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繡球/1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黃繡球
←上一回 第十四回 曲曲折折做成一件事 光光蕩蕩收了兩個人 下一回→


  話說那年老姑子,靠到枕頭上去,歇了一會,吐出好些黏痰出來,內中還有一塊同冰糖似的,堅硬不化。這一塊吐出之後,覺得胸頭甚為寬暢,就將滾水喝了一口,神氣頓時清爽。黃繡球道:「你且就此安息一回,我便回去,有話再細細的談。橫豎我同你都要信奉娘娘,或是你自己,或是我來替你,再在娘娘面前禱告禱告,懺悔懺悔,照著娘娘的話,你就在書院子裡,做些功德起來,定歸仍要保佑你到一百二十歲的。」

  那年老姑子又攙留了黃繡球坐下,說道:「我這痰喘病,有十幾年,往常發起來,厥過去,一陣痰滾在喉嚨裡。及至嚥下去,醒過來,心口頭總不舒服,從沒像今天吐出這硬塊,就登時暢快的,真真是菩薩保佑,碰著你奶奶有根基有福氣的人,菩薩就托你來超度於我。」黃繡球道:「你說我有福氣,是還未必;若說我有根基,我也不敢自認。卻是前晚夢中,娘娘告訴我,說我前生確有來歷,今生一定也要做個女中豪傑的。我原當不起這話,不過拿我生平志願及從前經歷的事,一樁樁想起來,倒有點意思。而且當晚娘娘說我的話,倒像一二十年來娘娘都是親眼看見的,說得我比我自己記得還要清楚。這些話,說來甚長,慢慢再講。我明天一大早來,定准再代你求求娘娘。只要你發個什麼心願就是了。」那年老姑子又歎了一口氣,說道:「咳!我出家了幾十年,並沒有積聚得多少錢,自從進到這個庵裡,修了這兩三間的房子,師徒二人,吃吃用用,不瞞你奶奶講,如今箱子裡,就剩了一注送老的錢還沒有動,其餘只有些唸經拜懺的傢伙,變不出撈兒來了。」

  黃繡球道:「這個不是打算,一個人要做有益於人的事,在有錢的,自然不可緊緊捧住腰包,死也不肯放鬆;在沒錢的,又當別論,豈可就拿沒錢推托?像我也不是有餘之家,若樣樣事都要等有錢的做,難道我們沒錢的應該看著現成,享著自在?譬如飯是要等人買米來燒給我吃,衣是要等人買布來做給我穿,不但無此現成自在,便算有了,也須知可恥。天下有錢的人,又那裡替無錢的人做得多少事?不是我說,從來像你們這出家做姑子的同那和尚道士,只顧自己修行,要修得來世,不顧吃的八方,看得太現成,享得太自在,其中暗暗的損了人家錢財,借了人家福分。所以觀音娘娘說你有這般罪名,凡是做和尚尼姑的罪名,原都同你一樣,娘娘怎樣單單的派著你呢?這因為你一生信奉,倒底可憐你,要提拔你結一個善果。我既受了娘娘的感化,同你緣分不淺,不好不結結實實再告訴了你。我曉得你年紀這樣大了,自己也定不出個主意,只要你看得起我,相信我替菩薩點化你的話,自然還有菩薩交代我的事情來分派你們。你們師徒兩個,想想看好不好?若是好的,即刻點付香燭,當著娘娘,我們三個人磕頭許願下來。」

  黃繡球的話說到此處,那年老姑子連連點著,還不曾則聲,那中年尼姑卻笑起來問道:「我們師徒兩個,並沒有騙人家的錢,仗人家的福,辛辛苦苦,不過是募化來的,不然就是施主情願施捨來的。聽得說有些大尼姑庵裡,田產積了許多,金銀該了無數,一切起居服食,比那富貴之家還要受用,他也只顧是自己修行,並不把他庵裡的家私拿出來做事,而且他的家私越弄越多,也不要募化,這種福氣,想必幾世才修得來的。」黃繡球道:「這麼說,修來修去,修到做一個尼姑,活守著寡,勉強吃了素,把五倫之道都斷絕了,把口體飲食之奉也克減了,家私雖多,同不做尼姑的一樣,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這卻有什麼好處?況且自古修行,只有苦修,沒有富修的。既然修到了該起田產來,積起金銀來,除了吃齋拜佛,一無用場。不好說的話,那穿綢吃葷,都不是出家人應分的。至於那不肖的行為,更就不該。你想照著這樣守起規矩,要那錢財何用?天下越是有錢的人,越難守規矩,做和尚尼姑,做到了同富貴人一般享用,這種和尚尼姑的做法,也就可想而知,一切腌臢齷齪的話,也不用說了。如今且不說和尚道士,單就你們當尼姑的說,你不聽見有些地方的尼姑庵,出了名同窯子一樣的?就是娘娘所說罰做娼妓的實在憑據。一面做尼姑,就一面受了報應,還等不到來世呢,可怕不可怕?」

