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內景玉經註 (梁丘子 修真十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黃庭內景玉經註
作者:梁丘子
本作品收錄於《正統道藏

梁丘子序[编辑]

夫萬法以人為主,人則以心為宗,無主則法不生,無心則身不立。心法多門,取用非一;有無二體,隨事應機。故有凡聖淺深、愚智真假,莫匪心神辯識,運用之所由也。但天下之道,殊塗而同歸,百慮而一致。從麤入妙,權實則有二階。總迹符真,是非同乎一見。有黃庭內景經者,東華之所秘也,誠學仙之要妙,羽化之根本。余襞習未周,而觀想粗得,裁靈萬品,模擬一形。義有四宗,會明七字;指事象諭,內外兩言。絀聰隳體之餘,任噓從呬之暇,舐筆磨墨,輒貽原筮。

上清章第一[编辑]

上清紫霞虛皇前,

三清之境,有太清、上清、玉清,此三清之中,一切大聖之所居也。按《玉台經》云:虛皇者,大道君之所理也,即大道之域,包羅三清。又《玄都十號》云:太靈虛皇天尊也,即元始之本號也。道君欲明七言之所始乎紫霞之宮故也,亦名紫瓊宮、赤白紫宸宮也。

太上大道玉宸君,

太上之尊也,按《本行經》雲,有元始五老之君號也。玉晨君即黃老君之號也。

閒居蕊珠作七言,

《秘要經》云:仙宮中有寥陽之殿,蕊珠之闕,翠雲之房,道君在中而說經,人身備有之故也。

散化五形變萬神,

謂能變化,出聰明,離形去智,同于大道,先本後跡,故假神托用。神者,隨應也。散有五形變萬神。

是為黃庭曰內篇。

因中而得名也。

琴心三疊舞胎仙,

琴,和也。疊,積也。存三丹田,使和積如一。則胎仙,猶胎息之仙,猶胎在腹,有氣但無息也。

九氣映明出霄間,

三田之中有九氣,炳喚而無不燭。《大洞經》云:三丹田、三元及三洞房,合為九宮,宮中有天皇九魄,變為九氣,化為九神也。

神蓋童子生紫煙;

觀照存思,假目為事。下文云:眉號華蓋覆明珠。神蓋,眉也。明珠,目瞳也。紫煙,精妙氣也。

是曰《玉書》可精研,

文因跡始,專則之通。

詠之萬遍升三天,

精備神充,名上三清。

千災以消百病痊,

精神俱,故也。

不憚虎狼之兇殘,

無餘傷也。

亦以卻老年永延。

唯此一章,都說黃庭之道也。


上有章第二[编辑]

 

上有魂靈下關元,

上魂,天分也;下關,地分也。魂靈無形,關元有質,人法天地形象。

左為少陽右太陰,

左東右西,卯生酉殺。

後有密戶前生門。

前南後北。密戶,後二竅。言隱密也。生門前七竅,言藉以生也。為九竅。

出日入月呼吸存,

日月者,陰陽之精也。左出右入,身為陰陽之氣,法象天地之氣。出為呼氣,入有吸氣,呼吸之間,心當存之。

元氣所合列宿分,

元氣一也,使心與道合,存日月星辰,靈光照耀,羅列一身,分明與天合。

紫煙上下三素雲,

紫煙,目精之氣也。存見三丹田,上、中、下俱有白氣,流通一體。又云:目光有紫、青、綠三色,為三素雲。仙經云:雲林夫人咒曰:"日月童三雲兩目真君精",故也。

灌溉五華植靈根,

素雲之氣,在口為玉液,存咽之以灌五華者,五臟之英華。靈根,命根。植,生之也。

七液洞流沖盧間。 

七竅之液,上下洞流,上沖下回,盧頜之間、明堂之中。

回紫抱黃入丹田,

內象喻也。脾氣黃,目氣紫,七液周流,抱黃回紫,出入呼吸,俱入丹田。丹田有三所,靈命之根也。按《大洞經》云:眉間入三分為雙丹田,入骨際三分為台闕。左青房,右紫戶,二神居之。眉間卻入一寸為明堂,左明童君,右明女君,中明鏡神君;眉間卻入二寸為洞房,左無英君,右白元君,中黃老君,眉間卻入三寸為丹田,亦名泥丸宮。左有上元赤子君,右有帝卿君;又卻入四寸為流珠宮,有流珠真君居之;又卻入五寸為玉帝宮,玉清真母居之;又當明堂上一寸為天庭宮,上清真女居之;又洞房直上一寸為極真宮,太極帝君居之;又丹田直上一寸為丹玄宮,有中黃太乙君居之;又流珠直上二寸為太黃宮,太上君居之。男為雄一,女為雌一,男女並可修之。

幽室內明照陽門。

幽隱之室,內自思存,心目明鑒了如如。日月神者,無方之謂也。心神無方,存之則有。遺之則亡。


口為章第三[编辑]

口為玉池太和宮,

口中液水為玉津,一名醴泉,亦名玉漿,佇水為池也。百節調柔,五臟和適,皆以口為宮主也。一本作太和宮于文韻不便也。《大洞經》云:心存胃口,有一女子,嬰兒形,無衣服,正立胃管,張口承注魂液,仰吸五氣,當即藏滿口中,內外津液,滿口咽之,遣直入玄女口中。五過畢,叩齒三通,微咒曰:玉清高上,九天九靈,化為神女,下入胃清。金和玉映,心閑神明,服食日精,金華充盈。

漱咽靈液災不幹,

靈液真氣,邪不忤正。

體生光華氣香蘭,

不食五穀,體無滓穢。

卻滅百邪玉煉顏。

肌膚若冰雪,綽約若處子。

審能修之登廣寒,

廣寒,北方仙宮之名。冬至之日,月伏廣寒之宮。其時育養月魂於廣寒之地,天人采精華之彩,以辯日月之光。

晝夜不寐乃成真,

勤修靜定,則為真人。

雷鳴電激神泯泯。

調神理氣,精魄恬愉,雖震雷而不驚懼。又曰:雷為電激,為叩齒存思,乃是神用,不得言泯泯也。


黃庭章第四[编辑]

黃庭內人服錦衣,

黃庭內人謂道母,黃庭真人謂道父,身備有之,錦衣具五色也。即謂五臟之真氣也,三庭之中備有之故也。

紫霞飛裙雲氣羅,

《十方經》云:高上玉皇衣文明飛雲之裙,即神仙之服也。

丹青綠條翠靈柯,

五色雜氣,共生枝條仙衣之所。

七蕤玉籥閉兩扉,

外象喻也。七竅開合,以喻關籥,用之以道,不妄閉也。蕤籥之飾也,存神必閉目,曰閉兩扉。

重掩金關密樞機,

金取堅剛也。老子經云:善閉無關鍵而不可開,言養生善守,精神不妄泄。

玄泉幽闕高崔嵬。

玄泉者,口中之液也。一曰玉漿,一名玉液,一名玉泉,兩目間為闕庭,兩腎間為幽闕,如門之左右,象巍中然為道,腎在其內,故曰幽闕也。據腎在五臟之下而云高者,形伏存神則在丹田之上,故曰高也。

三田之中精氣微,

內指事也。丹田之中,神氣變化,感應從心,非有非無,不可為也。象粗入妙,必基有條,故以氣則用心為主。因象至靜至微,不可以數求之。《道機經》云:天有三光,日月星;人有三寶,三丹田。丹田中氣,左青、右黃、上白、下黑也。

嬌女窈窕翳霄暉,

《真誥》云:嬌女,耳神名也。言耳聽朗徹,明掩玄暉。

重堂煥煥揚八威,

重堂,喉嚨名也。一曰重樓,亦名重環。《本經》云:絳宮重樓十二級。絳宮,心也。喉嚨在心上,故曰重堂。喉嚨者,津液之路也。流通上下,滋榮一體,煥明八方,八方之神曰八威也。

