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5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元宵懸燈於庭,男女輩間往其鄰近親戚之家,俗謂 邏燈。

《雲南志書》

雲南府

元宵賞燈張樂,列星橋火樹於道。次夕長幼攜遊,爆 竹插香於其處。相傳以為祛疾。

雲龍州

元宵前迎三崇神,沿街立松棚。設供獻張燈爆竹歌 舞,旬日送回。

彌勒州

元宵後一夕,燃香於橋,以石投水,取水浴目。傳能卻 病。

上元部藝文一

燈賦          梁簡文帝

何解凍之嘉月,值蓂莢之盛開。草含春而色動,雲飛 綵以偕來。南油俱滿,西漆爭然。蘇徵安息,蠟出龍川。 斜暉交映,倒影澄鮮。

衡州上元記       宋文天祥

歲正月十五,衡州張燈火,合樂宴。憲若倉於庭州之 士女,傾城來觀。或累數舍竭蹶而至,凡公府供帳所 在,聽其往來,一無所禁。蓋習俗然也。咸淳十年,吏部 宋侯主是州,予適忝陳臬事常平,以王事詣長沙。會 改除於是,侯與予為客主禮。是晚,予從城南竟城東, 夾道觀者如堵入州,從者殆不得行。既就席左右楹 及階,階及門駢肩累足,??如魚頭。其聲如風雨潮 汐,咫尺音吐不相辨。侑者集三面之人趨而前,執事 幾不可曲折。酒五行,升車詣東廳。廳後稍偏,為燕座 俎豆設焉。主人既肅賓車不得御,乃步入燕,座之。次 至兒童婦女,雜襲而爭先。男子冠以上,往往引去及 獻酬。州民為百戲之舞,擊鼓吹笛斕斑而前,或蒙供 焉。極其俚野以為樂遊者,益自外至不可復次序。婦 女有老而禿者、有羸無齒者、有傴僂而相攜者、冠者、 髽者、有盛塗澤者、有無飾者。有攜兒者、有負在手者、 有任在肩者,或哺乳者、有睡者、有睡且蘇者、有啼者、 有啼不止者、有為兒弁髦者、有為總角者、有解后敘 契闊者、有自相笑語者、有甲笑乙者、有傾堂笑者、有 無所睹隨人笑者、跛者、倚者、走者、趨者、相牽者、相扶 擎者、以力相拒觸者、有醉者、有?者、咳者、唾者、嚏者、 欠伸者、汗且扇者、有正簪珥者、有整冠者、有理裳結 襪者、有履閾者、有倚屏者、有攀檻者、有執燭跂惟恐 墮者、有酒半去者、有方來者、有至席徹者,兒童有各 隨其親且長者、有無所隨而自至者、立者、半坐於地 者、有半坐杌下者、有環客主者、有坐復立者、有立復 坐者、視婦女之數,多寡相當。蓋自數月之孩以至七 八十之老靡不有焉。其望於燕座之門外,趑趄而不 及近者又不知其幾千計也。當是時,舞者如儺之奔 狂之呼。不知其褻也。觀者如立通都大衢,與俳優上 下不知其肆也。予與侯頹然其間,如為家人之長坐 於堂,而驕兒騃女充斥其間,不知其偪也。予起而舉 酒祝侯曰:以平易近民,而民近之。豈弟父母侯之謂 矣。侯?且執爵前曰:惟使者,使民不冤無湮,鬱其和 我。是以大有民。予避且謝。則復諸侯曰:使時和歲豐, 日星明穊,舉海內得以安其生而樂其時,衡與賜焉。 維天子之功,臣等何力之有。侯拱而立,侯,蜀人也。因 與予言,益州承平時,元夕宴遊,其風流所親見。蓋出 於祖宗德澤,天地涵育之久,而今不可復得矣。予愍 然,私念之開慶景定間,衡以中州,不得免於難。今城 郭室廬公私文物猶草創,綿蕝云爾。然以幾世幾年 所為郡,而十數年間卒然脩復。得其大體,非國家忠 厚,積累於民力,愛養有素,豈望如今所成立哉。蜀自 秦以來,更千餘年,無大兵革。至於本朝,侈繁鉅麗,遂 甲於天下。不幸蕩析,若鬼神之忌盈者。今衡之民,務 本而勤力,歲時一觀遊之外,衣食其耕桑儉而不泰。 風氣淳厚,猶南方建德之國。其將進而未已者乎。予 為親懷歸得郡,且行侯選表於朝有日矣。惟一時民 物之概,得於目擊,相與嗟嘆。闊絕而欣喜,不厭於心 者,不當無所紀。且懼夫可愛可愕之狀,俯仰蹉跌,忽 不可以復追也。燕之明日,亟奮筆記之。以庶幾觀風 之意,且使後來者於侯政有可考焉。侯名遇,今居延 平。

回衡州宋吏部上請元宵宴啟  前人

麗譙龍炬,春輝左角之星,碧落燕香。夜對西眉之月, 特枉金玉章之貺許。從雲霞佩之遊。遶建章立通明。 預祝六鼇之宴,醉長沙,行湘水,且聽五馬之謠。

請前人元宵宴啟       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