其間有講焉未定之論

爲恨序吕子讀詩記亦曰其間所謂朱氏者皆某少

時講焉而未定之說以此知先儒進學朝益而暮習

月異而歳殊蓋有所謂勉焉維日孳孳斃而後巳者

彼世之粗涉梗槩而哆然自足者殆亦不知愧懼耳

   又

公以淳熈五年守荆七年二月七日昜簀今其十四

日書云詰朝陽至蓋六年長至正在月半則此帖距

公之亡才八十四日耳其二十日帖云氣體未復不

免灼艾想公之疾自此日侵嗚呼所謂任重而道逺

於此亦可略見拊卷太息書其末以歸諸范文叔甫之

壻師氏

   跋朱文公帖

右朱文公與月舟范公文叔帖凡五皆寜考𥘉元也

是時孽韓枋國黨禍方張此何時也而以予所見於

蜀士大夫如劉文節公李良仲宗丞季章叅政君亮

侍郎與今范公之家所藏朱公報帖則一時善𩔖應

與固自(⿱艹石)也權臣威𦦨徒能怖赫庸貪而終不能以

閒人心之同剥之三曰剥之无咎失上下也復之四

曰中行獨復以從道也夫居羣隂之間而獨能失其

同𩔖惟道是從矧兹聲氣之合胡可刼而禦之予雖

生晚而身履乎慶元㤗禧盛衰之變周旋乎范劉諸

李與二熈羣贒之間嗚呼我眎謀猶伊于胡底亦足

以悲夫

   題蘄州儀曹范塤元帥府牒後

靖康之禍薦紳大夫士未嘗不憤惋於大官貴人無

足𠋣賴而冗曹稗官猶可與有爲也趙哲一使臣能

以百𮪍束虜馬向拱一尉SKchar能以培䋲批逰𮪍傅亮

一文學能以義旅造青城陳淬一小校能先諸將以

敗虜于南華韓世忠一制將能引部將以却虜于南

京至於據神稷破鶻眼者乃安邑之士人日中碎虜

五十壁者乃石濠之小吏首渡河以復新興者乃招

撫司之属將以千八百𮪍夜刺孛堇者乃經畧司之

都監曰孟迪曰种潜曰張勉曰張漸曰白保曰李進

皆翹𨵿超距雷動風從於王庶之檄異時中興諸將

繇此其選使當時得將相大臣有以用之俾各竭所長

經營河朔則虜當逺伏涼澱之北而祖宗境土遄歸職

方矣蘄州儀曹范公其一也予歸自靖道𩀱流公之孫

子郯誦公自蘄趍濟顛末咸歎世弊俗偷方時晏然位

驕禄侈者偃然物上盗弄人爵蠱壞士氣胚胎禍機一

朝潰裂幸而有懷忠藴義之士起濟濡首之厲然猶扼

塞不得亨嗚呼其車旣載乃棄爾輔自古禍亂相㝷於

無窮者𩔖(⿱艹石)此曹器逺辨帋尾三人乃汪黄耿非宗忠

簡此說甚善使忠簡而在此位也吾所謂某某者必有

以用之范公當不至流落𥘿陜待張忠獻之薦而後

受知于思陵也後百餘年臨卭魏某歛涕書于下方

   書瀘士周挺讀歷代書

古之學者習乎禮樂射御書數内以養德性之知外

以固筋骸之束進乎大學則格物致知以徃皆爲巳

之事也是皆失其傳惟有挾𠕋讀書以求之前言徃

行而讀之者亦罕讀之而有得焉又罕有也周文叔

挺乃能取歷代帝王以來之書窮搜力索廣記詳說

嗚呼其用力亦勞矣文叔求予一言方以王事未暇

與之精講也姑識其末以俟他日

   題朱文公帖

王氏之盛也江南學者争稱門生其黜也諱焉蘇氏

之學争尚於元祐而諱稱於紹聖以後又大顯於阜

陵褒崇之日至程子諸儒亦莫不隨時之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而爲

輕重迨近世則朱張子諸儒一話一言散落人閒者

無一不顯予之精力弊於題識雖然予甚懼焉李君

盍爲我語諸同志其相與用力於不睹不聞以庶幾