天庭地關列斧斤,

兩眉間為天庭,紫微夫人咒曰:開通天庭,使我長生。列斧斤,言勇壯也。

靈台盤固永不衰。

心為靈台,言有神靈居之;靜則守一,動則存神;神具體安,不衰竭也。


中池章第五[编辑]

中池內神服赤珠,

膽為中池,舌為華池,小腹為玉池,亦三池之名。膽部章曰:龍旗橫天擲火鈴。赤珠,言火鈴也。

丹錦雲袍帶虎符,

丹錦雲袍,心肺之色也。在膽上,故曰雲袍虎符也。《九真經》云:黃老君之服,玄龍神虎符,帶流金之鈴,並道君之服也。

橫津三寸靈所居,

內指事也。臍在胞上,故曰橫津。臍下三寸為丹田,真人赤子所居也。

隱芝翳鬱自相扶。 

謂男女之形體也,隱鬱交合,自然之道。按《內外神芝記》訣云:五臟之液為芝,即隱芝也,又名內芝。


天中章第六[编辑]

天中之岳精謹修,

天中之嶽為鼻也,一名天臺。《消摩經》云:鼻欲數按其左右,令氣平也。所謂灌溉中嶽,名書帝錄也。

靈宅既清玉帝遊,

面為靈宅,一名天宅,以眉目口之所居,故為宅。修之精通,則神遊矣。《大洞經》云:面為尺宅,又或云赤澤。

通利道路無終休,

《太素丹景經》云:一面之上,常欲兩手摩試之,高下隨其形。不息,則通利耳木口之氣脈故也。

眉號華蓋覆明珠, 

明珠,目也。

九幽日月洞虛無,

《五神行事》云:眉上之入一寸為玉堂、紫闕,左日右月。又《玉歷經》云:太清上有五色華蓋九重,人身亦有,當存目童如日月明也。

宅中有真常衣丹,

真龍心神,即赤誠童子也。亦名真一,亦名赤子,亦名子丹,亦名真人。存見之,常在目前,與心應而象心氣色也。

審能見之無疾患。

元陽子曰:常存心神,則無病也。

赤珠靈裙華茜粲, 

心神之服色,外喻也。

舌下玄膺生死岸,

內指事也。玄膺者,通津液之岸也。《本經》云:玄膺氣管受精符也焉。

出青入玄二氣煥,

謂吐納陰陽二氣,煥然普明。

子若遇之升天漢。

人能善遇吐納之理,即成天仙。


至道章第七[编辑]

至道不煩訣存真,

專之則至。

泥丸百節皆有神。

神者妙萬物,而因象立名。

髮神蒼華字太元,

白與黑謂之蒼,最居首上,故曰:太元也。

腦神精根字泥丸, 

丹田之宮,黃庭之舍,洞房之主,陰陽之根,泥丸腦之象也。

眼神明上字英玄,

目喻日月,在首上之,故曰明上。英玄,童子精色也,內指事。

鼻神玉隴字靈堅,

隆隴之骨,象如玉也。神氣通天,出入不竭,故曰靈堅也。

耳神空閒字幽田,

空閒幽靜,聽物則審,神之所居,故曰幽田。

舌神通命字正倫,

咽液以舌,性命得通,正其五味,各有倫理。

齒神崿峰字羅千,

牙齒堅利,如崿刃鋒,摧羅眾物而食之。

一面之神宗泥丸。

腦神丹田,百神之主。

泥丸九真皆有房,

《大洞經》云:三元隱化則成三宮,三三如九,故曰三丹田。又有三洞房,合上三元,為九宮,中有九真神,三九二十七神,氣和人當存之,亦謂九皇、九魂,變九氣以為九神,各居一洞房也。

方圓一寸處此中,

房有一寸,腦有九瓣。

同服紫衣飛羅裳。

九真之服,皆象氣色,飛猶輕故也。

但思一部壽無窮,

存思九真,不死之道

非各別住居腦中,

丹田之中,眾神所居。

列位次坐向外方,

神統丹田而外其面,以捍不祥。《八素經》云:真有九品,向外列位,則當上真。上向高真,南向太真,東向神真,西向玄真,北向仙真,東北向天真,東南向虛真,西南向至真,西北向天真者,不視而明,不聽而聽,不言而正,不行而從也。

所存在心自相當。

心存玄真,內外相應。


心神章第八[编辑]

心神丹元字守靈,

內象喻也。心為臟腑之元,南方火之色,棲神之宅也。故曰守靈。

肺神皓華字虛成,

棲為心之華蓋,皓白也。西方金之色,肺色白,其質輕虛,故曰虛成也。

肝神龍煙字含明,

肝位木行,東方青龍之色也,於髒主目。日出東方,故曰含明也。

翳鬱道煙主濁清,

翳鬱木象,得火而煙生,得陽而氣清;清即目明,濁即目暗。

腎神玄冥字育嬰,

腎屬水,故曰玄冥。腎精為子。故曰育嬰。

脾神常在字魂停,

脾中央土位也,故曰常在。即黃庭之宮也。脾磨即食消,神力象壯,故曰魂停也。

膽神龍曜字威明。

膽色青光,故曰龍曜;主於勇悍,故曰威明。外取東方青龍雷震之象。

六腑五臟神體精,

資保一身,廢一不可,故曰神體精。心、肝、脾、肺、腎為五臟,胃、大腸、小腸、膀胱、三焦、膽為六腑。所言腑者,猶府邑之府,取受物之義,故曰府也。髒者,各具一質,而共藏於身,故為髒也。言三焦者多矣,而未的其真,蓋心肝腑三髒之上,而系管之中為三焦。《中黃經》云:心肝肺三焦,當指其所也。又據五方之色,脾為五臟之主。而今其以心為主,何也?答曰:心居五臟中,其質虛受,是神識之體,運用之源,故偏方而得其主,動用而獲其神,不可以象數言,不可以物悉取,皆自然之理也。

皆在心內運天經,

以五臟六腑各有所司,皆法象同天地,順陰陽,自然應攝之道,故曰運天經也。

晝夜存之自長生。

依此五神服色,思存不舍,不死之道。仙經存五臟之氣,變為五色雲,當頂上覆陰一身,日居於前,月居於後,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即去邪長生之道也。


肺部章第九[编辑]

肺部之宮似華蓋,

金宮也,肺在五臟之上,曰:葉如蓋也。

下有童子坐玉闕,

童子名皓華。肺形如蓋,故以下言之。玉闕者,腎中白氣與上肺連之也。

七元之子主調氣,

元陽子曰:七元之君,負甲持符,辟除凶邪而布氣七竅,主耳目聰明。七元七竅之外,元氣也。

外應中嶽鼻齊位,

中嶽者,鼻也。又為齊,齊為昆侖。鼻為七竅之門戶,位猶主也。

素錦衣裳黃雲帶,

素,肺膜之色也。黃膜蔓延羅緒,有象雲氣也。

喘息呼吸體不快,

有時而然。

急存白元和六氣,

白元君主肺宮也。《大洞經》云:白元君居洞房之右是也。

神仙久視無災害。

邪不幹正。

用之不已形不滯。

常存此道,形氣榮華,至誠修煉之所及也。


心部章第十[编辑]

心部之宮蓮含葉,

火宮也。心臟之質,象蓮花之未開也。

下有童子丹元家。

心神丹元也。守靈神在心內而云下者,據華蓋而云之也。

主適寒熱榮衛和,

寒熱,陰陽靜燥之義也。人常和適,以榮衛其身。老子經云:靜盛寒,燥勝熱,清靜為天下之正是也。

丹錦衣裳披玉羅。

心象離。丹錦衣裳,外陽也。披玉羅,內陰也。

金鈴朱帶坐婆裟。

金鈴,內蕊之象也。朱帶,血脈之象也。坐婆裟者,言神安靜也。《九真經》云:黃老君帯流金之鈴也。

調血理命心不枯。

心安體和,則無病矣。

外應口舌吐五華,

心主口舌,吐納五臟之津,識五行之味,故言外應五味也。

臨絕呼之亦登蘇。

人有病厄,當存丹元童子,朱衣赤冠,以救護也。

久久行之飛太霞。

常修此道,能獲飛仙。



肝部章第十一[编辑]

