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清史紀事本末(七).djvu/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吿恩銘嚴密偵探時錫麟爲警察長故恩銘與之協商錫麟陽諾之而陰懼事洩且不測欲先發

制之又錫麟與海外諸同志時通消息軍火均由大通等處潛運恩銘得信早飭屬嚴切查拏並

通電各省爲之防範以故黨人多罹於禍軍火耗散亦不貲錫麟憤欲撲殺皖中滿吏爲被害各

同志復仇時皖省雖有常備軍兩標其第一標方從事於操練未發鎗械第二標又悉初徵之兵

更不諳操法緝捕廵防各隊兵單人少其餘綠營則行伍空虛兵未習練無事坐食而已錫麟欲

利用此時機以發難是年二月閒已遣其眷屬歸浙至是陰約各機關速爲整備訂期是月二十

八日同舉適廵警學堂兵生班屆畢業之期連日校中攷試將竣照章應由廵撫親臨大攷以便

撥充站崗爲試辦東西兩區廵警地步錫麟遂欲於二十八日舉行卒業式以殺廵撫爲下手之

方尋戮皖省之滿員此外文武可以不鞭而驅不策而馳事定卽溯江直下南京而後徐定大計

會恩銘以二十八日須祝幕府章某母壽令改期二十六日錫麟力言爲期太促赶辦不及恩銘

傳收支委員顧松問之松以一切齊備對遂定期錫麟不得已乃於前一日親自衣冠詣請闔城

文武滿吏𦲷堂閱操期必到以爲一網盡之之計是晨八時設盛讌於花廳預埋炸藥於地下請

各官讌畢閱操其用意欲使廵撫以下悉爲灰燼於樽俎之閒而恩銘有先閱操後設讌之命於

是錫麟知預定一切計畫均不能實行且疑謀已外露意擊廵撫死不擊亦死與其失敗而死盍

若冒險一試爲之卽下令全體官兵生站隊親往操場演說爲諸君當結團體救祖國語次激昂

聲震遠近諸生驟聞是言尙有茫然不解其命意之所在者旋恩銘及三司道府縣各印委人員

五十餘先後至堂恩銘將升座閱外場操演錫麟請先攷內場功課恩銘率司道入第三進禮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