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素問第十九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黃帝內經/素問第十八卷 黃帝內經
素問第十九卷
作者:佚名
黃帝內經/素問第二十卷

天元紀大論六十六[编辑]

黃帝問曰︰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濕風,人有五藏,化五氣,以生喜怒思憂恐,論言五運相襲而皆治之,終期之日,周而復始,余已知之矣,願聞其與三陰三陽之候,奈何合之。鬼臾區稽首再拜對曰︰昭乎哉問也。夫五運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可不通乎。故物生謂之化,物極謂之變,陰陽不測謂之神,神用無方謂之聖。夫變化之為用也,在天為玄,在人為道,在地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天為濕,在地為土,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天為寒,在地為水,故在天為氣,在地成形,形氣相感而化生萬物矣。然天地者,萬物之上下也,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水火者,陰陽之徵兆也,金木者,生成之終始也。氣有多少,形有盛衰,上下相召,而損益彰矣。

帝曰︰願聞五運之主時也何如。

鬼臾區曰︰五氣運行,各終期日,非獨主時也。

帝曰︰請聞其所謂也。

鬼臾區曰︰臣積考太始天元冊文,曰︰太虛寥廓,肇基化元,萬物資始,五運終天,布氣真靈,總統坤元,九星懸朗,七曜周旋,曰陰曰陽,曰柔曰剛,幽顯既位,寒暑弛張,生生化化,品物咸章。臣斯十世,此之謂也。

帝曰︰善。何謂氣有多少,形有盛衰。

鬼臾區曰︰陰陽之氣各有多少,故曰三陰三陽也。形有盛衰,謂五行之治,各有太過不及也。故其始也,有餘而往不足隨之,不足而往有餘從之,知迎知隨,氣可與期。應天為天符,承歲為歲直,三合為治。

帝曰︰上下相召奈何。

鬼臾區曰︰寒暑燥濕風火,天之陰陽也,三陰三陽上奉之。木火土金水火,地之陰陽也,生長化收藏下應之。天以陽生陰長,地以陽殺陰藏。天有陰陽,地亦有陰陽。木火土金水火,地之陰陽也,生長化收藏。故陽中有陰,陰中有陽。所以欲知天地之陰陽者,應天之氣動而不息故五歲而右遷,應地之氣靜而守位,故六期而環會。動靜相召,上下相臨,陰陽相錯,而變由生也。

帝曰︰上下周紀,其有數乎。

鬼臾區曰︰天以六為節,地以五為制。周天氣者,六期為一備,終地紀者,五歲為一周。君火以明,相火以位。五六相合而七百二十氣,為一紀,凡三十歲,千四百四十氣,凡六十歲,而為一周,不及太過,斯皆見矣。

帝曰︰夫子之言,上終天氣,下畢地紀,可謂悉矣。余願聞而藏之,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昭著,上下和親,德澤下流,子孫無憂,傳之後世,無有終時,可得聞乎。

鬼臾區曰︰至數之機,迫迮以微,其來可見,其往可追,敬之者昌,慢之者亡,無道行私,必得天殃,謹奉天道,請言真要。

帝曰︰善言始者,必會於終,善言近者,必知其遠,是則至數極而道不惑,所謂明矣,願夫子推而次之,令有條理,簡而不匱,久而不絕,易用難忘,為之綱紀,至數之要,願盡聞之。

鬼臾區曰︰昭乎哉問,明乎哉道,如鼓之應桴,響之應聲也。臣聞之,甲己之歲,土運統之。乙庚之歲,金運統之。丙辛之歲,水運統之。丁壬之歲,木運統之。戊癸之歲,火運統之。

帝曰︰其於三陰三陽之合奈何。

鬼臾區曰︰子午之歲,上見少陰。丑未之歲,上見太陰。寅申之歲,上見少陽。卯酉之歲,上見陽明。辰戌之歲,上見太陽。己亥之歲,上見厥陰。少陰,所謂標也,厥陰,所謂終也。厥陰之上,風氣主之。少陰之上,熱氣主之。太陰之上,濕氣主之。少陽之上,相火主之。陽明之上,燥氣主之。太陽之上,寒氣主之。所謂本也,是謂六元。

帝曰︰光乎哉道,明乎哉論,請著之玉版,藏之金匱,署曰天元紀。

五運行大論六十七[编辑]

黃帝坐明堂,始正天綱,臨觀八極,考建五常,請天師而問之曰︰論言天地之動靜,神明為之紀,陰陽之升降,寒暑彰其兆。余聞五運之數於夫子,夫子之所言,正五氣之各主歲爾,首甲定運,余因論之。