肝部之宮翠重裏,

木宮也。肝色蒼翠,大小相重之象也。

下有青童神公子,

肝,東方木位,主青,故曰青童。左位為公子,一名含明,上有華蓋,故曰下也。

主諸關鏡聰明始。

肝主春三月,陽之本始。竅主目,五行之關鏡,故曰聰明始也。

青錦披裳佩玉鈴,

青錦,肝之色。玉鈴,白脈垂象也。《升玄經》云:三天五帝皆帶大玉之佩。《素雲經》云:靈耀君衣青錦丹裳,皆神仙之服也。

和制魂魄津液平,

內指事也。東春和煦,萬物生也。

外應眼目日月精,

肝外主眼,左日右月也。

百屙所鐘存無英,

諸疾薦之,但存無英公子。

同用七日自充盈。

五臟兼存,故言同用。凡七日為一竟者,一遊也。

垂絕念神死複生,

垂死,存念肝神青衣童子,還得活愈。

攝魂還魄永無傾。

《太微靈書》云:每月三日、十三日、二十三日夕,三魂棄身遊外。攝之者,常仰眠、去枕、伸足、交手心上,瞑目閉氣三息,叩齒三通畢,存心中有赤氣,如雞子從內出於咽中,赤氣轉大,覆身,變成火,以燒身,使匝,覺體少熱,呼三魂名曰"爽靈、胎光、幽精"。即微咒曰:"太微玄宮,中黃始青,內煉三魂,胎光安寧,神寶玉室,與我俱生。不得妄動,鑒者太靈。若欲飛行,唯詣上清;若有饑渴,得飲玄水玉精。"又每月朔望晦光魄盛總交通,存思精煉反還之法。當此,乃仰眠伸足,掌心掩兩耳,令指根繞于項上,閉息七遍,叩齒七通;心存鼻端白氣,如小豆大,須臾漸大,冠身上下九重氣,忽變成兩青龍,在兩目中,白虎在兩鼻孔中,朱雀在心上,蒼龜在左足下,螣蛇在右足下,兩玉女著錦衣,手把火光當兩耳門。畢,咽液七過,呼七魄名"屍狗、伏矢、雀陰、天賊、毒穢、臭肺"。即咒曰:素氣九還,制魂邪奸,天狩守門,嬌女執關,煉魄和柔,與我相安。不得妄動,看察形源,若有饑渴,聽飲月黃日丹。


腎部章第十二[编辑]

腎部之宮玄闕圓,

水宮也,玄闕圓者,兩腎之形狀也。玄,水色,內象喻之也。

中有童子冥上玄,

腎為下玄,其神玄冥,字育嬰。心為上玄,幽遠,氣與腎連,故言冥上玄。

主諸六府九液源,

九液交連,百脈流通,廢一不可。五臟六腑,乃九竅之津液也。

外應兩耳百液津。

腎宮主耳,氣衰則聾。陰陽和合,則百脈津液流通也。

蒼錦雲衣舞龍蟠,

蒼錦,腎色之象也。雲衣,腎膜之象也。龍蟠,腎脈之象也。《九真經》云:道君常服青錦之衣,蒼華之裙也。

上致明霞日月煙,

腎氣充之,耳目聰明不衰,外象喻也。

百病千災急當存,

元陽子曰:寒暑相生,男女相成,腎中二神,裳衣華清。左男戴日,右女戴月,存想見之,永無患故也。

兩部水王對生門,

腎藏雙對,故曰兩部。腎宮水旺,則化為赤子,故曰對生門。

使人長生升九天。

赤子化為真人,而升九天。九天常謂九氣青天,其氣主生也。


脾部章第十三[编辑]

脾部之宮屬戊己,

土宮也,戊己中央辰。

中有明童黃裳裏,

明童謂魂停,黃裳土之色。

消穀散氣攝牙齒,

脾為五臟之樞也。脾磨食消,生氣,乃至齒為羅千,故攝牙齒。

是為太倉兩明童,

太倉,脾府。此明童謂脾神,名混康也。

坐在金台城九重,

注念存思,神狀常然。

方圓一寸命門中,

即黃庭之中丹田之所也。

主調百穀五味香,

口中滋味,脾磨食之所致。

辟卻虛羸無病傷,

內指事也。

外應尺宅氣色芳,

尺宅,面也。饑飽虛羸,形於面色也。

光華所生以表明。

是以知虛實也。

黃錦玉衣帶虎章,

脾主中黃,謂黃庭真人。服錦衣也。《玉清隱書》云:太上道君,佩神虎玉章也。

注念三老子輕翔,

三老者,謂元老、玄老君也。念脾中真人,自然變化。子謂受黃庭之學也。

長生高仙遠死殃。

莊子曰: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方可方不可,方不可方可。以此而談,其理均也。故長生者不死,寂滅者不生。不死不生,則真長生;不生不死,則真寂滅,何死殃之所及也?


膽部章第十四[编辑]

膽部之宮六府精,

六腑已解於上。《太平經》云:積清成精,故膽為六腑之精也。

中有童子耀威明,

經云:膽神龍耀,字威明,勇悍之義也。

雷電八震揚玉旌,

八方雷震,謂膽有威怒之象也。玉旌則氣之貌。

龍旗橫天擲火鈴,

膽色青。龍旗,威戰之具也。火鈴者,膽邊內珠之象也。怒則奮揚,故言擲也。

主諸氣力攝虎兵,

膽力主於悍難故攝虎兵。

外應眼瞳鼻柱間,

內指事也。心之喜怒應於眉端也。

腦髮相扶亦俱鮮,

人之震怒,髮必沖冠。

九色錦衣綠華裙,

青錦,東方九氣之色。綠華裙者,膽膜之象。

佩金帶玉龍虎文,

膽神威明之服飾也。

能存威明乘慶雲。

內象喻也。思存膽神不倦,則仙道也。

役使萬靈朝三元。

三元,道君名,處三清上,諸天神仙並朝宗也。


脾長章第十五[编辑]

脾長一尺掩太倉,

太倉,胃也。《中黃經》云:胃為太倉。元陽子曰:脾正橫在胃之上也。

中部老君冶明堂,

脾,黃庭之宮也。黃者老君之所治。上應明堂。明堂眉間入一寸是也。

厥字靈源名混康,

脾磨食消,內外相應。大腸為胃之子,混元陽受納之,安康也。

治人百病消穀糧,

胃宮榮華,則無病傷。

黃衣紫帶龍虎章,

脾居胃上,故曰黃衣也。紫帶龍章,胃絡之象也。

長精益命賴君王。

太倉混康,為君為王。

三呼我名神自通,

存思脾胃之神,則心靈洞鑒之。

三老同坐各有朋,

上元老君居上黃庭宮,與泥丸君、倉華君、青城君及明堂中君臣、洞房中父母及天庭真人等,共為朋也。又中元老君居中黃庭宮,與赤城童子、丹田君、皓華君、含明英玄君、丹元真人等,共為朋也。又下元老君居下黃庭宮,與太乙君、魂停君、靈元君、太倉君、丹田真人等,共為朋也。常存三老和百神流通,部位營衛,無有差失也。

或精或胎別執方,

按《玉歷經》云:下丹田者,元命之根本,精神之所藏,五氣之元,在臍下三寸,附著脊,號為赤子府。男子以藏精,女子以藏胎,主和合赤子,陰陽之門戶也。其丹田中氣,左青右黃,上白下黑也。

