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箕田考.djvu/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页面已复核


  箕田説         久菴韓百謙

井田之制,先儒論之詳矣。然其說皆以孟子爲宗,故特

詳於周室之制,而於夏殷則有未徴焉。朱子之論助法,

亦出於推測臆料、而未有參互考證之說,則其果悉合

於當時-{制}-作之意,有不可得以知者,好古之士葢竊病

焉。丁未秋,余到平壤,始見箕田遺制,阡陌皆存,整然不

亂;古聖人經理區畫之意,猶可想見於千載之下。就其

地諦審之,其田形畝法與孟子所論井字之制有不同

者焉。其中含毬、正陽兩門之間區畫最爲分明。其制皆

爲田字形,田有四區,區皆七十畝。大路之内横計之有

四田、八區;竪計之亦有四田、八區。八八六十四,井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