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乾隆西安府志-04.djvu/1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渠初漕臣王㳂言鄭白渠皆上源高處爲堰沿渠立斗門

四十餘所以分水勢其下別開小渠分以漑田作堰之法

宜用石錮以鐵積之中流擁爲雙派南流者仍爲涇水東

注者釃爲二渠故雖駭浪不能壞其防熙寧五年涇陽令

侯可議鑿小鄭渠引涇水高與古鄭渠等都水丞周良孺

言自石門北開二丈四尺堰涇水入新渠可漑田二萬餘

頃開至臨涇就高入白渠則水行二十五里利益廣開至

三限口五十里接雲陽可漑田三萬餘頃詔如其議程子代人

土宰相書某聞天下之事有甚難而易者有甚易而難者獨係在上之人爲與不爲而巳昔韓欲罷秦兵使鄭國說

以鑿涇水漑田注塡閼之水漑瀉鹵之地四萬頃收常一鍾關中遂爲沃壤無凶年秦以富強至漢白公復引涇水

以漑民田得其饒民歌之曰田於何所池陽谷口鄭國在前白公起後衣食關中億萬之口此兩渠之功也秦漢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