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1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鑰友善,死,鑰哭之,塤纔四歲,出揖如成人。鑰指槃中

銀杏使屬對,塤應聲曰:「金桃。」問何所據,對曰:「以杜詩 『鸚鵡啄金桃』。」鑰竦然曰:「亡友不死矣。」 《袁逢吉傳》:逢吉四歲能誦《爾雅》《孝經》。

《元史鐵哥傳》:鐵哥父斡脫赤歿,鐵哥甫四歲,性穎悟, 不為嬉戲。從那摩入見,帝問誰氏子,對曰:「兄斡脫赤 子也。」帝方食雞,輟以賜鐵哥,鐵哥捧而不食。帝問之, 對曰:「將以遺母。」帝奇之,加賜一雞。

《堯山堂外紀》:解縉四歲時,出游市,偶跌,眾笑之,吟曰: 「細雨落綢繆,磚街滑似油。鳳皇跌在地,笑殺一群牛。」 《明外史李東陽傳》:東陽四歲能徑尺書,景帝召試之, 甚喜,抱置膝上,賜果鈔。還家後兩召講《尚書大義》,稱 旨,命入京學。

五歲部紀事

《後漢書朱穆傳》:「穆字公叔,年五歲便有孝稱。父母有 病,輒不飲食,差乃復常。」

《世說》:孔文舉有二子,大者六歲,小者五歲。晝日父眠, 小者床頭盜酒飲之。大兒謂曰:「何以不拜?」答曰:「偷那 得行禮?」

《三國志鍾會傳》:「會字士季,潁川長社人,太傅繇小子 也。少敏惠夙成。中護軍蔣濟著論,謂觀其眸子,足以 知人。會年五歲,繇遣見濟,濟甚異之,曰:『非常人也 兒』。」《世說》:「賈逵五歲不能言,其姊每攜聽鄰塾讀書,輒 默識,後一能言,便誦之如流。」

《晉書羊祜傳》:祜年五歲時,令乳母取所弄金環。乳母 曰:「汝先無此物。」祜即詣鄰人李氏東垣桑樹中探得 之。主人驚曰:「此吾亡兒所失物也,云何持去?」乳母具 言之,李氏悲惋,時人異之,謂李氏子即祜之前身也。 《衛玠傳》:玠年五歲,風神秀異,祖父瓘曰:「此兒有異于 眾,顧吾年老,不見其長成耳。」

《傅暢傳》:「暢字世道,年五歲,父友見而戲之,解暢衣,取 其金環與侍者,暢不之惜,以此賞之。」

《愍懷太子傳》:宮中嘗夜失火,武帝登臺望之,太子時 年五歲,牽帝裾入闇中,帝問其故,太子曰:「暮夜倉卒, 宜備非常,不宜令照見人君也。」由是奇之。嘗從帝觀 豕牢,言於帝曰:「豕甚肥,何不殺以享士,而使久費五 穀。」帝嘉其意,即使烹之,因撫其背謂廷尉傅祗曰:「此 兒當興我家。」嘗對群臣稱太子似宣帝,於是令譽流 于天下。

《范粲傳》:粲子喬字伯孫,年二歲時,祖馨臨終撫喬首 曰:「恨不見汝成人。」因以所用硯與之。至五歲,祖母以 告喬,喬便執硯涕泣。

《武陵莊王澹傳》:澹母諸葛太妃表澹不孝,由是澹與 妻子徙遼東。其子禧年五歲,不肯隨去,曰:「要當為父 求還,無為俱徙。」陳訴歷年,太妃薨,然後得還。

《世說》:桓宣武薨,桓南郡年五歲,服始除,桓車騎與送 故文武別,因指語南郡:「此皆汝家故吏。」佐元應聲慟 哭,酸感旁人。

《妮古錄》:王子敬五歲有書意,衛夫人書《大雅吟》賜之。 《齊春秋》:劉獻字珪,沛人。五歲聞舅孔昭先讀管寧傳, 欣然請更讀,因聽受,曰:「可及此耳。」

《梁書庾沙彌傳》:沙彌父佩玉,宋昇明中坐沈攸之事 誅。沙彌時始生,年至五歲,所生母為製采衣,輒不肯 服。母問其故,流涕對曰:「家門禍酷,用是何為?」

《昭明太子傳》:「太子生而聰叡,五歲遍讀五經,悉能諷 誦。」

《元帝本紀》:世祖聰悟俊朗,天才英發。年五歲,高祖問: 「汝讀何書?」對曰:「能誦《曲禮》。」高祖曰:「汝試言之。」即誦上 篇,左右莫不驚歎。

《到沆傳》:沆父撝,齊五兵尚書。沆幼聰敏,五歲時,撝於 屏風抄古詩,沆請教,讀一遍,便能諷誦,無所遺失。 《王僧孺傳》:僧孺年五歲,讀《孝經》,問授者,此書所載述 曰論忠孝二事,僧孺曰:「若爾,常願讀之。」

《謝藺傳》:藺五歲,每父母未飯,乳媼欲令藺先飯,藺曰: 「既不覺饑彊,食終不進。」舅阮孝緒聞之歎曰:「此兒在 家則曾子之流,事君則藺生之匹。」因名之曰藺。 《滕曇恭傳》:曇恭年五歲,母楊氏患熱,思食寒瓜,土俗 所不產,曇恭歷訪不能得,銜悲哀切,俄值一桑門,問 其故,曇恭具以告,桑門曰:「我有兩瓜,分一相遺。」曇恭 拜謝,因捧瓜還,以薦其母,舉室驚異。尋訪桑門,莫知 所在。

《陶季直傳》:「季直五歲喪母,哀若成人。初,母未病,于外 染衣,卒後,家人始贖,季直抱之號慟,聞者莫不酸感。」 兒《世說》:「庾子輿五歲讀《孝經》,手不釋卷。或曰:『此書文 句不多,何用自苦』?曰:『孝德之本,何謂不多』?」

《陳書岑之敬傳》:「之敬年五歲讀《孝經》,每燒香正坐,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