鬼臾區曰︰土主甲己,金主乙庚,水主丙辛,木主丁壬,火主戊癸。子午之上,少陰主之。丑未之上,太陰主之。寅申之上,少陽主之。卯酉之上,陽明主之。辰戌之上,太陽主之。己亥之上,厥陰主之。不合陰陽,其故何也。

歧伯曰︰是明道也,此天地之陰陽也。夫數之可數者,人中之陰陽也,然所合數之可得者也。夫陰陽者,數之可十,推之可百,數之可千,推之可萬。天地陰陽者,不以數推以象之謂也。

帝曰︰願聞其所始也。

歧伯曰︰昭乎哉問也。臣覽太始天元冊文,丹天之氣經於牛女戊分,黅天之氣經於心尾已分,蒼天之氣經於危室柳鬼,素天之氣經於亢氐昴畢,玄天之氣經於張翼婁胃。所謂戊己分者,奎壁角軫,則天地之門戶也。夫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不可不通也。

帝曰︰善論言天地者,萬物之上下,左右者,陰陽之道路,未知其所謂也。

歧伯曰︰所謂上下者,歲上下見陰陽之所在也。左右者,諸上見厥陰,左少陰右太陽。見少陰,左太陰右厥陰。見太陰,左少陽右少陰。見少陽,左陽明右太陰。見陽明,左太陽右少陽。見太陽,左厥陰右陽明。所謂面北而命其位,言其見也。

帝曰︰何謂下。

歧伯曰︰厥陰在上則少陽在下,左陽明右太陰。少陰在上則陽明在下,左太陽右少陽。太陰在上則太陽在下,左厥陰右陽明。少陽在上則厥陰在下,左少陰右太陽。陽明在上則少陰在下,左太陰右厥陰。太陽在上則太陰在下,左少陽右少陰。所謂面南而命其位,言其見也。上下相遘,寒暑相臨,氣相得則和,不相得則病。

帝曰︰氣相得而病者,何也。

歧伯曰︰以下臨上,不當位也。

帝曰︰動靜何如。

歧伯曰︰上者右行,下者左行,左右周天餘而復會也。

帝曰︰余聞鬼臾區曰︰應地者靜。今夫子乃言下者左行,不知其所謂也,願聞何以生之乎。

歧伯曰︰天地動靜,五行遷復,雖鬼臾區其上候而已,猶不能妛明。夫變化之用,天垂象,地成形,七曜緯虛,五行麗地。地者,所以載生成之形類也。虛者,所以列應天之精氣也。形精之動,猶根本之與枝葉也,仰觀其象,雖遠可知也。

帝曰︰地之為下,否乎。

歧伯曰︰地為人之下,太虛之中者也。

帝曰︰馮乎。

歧伯曰︰大氣舉之也。燥以乾之,暑以蒸之,風以動之,濕以潤之,寒以堅之,火以溫之。故風寒在下,燥熱在上,濕氣在中,火遊行其間,寒暑六入,故令虛而生化也。故燥勝則地乾,暑勝則地熱,風勝則地動,濕勝則地泥,寒勝則地裂,火勝則地固矣。

帝曰︰天地之氣,何以候之。

歧伯曰︰天地之氣,勝復之作,不形於診也。

脈法曰︰天地之變,無以脈診,此之謂也。

帝曰︰間氣何如。

歧伯曰︰隨氣所在,期於左右。

帝曰︰期之奈何。

歧伯曰︰從其氣則和,違其氣則病,不當其位者病,迭移其位者病,失守其位者危,尺寸反者死,陰陽交者死。先立其年,以知其氣,左右應見,然後乃可以言死生之逆順也。

帝曰︰寒暑燥濕風火,在人合之奈何,其於萬物,何以生化。

歧伯曰︰東方生風,風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其在天為玄,在人為道,在地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化生氣。神在天為風,在地為木,在體為筋,在氣為柔,在藏為肝。其性為暄,其德為和,其用為動,其色為蒼,其化為榮,其蟲毛,其政為散,其令宣發,其變摧拉,其眚為隕,其味為酸,其志為怒。怒傷肝,悲勝怒,風傷肝,燥勝風,酸傷筋,辛勝酸。

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其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在體為脈,在氣為息,在藏為心。其性為暑,其德為顯,其用為躁,其色為赤,其化為茂,其蟲羽,其政為明,其令鬱蒸,其變炎爍,其眚燔倦,其味為苦,其志為喜。喜傷心,恐勝喜,熱傷氣,寒勝熱,苦傷氣,鹹勝苦。