  年老姑子連誦了幾句「阿彌陀佛」,說道:「罪過!罪過!我們快些仗著奶奶的護法,從新懺悔,不要再胡言亂語。看我這一把老骨頭,今世是來不及了,總巴望來世好好的做個人。」因指著那中年尼姑道:「像你若還留起頭髮,跟著這位奶奶做點正經事,倒也不錯。」黃繡球急忙正色道:「這句話,你老人家真又福至心靈了,到底觀音娘娘,暗中指點你,所以你才說出這句話來。」當即起身又向觀音下了一拜,說:「此話娘娘是已經交代過我,叫我隨後勸她。不想你已一口說著,娘娘當面,可不是我性急先說的。事情正多,一時辦不了,我卻先要回去,快些我們三個人來謝了娘娘,讓我回去再來同你們擺佈。」

  當時黃繡球從覺迷庵回到家中,黃通理道:「你怎麼去了就將近一天?又同那尼姑們弄些什麼乾坤出來?」黃繡球拍掌大笑,說:「這個乾坤大著呢,神仙也猜不到的,你且莫問。」隨即打掃了一間屋子,擺了一張擱幾,一張方桌,桌上擺好了香爐蠟台,又叫人掛了四盞燈,去買了檀香蠟燭,買了幾尺黃洋起,縫起一個幃幔,用竹竿豎在桌子面前,掛了起來。然後在香爐裡燒了些檀香,把門窗關好。黃通理同他兒子們看了,都不懂,問問又不肯說,一宿無話。

  第二日卻是十九這天,黃繡球在五更以前就起身收拾清楚,東方發白了一息息,已走到覺迷庵裡,敲起庵門,神色張皇的同那兩個尼姑道:「昨晚娘娘又托夢與我,說你們還信心不誠,一定要離開你們,回峨眉山去了。半夜裡我驚醒起來,不能到你庵裡,趕緊的望空叩禱,再三替你們求情。朦朧之間,好像娘娘才答應寬留兩日,卻要到我家去,看你們能夠把交代我的話,依我分派不能。我想等過了今天娘娘生日,讓你們在庵裡再供奉一天,娘娘都不肯。我所以已連夜打掃一間屋子,趁著天明一股清氣,我同你們把娘娘的龕子,請過我家去罷。」其時兩個尼姑,曉得當天是觀音生日,卻也已經起身,料理上香禮拜,不意黃繡球來得更早,一聽此話,活神活現,老姑子又哭起來,中年尼姑也呆住站著不動。黃繡球道:「事不宜遲,老師傅且在此等我打發轎子來接,我同你徒弟先捧了佛龕同去。這庵門暫叫香火看著,房門窗門一齊關鎖好了,再把要緊的箱子也帶到我家去,先安頓了娘娘為是。」

