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清史紀事本末(五).djvu/7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六個月內由中法兩國派員會勘中國北圻界限四准法國人民及別國人之居住越南者先領

護照過界入中國五開通商稅關一在雲南保勝以上(後定蒙自)一在廣西諒山以北(後定

龍州)六法國商人運貨進出雲南廣西邊界應納各税照現在通商税則較減七中國在南數

省剏造鐵路法國願盡力勷助八此約內所載通商各欵及將訂各項章程應俟換約後十年之

限滿方可續修九此約畫押後法兵退出基隆臺灣澎湖並除去在海面搜查等事十中法兩國

前立各條約章程除由現議更張外仍餘仍應一體遵守約旣就卽於北京互換巴德納請將桂

軍前獲法國弁兵九人釋回而擄去平安輪船弁勇七百餘人亦全數交還降將阿麥里仍留中

國軍營

 編者曰法越事起三省會師出關乃其戰事之結果至於震動海疆數省耗帑金二千餘萬卒

 並越南藩屬付之法人設使無諒山一捷法人不允議和當日中之爲中未可知也先民有言

 曰兵凶戰危可不懼哉至於馬江之役人多以咎張氏然其職任不過學士而會辦海疆事宜

 耳書生夙不知兵受任於倉猝之際號令不專兵將不習政府又力禁其先發一督一撫一船

 政大臣皆䄂手作旁觀由於張氏任京職時好言事疆吏側目久矣此時則惟幸其敗特假手

 於法艦之以取之耳聞張氏出京時閻敬銘氏執其手而語之曰君其爲鼉錯矣張蓋亦自知其

 必敗而不得不往殉之也況法帥孤拔以是役傷於礮卒斃船局雖毀不敢進趨省城張氏之

 功似亦足以掩其過矣倘較之甲午之役其得失爲如何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