桃核合延生華芒,

太乙君名字也。處中,使神氣盈美也。

男女回九有桃康,

丹田下神名桃康,主人之精、胎,能回通三田,成九神之氣。

道父道母對相望,

陰陽兩半成一,故對相望。

師父師母丹玄鄉,

道與宗師,陰陽之主也。丹玄鄉為存丹田之法。

可用存思登虛空。

學仙之道。

殊途一會歸要終,

合三以為一,散一以為三,此道之要也。《玄妙內篇》云:兆欲長生,三一當明也。

閉塞三關握固停。

經云:口為天關,生神機。手為人關,把盛衰。足為地關,生命扉。又臍下三寸為關元,亦曰三關,主固精護氣,不妄施泄也。

含漱金醴吞玉英,

金醴玉英,口中之津。《大洞經》云:服玄根之法,心存胃口,有一女子,嬰兒形,無衣服,正立胃管,張口承注魂液,仰吸五氣,當漱灌口內外,津液滿口吞之,遣入玄女口中,五過。畢,叩齒五通,咽液七過也。

遂至不饑三蟲亡,

《洞神訣》云:上蟲白而青,中蟲白而黃,下蟲白而黑。人死則三蟲出為屍鬼,各化為物,與形為央,擊之衝破也。其餘諸蟲,皆隨人而亡。故學仙者清謹,備五清之氣,然後服藥物以去三蟲。又云:上屍名彭琚,使人好滋味,嗜欲癡滯。中屍名彭質,使人貪寶,好喜怒。下屍彭矯,使人愛好衣服,耽淫女色。是以名三蟲也。

心意常和致欣昌,

道通無礙。

五嶽之雲氣彭亨。

五臟之氣為五嶽之雲。彭亨,流通無壅之稱也。

保灌玉旁以自償,

玉旁,鼻廬也。三蟲既亡,真氣和合,出入玄牝,綿綿不絕,故曰自償。

五形完堅無災殃。

五體與五臟之形也。存練道成,虛室生白,五臟堅完,自然災病不生,神氣自應。

上睹章第十六[编辑]

上睹三元如連珠,

三元為三光之元,日、月、星,非指上、中、下之三元辰也。

落落明景照九隅,

三光在上,而下燭九隅、九方也。言常存日月,洞照一身也。

五靈夜燭煥八區,

五靈謂五星也。燭煥羅列一身,常能存之,則與天地同休。

子存內皇與我遊,

大道無心,有感即應。

身披鳳衣銜虎符,

仙宮之服禦也。

一至不久升虛無。

一者,無二之稱也。學道傳一,與靈同體,則神仙可到也,《南華真經》曰:人能守一,萬事致畢矣。

方寸之中念深藏,

方寸之中為下關,關在臍下三寸,方圓一寸,以藏精。

不方不圓閉牖窗,

方靜圓動,不動不靜,但當杜塞,不妄泄也。

三神還精老方壯。

還精神于三田,則久壽延年矣。

魂魄內守不爭競,

魂陽魄陰,各得其一。《易》曰:一陰一陽之謂道。

神生腹中銜玉璫,

內守不泄,神生銜璫,腹中內明,口吐珠玉。按《五神行事訣》云:兩眉間直入上三寸,為玉璫紫關。

靈注幽關那得喪,

腹中神生,靈氣流通,故不亡也。固精闕於腎,腎主水,色黒。氣通於耳,雙立。闕者象於峻極也。

琳條萬尋可蔭仗,

身隨眾靈,森然交映,如萬尋玉樹,可蔭庇也,外象喻也。琳條,玉樹條也。萬尋,高遠也。象身形,洞真神明所庇蔭。

三魂自寧帝書命。

修身神安,帝書下召,真道既成,名書帝録,則久視之也。


靈台章第十七[编辑]

靈台郁藹望黃野,

心曰靈台,脾為黃野,常專一,存見黃庭也。

三寸異室有上下,

三丹田,上中下,三處各異,每室方圓一寸也,故云三寸。今人猶謂心為方寸,即其所也。

間關榮衛高玄受,

三田之間,各有間關榮衛,部分至高至低,心當受以存念也。

洞房紫極靈門戶。

《大洞經》云:兩眉間入三分為雙丹田,入骨際三分為台關,正深七分左有心房,右有紫戶;卻入一寸為明堂宮,左有明童真君,右有明女真君;卻入二寸為洞房,左有無英君,右有白元君,中有黃老君;卻入三寸為丹田宮,亦名泥丸宮,有上元赤子居之,右有帝卿君;卻入四寸為流珠宮,有流珠真神居之;卻入五寸為玉帝宮,有玉清真母居之;又當明堂上一寸為天庭宮,有上清真女居之;洞房上一寸為極真宮,有太極帝妃居之;丹田上一寸為玄丹宮,有中皇太一真君居之;流珠上一寸為太皇宮,有太上真君居之。故曰靈門戶也。

是昔太上告我者,

我者,扶桑大帝自謂也。言我道成,承昔道君授以黃庭之時也。言此道不遠,止在丹田,故即言是昔也。

左神公子發神語,

據《大洞經》云:左有無英。此云公子,亦互言耳。發神語者,用心專一,則神教之以道也。

右有白元並立處,

左右為學道者之持。

明堂金匱玉房間,

皆上元之宮,釋如上說也。

上清其人當吾前,

上元部神,悉在天庭之際也。

黃裳子丹氣頻煩,

謂中元童子,處於赤城,頻頻氣盛,不衰竭也。

借問何在兩眉端?

明堂之所。

內挾日月列宿陳,

《五辰行事訣》云:太上真人招五辰洞房南極元君傳授,每夜半坐臥,心存西方太白星在兩眉間,上直入於一寸玉璫金闕,左日右月;又次存北方辰星,在帝鄉玄宮,玄宮在髮際五分直入一寸也;又次存東方歲星,在洞闕朱台,在目後直入一寸是也;又次存南方熒惑星,在玉門華房,在目眥際五分,直入五分是也;又次存中央鎮星,在金室長谷,在人中直入二分是也;並存之如綴懸於上。畢,叩齒三通,咽液五過,微咒曰:"高元紫闕,中有五神,寶耀發輝,放光沖門。精氣頓生,化為老人,首巾素容,綠帔絳裙,右帶流鈴,左佩虎符,手把天罡,散輝飛辰,足躡華蓋,吐芒煉身。三景保守,令我得真。養魂制魄,乘飆飛仙。"其事內象法也。

七曜九元冠生門。

七曜,七星。即人之七竅。九元,九辰。即人之九竅。廢一不可,故曰冠生門也。


三關章第十八[编辑]

三關之中精氣深,

謂關元之中,男子藏精之所也。又據下文,口手足為三關。又元陽子以明堂、洞房、丹田為三關,並皆可以文義取之而存也。

九微之內幽且陰,

《大洞經》云:三元隱化則成三官,是名太清、太素、太和。三三如九,故有三丹田。又名三洞房,合上三元,為九宮。宮中精微,故曰:九微,言幽玄而不可見也。

口為天關精神機,

言發於情,猶樞機也。

手為人關把盛衰,

縱擒由己。

足為地關生命扉。

言運用己身而生也。


若得章第十九[编辑]

若得三宮存玄丹,

三丹田宮。故曰三宮。玄丹,丹元也。存思在心,故偏指一所也。

太一流珠安昆侖,

太一流珠,謂目晴。《洞神經》曰:頭為三台君,為昆侖,指上丹田也。又云:臍為太一君,亦為昆侖,指上丹田也。言心存三丹田,神皎然在於目前。本經云:"子欲不死修昆侖"是也。

重重樓閣十二環,

謂喉嚨十二環相重,重在心上。心為絳宮,有象樓閣故也。

自高自下皆真人。

高下三田,十二樓閣,皆有真人。釋如上說。

玉堂繹宇盡玄宮,

絳宮明堂,上下相應,皆宮室也。

璿璣王衡色蘭玕,

喉骨環圓轉動之象。蘭玕,其色也,

瞻望童子坐盤恒,

存見赤誠童子子丹真人。坐,言其神安靜也。

問誰家子在我身?