負於諸老先生之訓

   題孫教授誌銘

吾同年友孫次龍之葬張義立誌之劉文節公銘之

可以無憾矣然帖所謂歳寒山之兆乃其考君手卜

史巫紛言不可於是廟殯垂三十年厥子應龍彊善

克家乃改卜得負郭田惟兊食竭訾以庚之又爲豪

右所奪刑獄使者歸其田始克葬卜九月之甲子先

事過予言曰劉銘張誌得之孔艱而兆異時改乞

公一言以識諸碑隂嗚呼次龍之才之懿之行之修而

止於是而死於是也人孰無死而殞於竒禍人孰不

葬而揺於異論夫丗以作善離殃疑天之夢夢者信

乎其陋矣終於不可詰則曰將在其子孫抑猶未免

責償於天道也雖然應龍尚勉之哉

    陳猷春龍岀穴圖

天基節前一月𫉬觀于白鶴山是日邸吏以友人陳

和仲塤奏劄録夲見𭔃其間有云陛下居飛龍

在天之位而晦之以潜龍勿用之德讀之慨然識其

說于此

    王荆公真翰

按集所載與此小異蓋爲江寕守陳和仲作也介

甫旣爲相而庳屋寒𬞞不改其素所以見信於當時

而得以肆行其志也

    跋𠑽齋游吏部所書孟子一章

孟子之告宋句踐亦猶游之告尹也是時三遊之風巳勝

孟子之說殆與貨色之對相似然尹君其知此則知

景仁所以儆我者𭰹矣若見同遊之士併出以告

之某書于三瀘州宅

    跋趙安慶所藏東坡帖

予昔遷靖與廣西爲鄰廣郡牧守多故舊時以方物

問予如蘇公遺墨及海魚黎洞沈椰子酒𠮷具𥠖莫

之等率中州所罕見𥠖莫如青棊布暑夕可以覆

體雖然飲食之物則非靖比也靖之米斗百泉羊豕

爲斤十减米之二𬞞笋又不論也予常閱蘇公帖自謂

衣食之奉視蘇子卿啖氊食䑕爲大靡麗以予居靖

言之視文忠公之靡麗又加一等詩曰君子于役苟無𩚑

渇吾儕勉諸上親政之歳魏某書于瀘州官舎

    跋趙安慶先丗詩

舒守趙侯以其先君子所書黔婁詩六十言見𭔃

又自爲九十言識其末凡皆表廉訓儉以示子孫是

時改元端平上手書戒貪吏草茅賤臣某布宣德音

退而識于百五十言之末嗚呼以義利言則清心約

巳士之常分也姑以利害言則丗之黷貨徇利者祗

見其害未暏其利公孫瓉以䥫爲門鐡非不固也

董卓以金爲塢金非不多也徒以敗家亡身爲他人守耳

   書魏少申謩仲碑隂

少伸予所厚也今其没十有七年始克葬先事之月

伯衡以一編書視予而言曰昔歳將葬吾父前禮部

侍郎曹公噐逺爲誌其竁㝷以史巫拘忌誌所書

歳月丘封與今不合且始卜日于嘉定十七年五月甲子

今卜紹定六年十二月乙酉始卜地于盤石縣髙榮

山震岡與先母裴氏合葬今卜瀘州縣天柴山巽

岡以繼母張氏祔夫子爲我書之以輔前誌且母裴

之卒慶元二年五月庚子母張之卒紹定二年二月

乙酉誌亦未之書也爲我併識之嗚呼墓之有碑

雖漢魏之末造而人子報親之心必誠必信於此亦可

槩見乃爲勒其語于碑隂以備來者之參攷云

   通典跋

杜氏通典之書包括古今涵貫精粗人習焉不察例

以𩔖書目之予自成都嘗倣其書爲國朝通典因得

以熟復終帙今起家守瀘帑有刋本而文字漫漶半

不可識將盡昜之而先是有巳經修者棄之亦可惜

乃命工昜十之四凢二千葉爲文五十七萬有竒端

平元年九月甲子臨卭魏某書



重校鶴山先生大全文集卷之六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