中央生濕,濕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其在天為濕,在地為土,在體為肉,在氣為充,在藏為脾。其性靜兼,其德為濡,其用為化,其色為黃,其化為盈,其蟲真。其政為謐,其令雲雨,其變動注,其眚淫潰,其味為甘,其志為思。思傷脾,怒勝思,濕傷肉,風勝濕,甘傷脾,酸勝甘。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腎。其在天為燥,在地為金,在體為皮毛,在氣為成,在藏為肺,其性為涼,其德為清,其用為固,其色為白,其化為斂,其蟲介,其政為勁,其令霧露,其變肅殺,其眚蒼落,其味為辛,其志為憂。憂傷肺,喜勝憂,熱傷皮毛,寒勝熱,辛傷皮毛,苦勝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鹹,鹹生腎,腎生骨髓,髓生肝。其在天為寒,在地為水,在體為骨,在氣為堅,在藏為腎,其性為凜,其德為寒,其用為藏,其色為黑,其化為肅,其蟲鱗,其政為靜,其令,其變凝冽,其眚冰雹,其味為鹹,其志為恐。恐傷腎,思勝恐,寒傷血,燥勝寒,鹹傷血,甘勝鹹。

五氣更立,各有所先,非其位則邪,當其位則正。

帝曰︰病生之變何如。

歧伯曰︰氣相得則微,不相得則甚。

帝曰︰主歲何如。

歧伯曰︰氣有餘,則制己所勝而侮所不勝,其不及,則己所不勝侮而乘之,己所勝輕而侮之。侮反受邪。侮而受邪,寡於畏也。

帝曰︰善。

六微旨大論六十八[编辑]

黃帝問曰︰嗚呼遠哉,天之道也,如迎浮雲,若視深淵,視深淵尚可測,迎浮雲莫知其極。夫子數言謹奉天道,余聞而藏之,心私異之,不知其所謂也。願夫子溢志盡言其事,令終不滅,久而不絕,天之道可得聞乎。

歧伯稽首再拜對曰︰明乎哉問天之道也,此因天之序盛衰之時也。

帝曰︰願聞天道六六之節盛衰何也。

歧伯曰︰上下有位,左右有紀。故少陽之右,陽明治之。陽明之右,太陽治之。太陽之右,厥陰治之。厥陰之右,少陰治之。少陰之右,太陰治之。太陰之右,少陽治之。此所謂氣之標,蓋南面而待之也。故曰︰因天之序,盛衰之時,移光定位,正立而待之,此之謂也。少陽之上,火氣治之,中見厥陰。陽明之上,燥氣治之,中見太陰。太陽之上,寒氣治之,中見少陰。厥陰之上,風氣治之,中見少陽。少陰之上,熱氣治之,中見太陽。太陰之上,濕氣治之,中見陽明。所謂本也。本之下,中之見也。見之下,氣之標也。本標不同,氣應異象。

帝曰︰其有至而至,有至而不至,有至而太過,何也。

歧伯曰︰至而至者和。至而不至,來氣不及也。未至而至,來氣有餘也。

帝曰︰至而不至,未至而至,如何。

歧伯曰︰應則順,否則逆,逆則變生,變生則病。

帝曰︰善。請言其應。

歧伯曰︰物,生其應也。氣,脈其應也。

帝曰︰善。願聞地理之應六節氣位何如。

歧伯曰︰顯明之右,君火之位也。君火之右,退行一步,相火治之,復行一步,土氣治之,復行一步,金氣治之,復行一步,水氣治之,復行一步,木氣治之,復行一步,君火治之。相火之下,水氣承之。水位之下,土氣承之。土位之下,風氣承之。風位之下,金氣承之。金位之下,火氣承之。君火之下,陰精承之。