言己有之。

此人何去入泥丸?

與上元諸神上下相應。經云:腦為泥丸宮。

千千百百自相連,

神本出於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變化不離其身心也。

一一十十似重山。

存見萬物,重疊安坐。山象坐之形也。

雲儀玉華俠耳門,

雲儀玉華,鬢髮之號。言耳居其間。《大洞經》曰:髮神名蒼華。凡言華者,猶草木之華者也。

赤帝黃老與我魂,

赤帝,南方帝君也。黃老君,中央君也。魂為陽神,魄為陰神,陰陽相應,故言與魂。《太微靈書》云:人有三魂,一曰胎光,二曰爽靈,三曰幽精。常呼念其名,則三魂常不離其身。

三真扶胥共房津,

魂與赤帝、黃老為三真,言相應扶胥,同津共氣。

五鬥煥明是七元,

五鬥,五星北斗。《洞房訣》云:存七元辰者,或眠起、初臥、食畢後,咒曰:五星開通,六合紫房,回元隱道,豁落七辰。生魂者玄父,變一成神;生魄者玄母、化二成身。攝吾筋骨者公子,為吾精氣者白元。長生久視,飛仙十天。

日月飛行六合間,

天地內為六合,存念身中,日月星辰,森羅萬象,如一天之間了然也。

帝鄉天中地戶端,

眉上髮際五分,直入一寸為帝鄉。又明堂上一寸為天庭,即天中。又鼻為上部之地戶,心存日月星辰等諸神,常在其端,謂鼻之上,髮際之下也。

面部魂神皆相存。

內外心神目相應也。


呼吸章第二十[编辑]

呼吸元氣以求仙,

采飛根玄暉,吞五芽,挹九霞,服食、胎息之道,謂天地、陰陽、四時、五行之氣。

仙公公子似在前,

此洞房訣也。洞房宮左為無英,一名公子。仙公直指黃庭學者,黃庭仙公,能行洞房之訣,而存其公子,故言在前也。

朱鳥吐縮白石源,

朱鳥,舌象。白石,齒象。吐縮,導津液。調陰陽之氣,流行不絕,故曰源也。

結精育胞化生身,

本己之所以從來也。

留胎止精可長生。

《真誥》曰:上清真人口訣:"夫學道之人,安心養神,服食治病,使腦宮填滿,玄精不傾,然後可以存形神。服霞呼吸二景,若數行交接漏泄,施者則氣穢神亡,精靈枯竭,隨佩玄挺、玉籙、金書、太極者,將何解於能生乎?"昔在先師,常心戒斯事云:"學生之人,一接則傾一年之藥勢,二接則傾二年之藥勢,已往則不傾之藥都亡於身。"是以真仙常慎于此,蓋以為生生之大忌於此者也。

三氣右回九道明,

三氣為三丹田之氣也。右回,言周流順緒,謂和陰陽則四關九竅通流明朗而無疾也。

正一合華乃充盈,

含正守一,神氣華榮,故能充滿六合,乘物而能變之也。

遙望一心如羅星,

存見赤誠,子居在城中,如星之映羅縠也。

金室之下不可傾,

謂心居肺下主金,其色白,故金室常能存之,長生不死。

延我白首反孩嬰。

內指事,謂童顏不死。


瓊室章第二十一[编辑]

瓊室之中八素集,

謂上元清真瓊室,體骨之象也。

泥丸夫人當中立,

經云:洞房中有父母,母則夫人,亦名道母。泥丸、洞房,上已解釋。

長谷玄鄉繞郊邑,

長穀,鼻也。玄鄉,腎也。郊邑,為五臟六腑也。言鼻中氣出入,下為腎運,周繞臟腑,居赤城,存想內郭外郊,故為象喻也。

六龍散飛難分別。

言六腑之氣,微妙玄通難分別,而存想之。

長生至慎房中急,

氣亡液漏,髓枯精竭,益以涓滴,而泄以尾閭,不可不慎也。

何為死作令神泣?

房中不慎,傷精失明,故神泣也。

忽之禍鄉三靈及沒,

禍鄉,死地也。三靈,三魂也。謂胎光、爽靈、幽精亡沒。

但當吸氣錄子精,

呼吸吐納,閉房止精。

寸田尺宅可治生,

謂三丹田之宅,各方一寸,故曰寸田。依存丹田之法以理生也。經云:寸田尺宅。彼尺宅謂是面也。

若當決海百瀆飲,

謂房中淫泄,不知閉止。

葉去樹枯失青青,

象人死無生氣。

氣之液漏非己形。

仙經云:閉房煉液,不遠唾,不多言是也。

專閉禦景乃長寧,

專閉情欲,存日月光。老子云:善閉無關關鍵而不可開。又《上清素文靈書》,有采氣根之法,當以日徹出,東向,叩齒九通,陰咒曰:"日魂珠景,照韜綠映,回霞赤童,玄炎飆象。"呼此十六字畢,瞑目握固,存五色流霞,來接一身,於是日光流霞俱入口中,名曰飛華。玉胞,水母也。尚日吞霞四十五咽,又咽液九過。

保我泥丸三奇靈,

泥丸,上丹田也。《大洞經》云:三光隱化則成三官。一曰太清之中三君也,二曰三丹田神,三曰符籍之神,故曰三奇靈也。

恬淡閉視內自明,

謂存思丹田之法,並如上說。

物物不幹泰而平,

行道真正,邪物不幹。

愨矣匪事老複丁,

猛獸不據,玃鳥不摶,老者返壯,少者皆強,愨矣必然。

思詠玉書入上清。

精研內景,必獲仙道。


常念章第二十二[编辑]

常念三房相通達,

三房,謂明堂、洞房、丹田之房也,與流珠、五帝、天庭、極真、玄丹、泥丸、太皇等諸宮,左右上下皆相通也。

洞視得見無內外,

有想三三如九,合九為一,明徹天上,無有內外。

存漱五芽不饑渴,

《靈寶》有服禦五芽之法,五芽者,五行之生氣,以配五臟元精。經云:常以立春之日雞鳴時,入室東向,九拜,平坐,叩齒九通,想東方安寶華林青靈始老君,九千萬人下降室內,鬱鬱如雲之覆己形,從口中入,直下肝腑。咒曰:"九氣青天,元始上精,皇老尊神,衣服羽青,設禦天宮,煥明歲星,散輝流芳,淘溉我形,食咽朝霞,服飲木精,固養青芽,保慎於零,肝腑充溢,玉芝自生。延年潤色,顏返孩嬰,五氣混合,天地長並。"畢,引青氣九咽,便服《東方赤書玉文》十二字也。

神華執巾六丁謁,

神華者,《玉歷經》云:太陰玄光玉女,道之母也。衣五色朱衣,脾藏之上,黃雲華蓋之下。六丁者,謂六丁陰神玉女也。老君《六甲符圖》云:六丁,各有神。丁卯神,司馬卿玉女足月之;丁丑神,趙子王玉女順氣;丁亥神,張文通玉女普漂之;丁酉神,蔣文公玉女得喜;丁未神,石叔通玉女寄防據;丁己神,崔巨卿玉女聞心之。言服采飛根者,漱黃芽之道成,則役使六丁神,故也。

