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清史紀事本末(四).djvu/6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遂助中國城守爲失策此時宜急許其不攻而要今不得以軍裴火藥資中國再遣舟師渡江分

擾通泰裏下河完善之區並於海道刦掠華商使不敢載運貨物貿易不通釐捐斷絕軍之餉西

人坐困上海聚數百萬避難之人無所得食必且生變而西人生理旣絕亦必俯首來求修好然

後脅之使獻上海策之上也若一時不能與西人和而先欲得上海亦不必調集大兵也蓋西人

嗜利近以蘇浙二省避難人麇至滬地遂於洋場廣造房屋重收租息初不問人之來歷也宜遣

精兵數千人僞作難民賃洋屋以居地係洋場中國官無從稽察中夜一呼應者四起縱火焚燒

遇人斫殺西人計惟登舟逃𨓜而上海唾乎得矣上海旣得然後招回西人而厚待之不攖其怒

而仍可爲用策之次也秀成服其慮甚周而微嫌其計太毒置不用至是薛煥閱之大驚卽日疏

閒於朝廷寄謂書中於外人多醜詆之詞飭煥吿知英法領事破其奸謀並著江南北大爲警備

後卒無事畹亦去而之美 三月鮑超復靑陽石埭太平涇四縣太平將古隆賢屯靑陽城外浙

江提督鮑起擊破之遂進克各邑 夏四月彭玉麟等復蕪湖玉麟與曾國荃合水陸師共克蕪

湖並金柱關東梁山各要隘 多隆阿復廬州多隆阿攻破廬州陳玉成走壽州以練總苗沛霖

曾降已受封爵往依必不見害及至沛霖迎謁入城伏兵執之解送潁州勝保營勝保高坐愕眙

玉成叱之曰爾乃吾敗將何向我作態曾記合肥官亭一戰爾騎兵三萬有一生還者乎勝保怍

其言予酒食說之降玉成曰吾今日自投羅網有死而已何饒舌爲遂見殺死年二十六玉成眼

下雙疤軍中號四眼狗驍勇富謀略軍強冠諸鎮與曾國藩相持數年國藩深畏之李秀成聞其

死歎曰吾無助矣 五月太平軍破湖州知湖州府楊然敬飲藥衣冠坐堂上死在蕭道員趙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