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乾隆西安府志-27.djvu/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前秦載記慕容冲進逼長安堅登城觀之大言責冲曰爾

輩羣奴正可牧牛羊何爲送死冲曰奴則奴矣旣厭奴苦

復欲取爾見代堅遣使送錦袍遺冲稱詔曰古人兵交使

在其間卿遠來草創得無勞乎今迭一袍以明本懷朕于

卿恩分如何而于一朝忽爲此變冲命詹事答之亦稱皇

太弟有令孤今心在天下豈顧一袍小惠苟能知命便可

君臣束手早送皇帝自當寛貸苻氏以酬曩好終不使旣

往之施獨美于前堅曰吾不用王景畧陽平公之言使白

虜敢至于此

 按巳上事並在太元九年

綱目冲稱帝攺元頗自得慕容盛年十三謂慕容柔曰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