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二十三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黃帝內經/素問第二十二卷 黃帝內經
素問第二十三卷
作者:佚名
黃帝內經/素問第二十四卷

著至教論七十五[编辑]

黃帝坐明堂,召雷公而問之曰︰子知醫之道乎。

雷公對曰︰誦而頗能解,解而未能別,別而未能明,明而未能彰,足以治群僚,不足至侯王。願得受樹天之度,四時陰陽合之,別星辰與日月光,以彰經術,後世益明,上通神農,著至教,疑於二皇。

帝曰︰善。無失之,此皆陰陽表裏,上下雌雄,相輸應也,而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長久,以教眾庶,亦不疑殆,醫道論篇,可傳後世,可以為寶。

雷公曰︰請受道,諷誦用解。

帝曰︰子不聞陰陽傳乎。

曰︰不知。

曰︰夫三陽天為業,上下無常,合而病至,偏害陰陽。

雷公曰︰三陽莫當,請聞其解。

帝曰︰三陽獨至者,是三陽并至,并至如風雨,上為巔疾,下為漏病。外無期,內無正,不中經紀,診無上下以書別。

雷公曰︰臣治嵓愈,說意而已。

帝曰︰三陽者,至陽也,積并則為驚,病起疾風,至如礔噌,九竅皆塞,陽氣滂溢,乾嗌喉塞。并於陰,則上下無常,薄為腸澼。此謂三陽直心,坐不得起,臥者便身全,三陽之病。且以知天下,何以別陰陽,應四時,合之五行。

雷公曰︰陽言不別,陰言不理,請起受解,以為至道。

帝曰︰子若受傳,不知合至道以惑師教,語子至道之要。病傷五藏,筋骨以消,子言不明不別,是世主學盡矣。腎且絕,惋惋,日暮從容不出,人事不殷。

示從容論七十六[编辑]

黃帝燕坐,召雷公而問之曰︰汝受術誦書者,若能覽觀雜學,及於比類,通合道理,為余言子所長,五藏六府,膽胃大小腸,脾胞膀胱,腦髓涕唾,哭泣悲哀,水所從行,此皆人之所生,治之過失,子務明之,可以十全,即不能知,為世所怨。

雷公曰︰臣請誦脈經上下篇,甚眾多矣,別異比類,猶未能以十全,又安足以明之。

帝曰︰子別試通五藏之過,六府之所不和,鍼石所敗,毒藥所宜,湯液滋味,具言其狀,悉言以對,請問不知。

雷公曰︰肝虛腎虛脾虛,皆令人體重煩冤,當投毒藥刺灸砭石湯液,或已或不已,願聞其解。

帝曰︰公何年之長而問之少,余真問以自謬也。吾問子窈冥,子言上下篇以對,何也。夫脾虛浮似肺,腎小浮似脾,肝急沈散似腎,此皆工之所時亂也,然從容得之。若夫三藏土木水參居,此童子之所知,問之何也。

雷公曰︰於此有人,頭痛筋攣骨重,怯然少氣,噦噫腹滿,時驚不嗜臥,此何藏之發也。脈浮而弦,切之石堅,不知其解,復問所以三藏者,以知其比類也。

帝曰︰夫從容之謂也。夫年長則求之於府,年少則求之於經,年壯則求之於藏。今子所言皆失,八風菀熟,五藏消爍,傳邪相受。夫浮而弦者,是腎不足也。沈而石者,是腎氣內著也。怯然少氣者,是水道不行,形氣消索也。欬嗽煩冤者,是腎氣之逆也。一人之氣,病在一藏也。若言三藏俱行,不在法也。

雷公曰︰於此有人,四支解墮,喘欬血泄,而愚診之,以為傷肺,切脈浮大而緊,愚不敢治,粗工下砭石,病愈多出血,血止身輕,此何物也。

帝曰︰子所能治,知亦眾多,與此病失矣。譬以鴻飛,亦沖於天,夫聖人之治病,循法守度,援物比類,化之冥冥,循上及下,何必守經。今夫脈浮大虛者,是脾氣之外絕,去胃外歸陽明也。夫二火不勝三水,是以脈亂而無常也。四支解墯,此脾精之不行也。喘欬者,是水氣并陽明也。血泄者,脈急血無所行也。若夫以為傷肺者,由失以狂也。不引比類,是知不明也。夫傷肺者,脾氣不守,胃氣不清,經氣不為使,真藏壞決,經脈傍絕,五藏漏泄,不衄則嘔,此二者不相類也。譬如天之無形,地之無理,白與黑相去遠矣。是失吾過矣,以子知之,故不告子,明引比類從容,是以名曰診輕,是謂至道也。

