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拳亂聞見錄.djvu/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页面已复核


右《拳匪聞見錄》一卷,上元管君鶴所撰。余素未識管君,辛丑,管君來上海,爲余言拳

亂事甚悉,且出所記亂事見示,蓋皆目覩之事也。余因求取其稿,藏諸篋中,茲乃取

印入《叢書初集》中。拳亂爲古今最奇最慘之事,且貽禍吾國最甚,顧無一書詳記其

本末。彼時京外友人書所見聞、寄諸中外日報者幾盈尺,曾排比以付印局。不意印

局遭火,全槁悉燼。湘鄉李六元同年希聖,嘗著《庚子傳信錄》,獨犖犖舉其大端,顧多

觸時忌,亦間有曲筆未行世。此書雖僅記一隅,固皆事實也,觀此亦足知彼時情勢

之一斑矣。辛亥春季汪康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