帝曰︰何也。

歧伯曰︰亢則害,承迺制,制則生化,外列盛衰,害則敗亂,生化大病。

帝曰︰盛衰何如。

歧伯曰︰非其位則邪,當其位則正,邪則變甚,正則微。

帝曰︰何謂當位。

歧伯曰︰木運臨卯,火運臨午,土運臨四季,金運臨酉,水運臨子,所謂歲會,氣之平也。

帝曰︰非位何如。

歧伯曰︰歲不與會也。

帝曰︰土運之歲,上見太陰,火運之歲,上見少陽少陰,金運之歲,上見陽明,木運之歲,上見厥陰,水運之歲,上見太陽,奈何。

歧伯曰︰天之與會也。

故天元冊曰︰天符。天符歲會何如。

歧伯曰︰太一天符之會也。

帝曰︰其貴賤何如。

歧伯曰︰天符為執法,歲位為行令,太一天符為貴。

帝曰︰邪之中也奈何。

歧伯曰︰中執法者,其病速而危。中行令者,其病徐而持。中貴人者,其病暴而死。

帝曰︰位之易也何如。

歧伯曰︰君位臣則順,臣位君則逆,逆則其病近,其害速,順則其病遠,其害微,所謂二火也。

帝曰︰善。願聞其步何如。

歧伯曰︰所謂步者,六十度而有奇,故二十四步積盈百刻而成日也。

帝曰︰六氣應五行之變何如。

歧伯曰︰位有終始,氣有初中,上下不同,求之亦異也。

帝曰︰求之奈何。

歧伯曰︰天氣始於甲,地氣始於子,子甲相合,命曰歲立,謹候其時,氣可與期。

帝曰︰願聞其歲六氣始終早晏何如。

歧伯曰︰明乎哉問也。甲子之歲,初之氣天數始於水下一刻,終於八十七刻半。二之氣始於八十七刻六分,終於七十五刻。三之氣始於七十六刻,終於六十二刻半。四之氣始於六十二刻六分,終於五十刻。五之氣始於五十一刻,終於三十七刻半。六之氣始於三十七刻六分,終於二十五刻。所謂初六,天之數也。乙丑歲,初之氣天數始於二十六刻,終於一十二刻半。二之氣始於一十二刻六分,終於水下百刻。三之氣始於一刻,終於八十七刻半。四之氣始於八十七刻六分,終於七十五刻。五之氣始於七十六刻,終於六十二刻半。六之氣始於六十二刻六分,終於五十刻。所謂六二,天之數也。丙寅歲,初之氣天數始於五十一刻,終於三十七刻半。二之氣始於三十七刻六分,終於二十五刻。三之氣始於二十六刻,終於一十二刻半。四之氣始於一十二刻六分,終於水下百刻。五之氣始於一刻,終於八十七刻半。六之氣始於八十七刻六分,終於七十五刻。所謂六三,天之數也。丁卯歲,初之氣天數始於七十六刻,終於六十二刻半。二之氣始於六十二刻六分,終於五十刻。三之氣始於五十一刻,終於三十七刻半。四之氣始於三十七刻六分,終於二十五刻。五之氣始於二十六刻,終於一十二刻半。六之氣始於一十二刻六分,終於水下百刻。所謂六四,天之數也。次戊辰歲,初之氣復始於一刻,常如是無已,周而復始。

帝曰︰願聞其歲候何如。

歧伯曰︰悉乎哉問也。日行一周,天氣始於一刻,日行再周,天氣始於二十六刻,日行三周,天氣始於五十一刻,日行四周,天氣始於七十六刻,日行五周,天氣復始於一刻,所謂一紀也。是故寅午戌歲氣會同,卯未亥歲氣會同,辰申子歲氣會同,巳酉丑歲氣會同,終而復始。

帝曰︰願聞其用也。

歧伯曰︰言天者求之本,言地者求之位,言人者求之氣交。

帝曰︰何謂氣交。

歧伯曰︰上下之位,氣交之中,人之居也。

故曰︰天樞之上,天氣主之,天樞之下,地氣主之,氣交之分,人氣從之,萬物由之,此之謂也。

帝曰︰何謂初中。

歧伯曰︰初凡三十度而有奇,中氣同法。

帝曰︰初中何也。

歧伯曰︰所以分天地也。

帝曰︰願卒聞之。

歧伯曰︰初者,地氣也,中者,天氣也。

帝曰︰其升降何如。

歧伯曰︰氣之升降,天地之更用也。

帝曰︰願聞其用何如,

歧伯曰︰升已而降,降者謂天,降已而升,升者謂地,天氣下降,氣流於地,地氣上升,氣騰於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變作矣。

帝曰︰善。寒濕相遘,燥熱相臨,風火相值,其有聞乎。

歧伯曰︰氣有勝復,勝復之作,有德有化,有用有變,變則邪氣居之。

帝曰︰何謂邪乎。

歧伯曰︰夫物之生從於化,物之極由乎變,變化之相薄,成敗之所由也。故氣有往復,用有遲速,四者之有而化而變,風之來也。

帝曰︰遲速往復,風所由生,而化而變,故因盛衰之變耳。成敗倚伏遊乎中,何也。

歧伯曰︰成敗倚伏生乎動,動而不已,則變作矣。

帝曰︰有期乎。

歧伯曰︰不生不化。靜之期也。

帝曰︰不生化乎。

歧伯曰︰出入廢則神機化滅,升降息則氣立孤危。故非出入,則無以生長壯老已,非升降,則無以生長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無器不有。故器者生化之宇,器散則分之,生化息矣。故無不出入,無不升降。化有小大,期有近遠,四者之有而貴常守,反常則災害至矣。故曰無形無患,此之謂也。

帝曰︰善。有不生不化乎。

歧伯曰︰悉乎哉問也。與道合同,惟真人也。

帝曰︰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