疏五過論七十七[编辑]

黃帝曰︰嗚呼遠哉。閔閔乎若視深淵,若迎浮雲,視深淵尚可測,迎浮雲莫知其際。聖人之術,為萬民式,論裁志意,必有法則,循經守數,接循醫事,為萬民副,故事有五過四德,汝知之乎。

雷公避席再拜曰︰臣年幼小,蒙愚以惑,不聞五過與四德,比類形名虛引其經,心無所對。

帝曰︰凡未診病者,必問嘗貴後賤,雖不中邪,病從內生,名曰脫榮。嘗富後貧名曰失精,五氣留連,病有所并。醫工診之,不在藏府,不變軀形,診之而疑,不知病名。身體日減,氣虛無精,病深無氣,洒洒然時驚,病深者,以其外耗於衛,內奪於榮,良工所失,不知病情,此亦治之一過也。凡欲診病者,必問飲食居處,暴樂暴苦,始樂後苦,皆傷精氣,精氣竭絕,形體毀沮。暴怒傷陰,暴喜傷陽,厥氣上行,滿脈去形。愚醫治之,不知補瀉,不知病情,精華日脫,邪氣乃并,此治之二過也。善為脈者,必以比類奇恒,從容知之,為工而不知道,此診之不足貴,此治之三過也。診有三常,必問貴賤,封君敗傷,及欲侯王。故貴脫勢,雖不中邪,精神內傷,身必敗亡。始富後貧,雖不傷邪,皮焦筋屈,痿躄為攣。醫不能嚴,不能動神,外為柔弱,亂至失常,病不能移,則醫事不行,此治之四過也。凡診者必知終始,有知餘緒,切脈問名,當合男女。離絕菀結,憂恐喜怒,五藏空虛,血氣離守,工不能知,何術之語。嘗富大傷,斬筋絕脈,身體復行,令澤不息。故傷敗結,留薄歸陽,膿積寒炅。粗工治之,亟刺陰陽,身體解散,四支轉筋,死日有期,醫不能明,不問所發,唯言死日,亦為粗工,此治之五過也。

凡此五者,皆受術不通,人事不明也。故曰︰聖人之治病也,必知天地陰陽,四時經紀,五藏六府,雌雄表裏,刺灸砭石毒藥所主,從容人事,以明經道,貴賤貧富,各異品理,問年少長,勇怯之理,審於分部,知病本始,八正九候,診必副矣。治病之道,氣內為寶,循求其理,求之不得,過在表裏。守數據治,無失俞理,能行此術,終身不殆。不知俞理,五藏菀熟,癰發六府。診病不審,是謂失常,謹守此治,與經相明,上經下經,揆度陰陽,奇恒五中,決以明堂,審於終始,可以橫行。

徵四失論七十八[编辑]

黃帝在明堂,雷公侍坐,黃帝曰︰夫子所通書受事眾多矣,試言得失之意,所以得之,所以失之。

雷公對曰︰循經受業,皆言十全,其時有過失者,請聞其事解也。

帝曰︰子年少,智未及邪,將言以雜合耶。夫經脈十二,絡脈三百六十五,此皆人之所明知,工之所循用也。所以不十全者,精神不專,志意不理,外內相失,故時疑殆。診不知陰陽逆從之理,此治之一失矣。受師不卒,妄作雜術,謬言為道,更名自功,妄用砭石,後遺身咎,此治之二失也。不適貧富貴賤之居,坐之薄厚,形之寒溫,不適飲食之宜,不別人之勇怯,不知比類,足以自亂,不足以自明,此治之三失也。診病不問其始,憂患飲食之失節,起居之過度,或傷於毒,不先言此,卒持寸口,何病能中,妄言作名,為粗所窮,此治之四失也。是以世人之語者,馳千里之外,不明尺寸之論,診無人事。治數之道,從容之葆,坐持寸口,診不中五脈,百病所起,始以自怨,遺師其咎。是故治不能循理,棄術於市,妄治時愈,愚心自得。嗚呼,窈窈冥冥,熟知其道。道之大者,擬於天地,配於四海,汝不知道之諭受以明為晦。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