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將軍上殿,皇帝興,皆再拜。皇帝坐,又再拜,跪置璧皮 帛御坐前,復再拜。成禮訖,謁者引下殿,還故位。公置 璧,成禮時,大行令並讚,殿下中二千石以下同。成禮 訖,以贄授贄郎,郎以璧帛付諸謁者,羔鴈雉付太官。 太樂令跪奏雅樂,樂以次作。乘黃令乃出車,皇帝罷 入,百官皆坐。晝漏上水六刻,諸蠻夷胡客以次入,皆 再拜。訖,坐御入。後三刻又出,鐘鼓作。謁者僕射跪奏 請,群臣上,謁者引王公二千石上殿,千石六百石停 本位。謁者引王詣樽酌壽酒,跪授侍中。侍中跪置御 坐前。王還,王自酌,置位前。謁者跪奏藩王臣某等奉 觴再拜。上千萬歲,四廂樂作,百官再拜。已飲,又再拜。 謁者引王等還本位。陛下者傳就席,群臣皆跪諾。侍 中、中書令、尚書令各於殿上。上壽酒,登歌樂升。太官 又行御酒,御酒升階,太官令跪授侍郎,侍郎跪進御 坐前,乃行百官酒。太樂令跪奏,奏登歌三終乃降。太 官令跪請具御飯到階,群臣皆起。太官令持羹跪授, 司徒持飯跪授,大司農尚食持案並授持節,持節跪 進御坐前。群臣就席,太樂令跪奏,奏食舉樂。太官行 百官飯案遍。食畢,太樂令跪奏請進樂,樂以次作。鼓 吹令又前跪奏請以次進。眾妓乃召,諸郡計吏前受 敕戒于階下。宴樂畢,謁者一人跪奏請罷退鐘鼓作, 群臣北面再拜,出。然則夜漏未盡七刻,謂之晨賀。晝 漏上三刻更出,百官奉壽酒,謂之晝會。別置女樂三 十人於黃帳外,奏房中之歌。江左多虞,不復晨賀。夜 漏未盡十刻,開宣陽門。至平旦,始開殿門。晝漏上五 刻,皇帝乃出受賀。皇太子出會者則在三恪下王公 上。正旦元會設白獸樽於殿庭,樽蓋上施白獸。若有 能獻直言者,則發此樽飲酒。案:禮白獸樽乃杜舉之 遺式也,為白獸蓋是後代所為示忌憚也。

南齊

齊循宋舊元旦朝會,多仍東晉江左之禮。

按《南齊書·禮志》:漢末蔡邕立漢朝會志竟不就。秦人 以十月旦為歲首,漢初習以大饗會。後用夏正饗會, 猶未廢十月旦會也。東京以後,正旦夜漏未盡七刻, 鳴鐘受賀。公侯以下執贄來庭,二千石以上升殿稱 萬歲,然後作樂宴饗。張衡賦云:皇輿夙駕,登天光於 扶桑,然則雖云夙駕,必辨色而行事矣。魏武都鄴,正 會文昌殿用漢儀,又設百華燈。後魏文修洛陽宮室, 權都許昌,宮殿狹小,元日於城南立氈殿青帷以為 門,設樂饗會。後還洛陽,依漢舊事。晉武帝初,更定朝 會儀,夜漏未盡十刻,庭燎起火,群臣集傅,元朝會賦 云:華燈若乎火樹,熾百枝之煌煌。此則因魏儀與庭 燎並設也。漏未盡七刻,群臣入白賀。未盡五刻,就本 位。至漏盡,皇帝出前殿,百官上賀如漢儀。禮畢,罷入 群臣坐,謂之晨賀晝。漏上三刻,更出百官奉壽酒,大 饗作樂,謂之晝會。別置女樂三十人於黃帳外。奏房 中之歌,江左多虞不復晨賀。夜漏未盡十刻,開宣陽 門。至平旦始開殿門。晝漏上五刻,皇帝乃出受賀。宋 世至十刻乃受賀。其餘升降拜伏之儀,及置立后妃 王公已下,祠祀夕牲,拜授弔祭,皆有儀注,文多不載。

梁元會,損益魏晉之禮。

按《隋書·禮儀志》:梁元會之禮未明,庭燎設文物充庭。 臺門闢禁衛皆嚴。有司各從其事,太階東置白獸樽。 群臣及諸蕃客並集,各從其班而拜。侍中奏中嚴,王 公卿尹各執珪璧入拜,侍中乃奏外辦。皇帝服袞冕 乘輿以出,侍中扶左、常侍扶右、黃門侍郎一人執曲, 直華蓋從至階,降輿納舄,升坐。有司御前施奉珪藉, 王公以下至阼階,脫舄劍升殿席,南奉贄珪璧畢,下 殿納舄佩劍詣本位。主客郎徙珪璧於東廂。帝興入 徙御坐於西壁下,東向設皇太子王公已下位,又奏 中嚴,皇帝服通天冠,升御坐,王公上壽禮。畢,食。食畢, 樂伎奏太官進御酒。主書賦黃甘逮二品已上,尚書 騶騎引計吏郡國各一人皆跪受詔。侍中讀五條詔, 計吏每應諾。訖,令陳便宜者,聽詣白獸樽,以次還坐。 宴樂罷,皇帝乘輿以入。皇太子朝則遠遊冠服乘金 輅鹵簿以行。預會則劍履升坐。會訖,先興。 又按志 東宮元會儀注,太子升崇正殿,不欲東西階,責東宮 典儀列,云:太子元會升自西階,此則相承為謬。請自 今東宮大公事。太子升崇正殿並由阼階。

武帝天監六年,始改元日宴會,東向之禮為南向。更定受玉及乘輿升殿之制。

按《梁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禮儀志天監六年, 詔曰:頃代以來,元日朝畢,次會群臣,則移就西壁下, 東向坐求之。古義王者,讌萬國唯應南面。何更居東 面。於是御座南向,以西方為上皇,太子以下在北壁, 坐者悉西邊東向。尚書令以下在南方,坐者悉東邊 西向。舊元日御座東向,酒壺在東壁下。御座既南向, 乃詔壺於南闌下。又詔元日受五等贄珪璧,並量付 所司周捨。案周禮冢宰大朝覲贊玉幣。尚書古之冢 宰頃,王者不親撫玉則不復須冢宰贊助。尋尚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