急守精室勿妄泄,

精室謂三丹田上下相連而不絕。制之在於心,心即中丹田也。緩急之所由,真妄之根本。

閉而寶之可長活。

積精之所致也。

起自形中初不闊,

謂心使氣,微妙無形。

三宮近在易隱括。

括謂三丹田中真宮,近在人身,隱括精氣,常以心為君主者。

虛無寂寂空中素,

外指事也。素有二說。

使形如是不當汙,

使形輕靜,如懸縑素於空中也。又身中空素,使如器,輕素虛靜常然。汙謂有外事也。

九室正虛神明舍,

九室謂頭中九宮室及人之九竅。使上宮榮華,九竅真正,則眾神之所止也。《洞神經》云:天有九星,故稱九天;地有九宮,故稱九地;人有九竅,故稱九生。言人所由而生之也。

存思百念視節度,

存念身中有百神呼吸上下,一如科法。又云:千千百百似重山,皆神象也。

六府修治勿令故,

按《洞神經》云:六腑者,謂肺為玉堂宮,為尚書府。心為絳宮,元陽府。肝為清冷宮,蘭台府。膽為紫微宮,無極府。腎為出牧宮,太和府。脾為中黃宮,太素府。異于常六腑也。

行自翱翔入雲路。

謂升仙形化也。


治生章第二十三[编辑]

治生之道了不煩,

無為清簡,約己守正。

但修洞玄與玉篇。

《洞玄》謂《洞玄靈寶》,《玉篇》真文乃《黃庭》也。

兼行形中八景神,

《玉篇經》云:五藏有八卦天神,宿沖太一,使者王八節,一為九宮八卦,外有十二樓,樓為喉管也。臍中為太一君,主人之命。一名太淵,一名昆侖,一名太極,主身中萬三千精光。

二十四真出自然,

天有二十四真氣,人身亦有之,又三丹田之所,三八二十四真人,皆自然之道氣。

高拱無為魂魄安,

行忘坐忘,離形去智。

清靜神見與我言,

能清能靜,則心神自見,機覽無外,與己言之,即謂黃庭真人也。

安在紫房幃幙間,

紫房幃幙,一名絳宮,赤城中童子所安之處。存思心神,其狀如此也。

立坐室外三五玄,

謂八景乃二十四真神,榮衛人身,則三田五臟真氣調柔,無其災病。

燒香接手玉華前,

玉華則華蓋之前也,謂眉間天庭也。一曰神之宗元,真人之窟宅,,當從文而存之。

共入太室璿璣門,

據《洞房真經》云:天有太室、玉房、雲庭,雲庭中央黃老君之所居也。玉房一名紫房,一名絳宮,通名黃堂,有華蓋,東西宮洞通。左右黃庭之內,人身俱有之,如上文說璿璣中樞名也。

高研恬淡道之園,

研精恬淡,真氣來遊。

內神密眄盡睹真,

入靜思存,百神森然。

真人在己莫問鄰,

《玉台經》云:老子者天之魂,自然之君,常侍道君在左右。人身俱有之。

何處遠索求因緣?

經云:大道泛兮其可左右。言之不遠。


隱景章第二十四[编辑]

隱景藏形與世殊,

學仙之士,含光藏輝,滅其跡,匿其端,

含氣養精口如朱,

肌膚若冰雪,綽約若處子。

帶執性命守虛無,

虛靜恬淡,寂寞無為。

名入上清死錄除,

得補真人,則象玄名,

三神之樂由隱居,

理身無為則神樂,理國無事則人安。三神,三丹田之神是也。

倏欻遊遨無遺憂,

倏欻,疾發也。下文云:駕欻接生妄東蒙。或云"倏欻龍名無遺憂"。謂懸解之也。

羽服一整八風驅,

八風,八方風也。先驅,掃路也。羽服,仙服也。按上清寶文,仙人五色羽衣,太乙真人衣九色。雲飛、之羽章皆神仙之服,故名也。

控駕三素乘晨霞,

外指事。三雲九霞乃神仙之所。

金輦正位從玉輿,

《元籙經》云:上清九天玄神,八聖驂駕,九鳳龍車,九天玉輿、金輦,皆仙人之服器。

何不登山誦我書?

書則黃庭言也。

鬱鬱窈窈真人墟,

山中幽邃。

入山何難故躊躇,

情志不決。

人間紛紛臭如帑。

疾穢人間,不足戀。帑(tang1,金帛)至臭也。


五行章第二十五[编辑]

五行相推返歸一,

五行謂金木水火土。相推者,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周而復始。互相克法: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周而復始。相推者,道也。返歸一,一者一水數也。五行之道,萬物之宗。老子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及《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太極一也,兩儀天地。天地生萬物,萬物又返而歸一。一者無之稱也,成物所成,故曰返歸一也。

三五合氣九九節,

《妙真經》云:三者,在天為日月星;在地為珠玉金,名曰三寶;在人身為耳口鼻,名為三生。天地人為三才,而各懷之。五者,帝精也。故云三五合。三三為九也。夫三五所懷,順眾類也。和調萬物,治化陰陽,覆載天地,光明四海,風雨雷電,春夏秋冬,寒暑溫涼,清濁之氣,諸生之物,不得三五合,不立也。故曰天道不遠,三五複返。三五者,天地之樞蒂,六合之要會,九宮之氣節,九九八十一為一章耳。

可用隱地回八術,

九宮中有隱遁變化之術。太上八氣奔宸隱書是曰八術。又太極八蘊之術:太極中有三君,一曰太上皇君,二曰天皇君,三曰黃老君。三元之氣,混成之精,出入上清太虛之宮,隱遁無形,故能長生之道也。

伏牛幽闕羅品列,

伏牛,腎之象也。腎為幽闕。《中黃經》云:左腎為玄妙君,右腎為玄元君。羅列品位,思則見也。

三明出於生死際,

天三明,日月星;地三明,文章華;人三明,耳鼻口,是生死之際也。

洞房靈象鬥日月,

存三元於洞房。洞房、明堂,已釋於上。

父曰泥丸母雌一,

明堂中有君臣,洞房中有夫婦,丹田中有父母。泥丸腦神名。老子經云:知其雄,守其雌。雌無為一也。

三光煥照入子室。

明白四達。

能存玄真萬事畢,

莊子曰:人能守一萬事畢。

一身精神不可失。

常存念之,不舍須臾。


高奔章第二十六[编辑]

高奔日月吾上道,

吾,道君也。上清紫文吞日月氣法,一名赤丹金精,石景水母。《玉胞經》云:其法:常以日出東向,叩齒九通,心微祝日中日魂五帝名字,咒曰:"日魂朱景,照韜綠映,回霞赤童,玄炎飆象。"呼此十六字畢,瞑目握固,存五色流霞,俱入口中。又《上清靈書》,有吞月精法:月出西向,叩齒十通,心微祝月中五魂五夫人名字,咒曰:"月魄藹蕭,芬豔翳寥,婉虛靈蘭,郁華結翹,淳金精熒,炅容台標。"咒此二十四字畢,握固瞑目,存月中五色精光,俱入口中;又月光中黃氣,大如目瞳,名曰飛黃。月華,玉胞之精也。能修此道,則奔入日月。神仙!

