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乾隆西安府志-11.djvu/7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渠釃而爲三以沃關中後或壅遏不行仁師同主簿譚孺

直爲民更水道杜私竇以成四渠民遂名渠曰劉公堰

李行言通鑑行言涇陽令大中八年秋上獵苑北遇樵夫

問其縣曰涇陽人也令爲誰曰李行言爲政如何曰性執

有強盗數人匿軍家索之竟不與盡殺之上歸帖其名于

寢殿之柱十月除海州刺史入謝上賜之金紫取帖示之

李君奭東觀奏記君奭醴泉令大中九年春上校獵城西

漸入渭水見父老一二十人於村佛祠設齋上問之父老

曰臣醴泉縣百姓本縣令李君奭有異政考秩巳滿百姓

借留詣府乞未替兼此祈佛力也上還宮於御扆上大書

君奭名中書兩擬醴泉令上皆抺去之踰歲以懷州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