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三十八卷目錄

 十六歲部彙考

  素問上古天真論

 十六歲部紀事

 十七歲部紀事

 十八歲部紀事

 十九歲部紀事

 二十歲部彙考

  禮記曲禮 內則

  釋名釋長幼

 二十歲部藝文

  百年歌錄一首     晉陸機

 二十歲部紀事

人事典第三十八卷

十六歲部彙考

《素問》

《上古天真論》

丈夫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精氣溢寫,陰陽和,故能有 子。

《靈樞經》曰:「衝脈、任脈,皆起胞中,上循腹裏,為經絡之海。其浮而外者,循腹右上行,會於咽喉,別而絡脣口。血氣盛則充膚熱肉,血獨盛則淡滲皮膚,生毫毛。」今婦人之生,有餘於氣,不足於血,以其數脫血也。衝任之脈,不榮脣口,故鬚不生焉。是則男子之天癸溢於衝任,充膚熱肉,而生髭鬚;女子之天癸溢於衝任,充膚熱肉,為經水下行,而妊子也。男子二八,精氣滿溢,陰陽和合,寫洩其精,故能有子也。

十六歲部紀事

《孔叢子居衛篇》:「子思年十六適宋,宋大夫樂朔與之 言學焉。朔曰:『《尚書》虞夏數四篇,善也。下此以訖於秦, 費效堯舜之言耳,殊不如也』。子思答曰:『事變有極,正 自當耳。假令周公、堯舜不更,時異處,其書同矣』。樂朔 曰:『凡書之作,欲以喻民也,簡易為上。而乃故作難知 之辭,不亦繁乎』?子思曰:『《書》之意,兼復深奧,訓詁成義』」, 古人所以為典雅也。曰:「昔魯委巷,亦有似君之言者。 伋答之曰:『道為知者傳,苟非其人,道不傳矣』。今君何 似之甚也?」樂朔不悅而退,曰:「孺子辱吾!」其徒曰:「魯雖 以宋為舊,然世有讎焉,請攻之。」遂圍子思。宋君聞之, 不待駕而救子思。子思既免,曰:「文王困於羑里,作《周 易》;祖君屈於陳蔡,作《春秋》。吾困於宋,可無作乎?」於是 撰《中庸》之書四十九篇。

《後漢書戴憑傳》:「憑字次仲,汝南平輿人也。習京氏《易》。 年十六,郡舉明經,徵試博士,拜郎中。時詔公卿大會, 群臣皆就席,憑獨立。光武問其意,憑對曰:『博士說經, 皆不如臣,而坐居臣上,是以不得就席』。帝即召上殿, 令與諸儒難說,憑多所解釋。帝善之,拜為侍中。」 《汝南先賢傳》:「周昉字偉公,年十六,任郡小吏。世祖巡 狩汝」南掾史試經,昉尤能誦讀,拜為守丞。昉以未冠 請去,師事徐州刺史蓋豫。明經,舉孝廉,拜郎中。 《後漢書孔融傳》:「山陽張儉為中常侍侯覽所怨,覽為 刊章下州郡,以名捕儉。儉與融兄褒有舊,亡抵於褒, 不遇。時融年十六,儉少之而不告。融見其有窘色,謂 曰:『兄雖在外,吾獨不能為君主邪』?因留舍之。」

《魏志管寧傳》:「寧年十六喪父,中表愍其孤貧,咸共贈 賵,悉辭不受,稱財以送終。」

《夏侯淵傳》註:《世語》曰:「淵第三子稱,年十六,淵與之田, 見虎奔,稱驅馬逐之,禁之不可,一箭而倒。名聞太祖, 太祖把其手喜曰:『我得汝矣』。」與文帝為布衣之交,每 讌會氣陵,一坐辯士不能屈,世之高名者多從之遊。 《獨異志》:呂蒙隨姊夫鄧當擊賊,年十六,呵叱而前,當 不能禁止,歸言於母曰:「貧賤誰可居?設有功,富貴可」 致。又曰:「不探虎穴,焉得虎子,遂成大名。」

《誠齋雜記》:殷祕書願夜夢牛皮上有二土,又有赤土 在其上。其子年十六,解曰:「牛皮,革也。二土是圭字,是 鞋字也。赤朱色朱,是珠字也。大人當得珠履乎?」果然。 《梁書。馮道根傳》:道根年十六,鄉人蔡道斑為湖陽戍 主。道斑攻蠻錫城,反為蠻所困。道根救之,匹馬轉戰, 殺傷甚眾,道斑以免,由是知名。

《王暕傳》:暕子訓,年十六,召見文德殿,應對爽徹。上目 送久之,顧謂朱异曰:「可謂相門有相矣。」

《陳書岑之敬傳》,「之敬年十六,策《春秋左氏制旨》《孝經》 義,擢為高第。御史奏曰:『皇朝多士,例止明經,若顏、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