鬱儀結璘善相保,

鬱儀,奔日之仙。結璘,奔月之仙。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故二仙來相保持也。

乃見玉清虛無老,

升三清之上,與道合同也。

可以回顏填血腦,

魂魄返嬰,得成真人。

口銜靈芒攜五皇,

口吐五色靈氣,光芝四照,與五黃老君周遊六合。

腰帶虎籙佩金璫,

仙人之服也。《九真經》云:中央黃老君,腰佩玄龍神虎符,帶流金之鈴,執紫麾之節。錄,符也。

駕欻接生宴東蒙。

欻倏言乘風忽發而往也。東海仙境之山,接生之方,長與生氣相接連,欻然而遊其處也。


玄元章第二十七[编辑]

玄元上一魂魄煉,

寶一以煉神,神煉以合一。

一之為物頗卒見,

一者無稱也,心恬淡以得之,而不可見。

須得至真乃顧盼,

守真志滿,一自歸己。

至忌死氣諸穢賤,

凡飛丹、煉藥、服氣、吞霞等事,皆忌見伏屍殗穢之氣,此謂生處之共患也。然則道沖虛,本無淨穢,家獲真正,則淨穢有殊;殊而不齊,則是非起於內,生死見於外;故清靜者生之徒,濁穢者死之徒,故養生之所忌。

六神合集虛中宴,

六甲、六丁、六府等諸神,皆在身中。虛空則宴然安。

結珠固精養神根,

結珠謂咽液,先後相交如珠,固精不妄泄。神根,形軀也。夫神之於身,猶國之有君,君之有人。人以君為命,君以人為本,互相資藉,以為生之,而調養之也。

𥫽匙金龠常完全,

老子云:善閉無關鍵而不可開。龠,鎖也。𥫽或為匙。

閉口屈舌食胎津,

屈舌通津液,食津而胎仙,故曰胎津。

使我遂煉獲飛仙。

精功勤誠之所致也。

仙人章第二十八[编辑]

仙人道士非有神,

修學以積精,治氣以為真。

積精累氣以為真。

固精守氣,積煉成真,修學以得之。

黃童妙音難可聞,

黃童,謂黃庭真人也。一名赤城童子。妙音,謂黃庭道之妙音也。

玉書絳簡赤丹文,

《黃庭經》,一名《大帝金書》,一名《東華玉篇》。

字曰真人巾金巾,

真人則黃童也。金色白在西方,主肺,色白,在心,故曰巾。《九真經》云:東方青帝有之,衣青玉錦衣,帔蒼華裙,建符芝丹冠,巾金巾。元陽子曰:真人憑午,踞子,履卯,戴酉。酉者,金也。

負甲持符開七門,

老子《六甲三部符》云:甲子神名王文卿,甲戌神名展子江,甲申神名扈文長,甲午神名衛上卿,甲辰神名孟非卿,甲寅神名明文章。存六神之名者,則七竅開通,故無有疾病。

火兵符圖備靈關,

赤童斬邪籙,皆使役三五火兵,又衛靈神咒曰:"南方丹天,三氣流光,熒星轉燭,洞照太陽。上有赤精,開明靈童,總禦火兵,備事三宮。"即火兵三五家事也。符者,八素六神,陰陽玉胎,煉仙陰精,飛景黃華,石景內化,洞神藍乾等諸符也。圖者,六甲玉女通靈圖,太一真人圖,東井沐浴圖,老子內視圖,西升八史圖,九變、含景、赤界等諸圖,可以備守虛關。關即三關、四關等,人身中俱有之。

前昂後卑高下陳,

列位之形象也。

執劍百丈舞錦幡,

神兵幡劍之形狀也。

十絕槃空扇紛紜,

空中作氣,(日韋)曄揮霍也。

火鈴冠霄墜落煙,

金精火鈴,冠徹霄漢,部伍隊陣。狀如落煙屯雲之勢。

安在黃闕兩眉間,

存思火兵,氣狀俱在天庭。天庭一名黃闕,在兩眉間是也。

此非枝葉實是根。

學仙之本。


紫清章第二十九[编辑]

紫清上皇大道君,

亦名玉宸宮。

太玄太和俠侍端,

太玄,太和,真仙之台號也。

化生萬物使我仙,

道氣之功致也。

飛升十天駕玉輪,

乘欻而往。

晝夜七日思勿眠,

至誠至感。

子能修之可長存。

延年,神仙之道。

積功成煉非自然,

學以致其道也。

是由精誠亦守一。

守一如初,成道有餘。

內守堅固真之真,

從等卻也。

虛中恬淡自致神。

神以虛受故也。


百谷章第三十[编辑]

百穀之實土地精,

土實曰谷,陰之類也。

五味外美邪魔腥;

非清虛之真氣。

臭亂神明胎氣零,

胎氣謂無味之味,自然之正氣也。服氣,有胎息之正法度。靈猶失也。

那從返老得還嬰?

髮白返黑,齒落更生。此一句應在"自致神"之下,起此之不類也。

三魂忽忽魄縻傾,

忽忽不恬淡,縻傾朽敗也。

何不食氣太和精?

進服煉之道。

故能不死入黃寧。

黃甯,黃庭之道成也。


心典章第三十一[编辑]

心典一體五臟王,

神以虛受,心為棲神之宅,故為之王。

動靜念之道德行,

念,謂念丹元童子也。夫念為有,忘為無。念則易心而後語,忘則灰心而全神。故道德行也。

清潔善氣自明光,

常念之故。

坐起吾俱共棟樑,

神以身為屋宅,故云共棟樑。吾,丹元童子也。

晝日曜景暮閉藏,

莊子曰"其覺也魂開,其寐也魂交"之閉也。

通利華精調陰陽。

謂心神用舍與目相應。華精,目精也。心開則目開,晝陽而暮陰,故云:調陰陽也。


經歷章第三十二[编辑]

經歷六合隱卯酉,

舉心之用舍,陰陽之所由也。晝為經歷,夜為隱藏。六合,天地上下四方。卯酉為朝暮,幽隱屬之也。

兩腎之神主延壽。

腎神玄冥育嬰,所屬北方,主暮夜。人能精心則主長壽。河上公曰:腎藏精也。

轉降適斗藏初九,

九,陽數也。斗,北辰也。主降陽,謂陽氣下,與陰合。《易》曰:乾吉在元首藏之也。

知雄守雌可無老,

守雌則藏九之文也。

知白見黑見坐守。

老子經曰:知其白,守其黑;知其雄,守其雌。次藏九文也。

肝氣章第三十三[编辑]

肝氣鬱勃清且長,

肝位東方木,主春,生氣之本也。清長,氣色象也。

羅列六府生三光,

存想生氣,遍照五臟六腑,如日月星辰光曜明初也。

心精意專內不傾,

能知一也。雨潤萬物,玉漿乃潤百體也。

玄液雲行去臭香,

真氣周流,則無災病。

治蕩齒髮煉五方,

雲行雨施,無所不通,故曰五方-五藏也。

取津玄膺大明堂,

咽液之道,必自玄膺下入喉嚨。喉嚨一名重樓。重樓之下為明堂,明堂之下為洞房,洞房之下為丹田,此中部也。

下溉喉嚨神明通,

身命以津氣為主者。

坐侍華蓋遊貴京。

華蓋,肺也。肝在肺之下。貴京,丹田也。

飄颻三清席清涼,

三帝,三丹田之道君也,亦名真人。言肝氣者,氣飄搖周流三丹田之所也。肝氣為目精,故席清涼也。

五色雲氣紛青蔥,

肝氣與五臟相雜者為雲。

閉日內盼自相望,

常存念之,五臟自見。

使諸心神還自崇。

赤城童子為心臟真人,合契同府,共相尊敬。

七玄英華開命門,

七竅流通,無留滯也。

通利天道存玄根,

身為根本。

百二十年猶可還,

當急修行,時不可失也。

過此守道誠甚難!

去死近也。

唯待九轉八瓊丹,

九轉神丹,白日升天。《抱樸子九丹論》云:老覽養生之書,鳩集久視方,曾所披涉篇千計矣,莫不以還丹金液為大要焉。又《黃帝九鼎神丹經》云:帝服之而升仙,與天地同畢。乘雲駕龍,出入太清。八瓊,丹砂、雄黃、空青、硫黃、雲母、戎鹽、隱石、雌黃是也。

要複精思存七元,

雖服神丹,兼為黃庭之道。七元者,謂七星及七竅之真神。又五帝元君及白元、無英君變為七元道君,《洞房訣》云:存七元者,其咒曰:回元隱道,豁落七辰。七辰,七元也。

日月之華救老殘,

左目主日,右目主月,目主肝。死東方木行也。木位春,春為生氣,故云救老殘。

肝氣周流終無端。

莊子曰:脂窮為薪而火傳,生得納養而命藏焉。


肺之章第三十四[编辑]

肺之為氣三焦起,

《中黃經》云:肺首為三焦。肺之為氣,謂氣漱。氣漱起自三焦。說三焦者,多未明其實,倒以為三髒之上系管為三焦。焦者,熱也。言心、肝、肺頭熱之義矣。

視聽幽冥候童子,

童子,心神,赤城中者。元陽子曰:窺離天下存童子。童子,目瞳也。謂人欲知死生,以手指拄眥,有光則生,無光則死也。候其目光。

調理五華精髮齒,

五華,五臟之氣。仙經曰:髮欲數櫛,齒欲數叩。

三十六咽玉池裏,

口為玉池,亦曰華池。咽液入丹田,所謂灌溉靈根也。

開通百脈血液始,

身中血液以口為本始也。

顏色生光金玉澤,

百脈開通。

齒堅髮黑不知白,

返老還嬰。

存此真神勿落落,

專神不惰。

當憶紫官有坐席,

紫宮謂肺宮也。坐席,神之所安。《中黃經》云:肺首為三焦,玄龍君之所居。

眾神合會轉相索。

眾神相聚,豈有邪精?


