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仙師瞿童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黃仙師瞿童記
作者:符載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89

郎州桃源桃花觀,南嶽黃洞元居焉。有弟子姓瞿字柏庭,年十四,太和未散,嗜欲不入,傲然懷厭世之誌。大曆四年庚寅歲,自辰溪來,稽首宇下,願蔭道域,廁役隸之末。仙師以慈物軫慮,遂許之。雖處童孺,給侍甚謹,在醜不弄,率性恭默。每旦暮仙師,修朝拜之禮,攝齋莊之色,焚香搥磬,叩頭擎跽,如臨君父,如是者積一二歲不衰矣。或往往獨行,入谿洞中,根究深處,信宿方返。仙師讓之,輒云:「偶造佳地,遭遇神聖,耳彙氣、草木、屋宇、飲食,使人澹然忘情,不樂故處。」因求願偕往。仙師曰:「靈仙之府,必在左右,然尚幼小,謂所至之地,不即爾也。」無何,有丹砂之役,領至襄陽市。闤闠之下,齊人浩擾,則瞑目不視,神氣醉泥,返至逆旅,通宵而後醒。問其故,捧手對曰:「太樸散壞者久矣,今之人圓冠方屨,以詐相尚,以利相市,餘所不堪。」方大駭其說,不敢以常仆仆之。其後數以前事請,仙師亦有意將逝,屬暑雨壞道,不得果去。

八年癸丑夏五月甲辰晦,正衣服拜訣於戶外,自言靈期逼近,難可留止,請自是往,至日月合於鶉首,複近於茲地焉。仙師少加撫愛,未即聽遣。室有同學道士朱靈辨者,恐童子精神懾懦,為妖邪所攻,將欲載丹筆符而禦之。童不懌,且多傲詞,雲他辰之相見,歲在降婁矣。庭際有大栗樹,遠人不過數仞,遂背行冉冉,從樹旁滅沒化去,有聲隆然,如風飄雷震。眾以為事出言妄,怪愕失次,馳告鄰落,茓四圍而索之,千崖沉沉,漠然無聲。洞西行一二裏,有巨蛇,威猛甚盛,自道中拖腹橫據,勢不得近。次至於東隅,見右足八指,羅印於地上,折弱筿八枝,縱橫插植,若誌冥驗之數,餘不複睹。

先是未潛景之日,割芝圃間,獲瑉石,圓大如五銖錢,朗瑩可愛,跪而授師曰:「此秦客所棄棋子也,幸加秘護,後有符契。」仙師、靈辨狀之不昧,惜向時之無斷,俛然發篋,複睹故物,其慚愧慕望者,可勝言哉!後經時,曾白晝假寢,輒幻罔而至,備申摳衣之敬,診其容態,但以承事尊上為疲耳,至於日者之約無替焉。

仙師以建中元年自武陵卜居於廬山紫霄峰下,古壇石室,高駕顥氣。載弱歲慕道,數獲踐履其域,話精微之際,得與聞此。太息良久,自感悟曰:神遠人乎哉?道遠人乎哉?夫瞿氏之子,受天之氣,生人之世,百骸六髒,非有卓然異色也,以一誠之誌,唯岩洞是慕,彼秦人之宅,尚得而往。況仙師遁跡空山,垂二十年,根之以渾元,守之以太和,遺肢體,冥耳目,息歸於踵,神舍於素,窈窈冥冥,中含至精,方將入天地之門,遊化初之原,磅礴萬物,不見其朕,豈遲鸞鶴之馭而滿其道歟?門人先往,而師資尚淹留塵世,天其意者以時人溺於膻腥,汩亂正氣,多劄瘥夭昏之患,使布陰德,大拯生命,符三千之數耶?弟子風波之民,不能自拔泥淖,繼芳金籍,徒以區區文字,紀其糟粕,不亦悲夫。然庶示於好事者,共為起予之地耳。貞元元年八月二十日,符載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