  說時遲,那是快,果然中年尼姑跟著黃繡球捧了觀音龕子,進門一看,看見那供奉觀音的一間房屋,甚為驚異。不多一時,那老年姑子也接了來,帶了一口小皮箱,一隻竹籃。黃繡球將觀音供好,叫兩個尼姑就坐在供觀音的房內,安放了她的箱籃,跟手焚香點燭,吩咐磕頭下跪,把個黃通理如同看戲法一樣,又笑黃繡球發癡,心中又嫌她瞎鬧。幸虧天氣尚早,那修房子的水木匠還未來,一切家下人都未知道。只見黃繡球跟著拜跪以後,就對著兩個尼姑說:「娘娘交代我分派你們的事,一樁是叫你們不論老少,都留起頭髮來;一樁叫把那覺迷暫時空鎖幾天,留你們住在這佛堂內,由我供給,等兩三個月頭髮留得長了,另有事做;一樁娘娘明日就在回峨眉山,不願將木身存在世上,叮囑我跟同你們,即用檀香末摻在柴草中修行,不至於當尼姑了。當了尼姑,靠菩薩吃飯,就不得不募人家幾個錢,供養菩薩,自己帶著沾些菩薩的光,雖然吃素唸經,是門分帳,到底這募化就是第一件苦事。我跟了老師傅這些年數,到人家化緣,有的人家歡喜施捨,多多少少總還容易,有的人家不歡喜施捨,勉強化了些錢米,無濟於事。碰著人家奶奶太太們,相信的,被當家主人拘束,私底下施捨些,一次兩次,不好時常登門。還有些人家的男子漢,一見了我們就嚷,半推半罵,受了糟蹋,仍舊一雙空手,化不到一把米、一個錢。其中的氣惱,漸漸的忍受慣了,雖不覺得。想起來這出家的苦,也算有一無二。不懂那些大廟裡、大庵裡,能夠叫施主整百整十的送去,就積了產業,是什麼緣分福氣?」黃繡球道:「本來一個女人雖說沒有了當家的,何苦要走到這條路上去,自討苦吃?難道手裡做不出點事來自顧一身?難道有當家的女人,就該吃現成,用現成嗎?如今且不說這話。我不問你們既出家之後的苦楚,你們想想到底未出家之前,做女人的那幾件事吃苦?就算做富貴人家的女人,吃現成,用現成,也有不能說的苦頭?你們且說且看。」

  那老年姑子便道:「做女人不如男人,已是第一樁苦。男人讀了書,或是學了生意,要成名,就成名,要發財,就發財;女子由她是才女,有什麼本事,都用不著,這就是前世不修,今生受的苦了。」黃繡球道:「像你修了幾十年,怎麼觀音娘娘還是那樣說法?也不去問她?單問女人墮下地來,先會哭,後會笑,抱著吃奶,尿尿屎屎,那一件不與男人相同,怎麼幾歲之後,就不如男子,要吃起苦來?那苦在何處?」老年姑子又道:「父母自然愛兒子,不愛女兒。小時候好玩意兒,父母還不多嫌,到了幾歲上,父母看著總是一個賠錢貨,所以凡事都是做女兒的吃些苦。越到後來,嫁了出門,或是受翁姑的苦,或是受姑娘妯娌的苦,或是受丈夫的苦,說不盡言。也有福命好的,父母從小疼愛,一生一世,不受磨折,不過是少些罷了。要講女人不論貧富貴賤,最逃不去的一重苦關,莫非是生產那事。」黃繡球笑道:「你修行修到這大年紀,倒還記得生產的苦楚,反不記得女兒家包小腳的苦嗎?你們兩個人吃過這個苦頭沒有?」那老姑子也笑了笑。

  那中年尼姑道:「說起來這件事,真是做女人第一大苦。可憐我出家那年,初次放這雙腳,一放開來,就同木頭段子,拖在腿底下,一步都動不得,倒反疼了好幾十天,才同那小孩子學走路似的,慢慢跨開來。切記得那時隔壁一個人家失火,大家都逃跑了,我這雙腳,再要挪都挪不上去,急的要爬要死。當時就不曾放腳,也是雞眼疊疊,越嚇越疼,走不出去。幸虧那火沒有燒得成功。後來竟躲在屋裡,赤著一雙腳,放了個把月,如今也就忘記這個滋味了。」老姑子便道:「這是做女人人人都有的,除了在旗的。與那廣東、蘇州、江北各處的鄉下人,隨真隨假,個個都是小腳,這也不算甚事。我看外國的女人,她那兩隻奶子,總要用個架子撐得很高,她那一道腰,總要束得極細,說是以此為美,我們中國裹小腳,就同外國裝奶子、束細腰一樣,不過是好看而已。」黃繡球道:「據你說,這好看是自己看的呢,還是給人家看的?人家看了好看,還是敬重我呢,還是輕薄我的?究竟我們女人,講賢惠,講德行,講相夫教子,諸般大事,可在這雙小腳上做出來的不是?」老年姑子只笑著回答不出。黃繡球又道:「你不看觀音娘娘,就是一雙大腳嗎?」

  正要把這話說下去,黃通理來言張先生來了,另有話談。黃繡球就打斷話頭。做書的也就擱住筆頭,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黃繡球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