隱藏章第三十五[编辑]

隱藏羽蓋看天舍,

此明脾宮之事。脾宮為丹田黃庭,中央戊己土行也。仰觀肝肺,如蓋之舍者也。是故脾之所也。

朝拜太易樂相呼,

眾神次於脾宮神,敬太上神仙。喜樂相召也,謂魂與眾仙合會也。《靈素經》云:太上神仙有太易君、太虛君、皓素君,群仙宗道遊樂之也。

明神八威正辟邪,

八靈神有明德正法而去邪,保守脾宮也。八威,八靈神也。《真誥》曰:北帝殺鬼。咒曰:七政八靈,太上皓凶,長顧巨獸,手把帝鐘,素梟三乘,嚴駕夔龍。此守衛之法,滅邪去凶者也,宜誦之。

脾神還歸是胃家,

脾為胃用,故神歸之脾。神名常在,字魂停。脾磨食消,胃家之事也。《中黃經》曰:胃為太倉。太倉,脾臟也。

耽養靈根不復枯,

修黃庭神,愛養性命,不復枯朽。脾為黃庭,人命之根本也。專心養之延年,神仙也。

閉塞命門保玉都,

身為玉都,閉丹田命門,保精也。元陽子曰:命門者下丹田,精氣出入神之處也。身為玉都,神聚其所,由都邑也。

萬神方胙壽有餘,

眾靈降福,能延玩也。胙,報也。萬神以養見報,故壽有餘也。

是謂脾建在中官。

脾主中宮土德位也。

五臟六腑神明主,

黃中以脾為主者也。

上合天門入明堂,

存五臟六腑之氣,上合天門。天門在兩眉間,即天庭也。眉間入一寸為明堂也。

守雌存雄頂三光,

老子經云:知其雄,守其雌。雌,牝,柔弱也。三光謂日月星也。

外方內圓神在中,

外方內圓,明堂之象。脾神與真一居中也。

通利血脈五臟豐,

神恬心清。

骨青筋赤髓如霜。

百骸九竅,悉皆真正。

脾救七竅去不祥,

脾通胃氣,以應外竅。禦邪辟惡,脾磨食消,耳聰目明。

日月列佈設陰陰,

氣分佈兩眉,左陽右陰。日陽主男,月陰主女也。

兩神相會化玉漿,

陰陽和會生精,化其男女。陰陽自然之津液也。

淡然無味天人糧。

神能合會,嘗味無味。

子丹進饌肴正黃,

童子用黃氣為食而養之。饌,氣也。子丹,真人也,丹田之真氣。脾為中黃,脾磨食也。

乃曰琅膏及玉霜,

津液,精氣之色象也。

太上隱環太素瓊,

喉嚨曰重樓,名太上隱環,中有八瓊素液也。涵八素瓊液,絳宮重樓十二環也。中有八素致津。

溉益八液腎受精,

能滋八液入腎為玉精,咽液流下入腎宮,化於玉精。

伏于太陰見我形,

腎為太陰,陽伏其間,是胎之形也。太陰洞房,謂觀瓊液之形象。

揚風三玄出始青,

腎屬三冬,色玄陰。極則生春發陽,出青氣。揚風,感化也。陰陽二氣與腎氣為三,三生萬物微妙,故曰三玄出始。青,言萬物生色青。《太平經》云:積清成青也。

恍惚之間至清靈,

三玄性生,其氣微妙,不可以形質求之,乃於恍惚之間,得至清虛之境。陰陽之氣至微妙。

坐於飆台見赤生,

游於飆台之上,見赤子真人也。謂和暢之氣,化為赤子。赤子,真人。飆台,神仙之游集所也。

逸域熙真養華榮,

傲戲飆台,是為逸域仰真,聖怡英華,物外真氣,是自然養生也。

內盼沉默煉五形,

希睹真聖,還視內觀,修煉形體,神氣長存。

三氣徘徊得神明,

內盼煉形,三田氣行,得與神靈相通三丹田之氣也。

隱龍遁芝雲琅英,

肝膽為隱龍,竅脈為內芝,脾氣化眾液,並為玉英也。仙經曰:肝膽為青龍,故曰遁芝。雲琅英者,脾氣之津液也。

可以充饑使萬靈,

芝英能使不饑,驅使眾靈服氣,道成,役使鬼神。

上蓋玄玄下虎章。

服煉道成,天降神虎玉章也,神仙之服禦也。《元籙經》云:仙人有玄羽之蓋,神虎之章。


沐浴章第三十六[编辑]

沐浴盛潔棄肥薰,

此已後,入靜持精之法也。盛字,古之淨字。肥,魚肉、五辛也。

入室東向誦玉篇,

向大帝也,大帝在東。

約得萬遍義自鮮,

遍數既足,功多則義自明,不出身中。

散髮無欲以長存,

瀟然無欲,而得長年。仙經曰:九霞必先散髮。又胎息法云:仰臥散髮。或云:先外情,欲散髮。令枕高一寸二分,屈兩手大拇指,握固閉目,閉目伸兩臂,去身五寸,漱滿口中津液,咽之滿三,徐徐微以鼻內氣引入五六息,則吐。一呼一吸為一息。至十吐,氣可頻伸,伸訖複為之。滿四十九為一竟矣。尋觀文意,此散髮非專此道也,蓋散髮無為自得之意。

五味皆至正氣還,

神凝液流,正氣入髒,成五味而俱至也。合五為一,自然之道。

夷心寂悶匆煩冤,

不見有心,自然無悶。悶,靜也,寂然清靜。老子曰:其政悶悶,其民淳淳。

過數已畢體神精,

過數已畢,身入虛妙,專誠所致。

黃華玉女告子情,

丹田之神,示其經意。丹田陰神,與其言也。

真人既至使六丁,

黃庭神至,役使六丁。真人指學道者,神至謂精至也。六丁,前文已解說也。

十讀四拜朝太上,

拜太上老君也。《玉清真訣》云:誦《東華玉篇》者,必十讀四拜,《玉篇》乃此文也。

先謁太帝后北向,

太帝在東,七元居北。

黃庭內經玉書暢,

如上修習朝拜,則使《黃庭》道成,《玉經》理通。

授者曰師受者盟,

此言持經功著,可以為師授人也。斯文堪重也。

雲錦鳳羅金鈕纏,

斯物為盟誓之信也。

以代割髮肌膚全,

古者為盟,誓不妄傳,當割髮歃血。今代以雲錦,使全肌膚也。

攜手登山歃液丹,

如傳《丹經》,歃血立誓學神丹金液者,必先重盟而後傳授。

金書王景乃可宣。

立盟乃可宣傳神仙法也。信向之者授之。

傳得審授若三官,

三官者天、地、水。

勿令七祖受冥患,

授非其人,七祖受殃。

太上微妙致神仙,

可尊可貴。

不死之道此真文。

此經長生之道,一心敬受奉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