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5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三十一歲至四十歲部紀事

《漢書朱雲傳》:「雲少時通輕俠,借客報仇。年四十迺變 節,從博士白子友受《易》,又事前將軍蕭望之受《論語》, 皆能傳其業。好倜儻大節,當世以是高之。」

《後漢書左雄傳》:「陽嘉元年,太學新成,雄上言,郡國孝 廉,古之貢士,出則宰民,宣協風教,若其面牆,則無所 施用。孔子曰:『四十不惑,《禮》稱強仕』。請自今孝廉年不 滿四十,不得察舉。」

《晉書王猛傳》:「苻堅僭位,以猛為中書侍郎,遷尚書左 丞、咸陽內史、京兆尹。未幾,除吏部尚書、太子詹事。又 遷尚書左僕射、輔國將軍、司隸校尉,加騎都尉,居中 宿衛。時猛年三十六,歲中五遷,權傾內外。」

《太平清話》:右軍年三十三,書《蘭亭》,三十七書《黃庭》。 《誠齋雜記》:王逸少三十七,書《黃庭經》訖,空中有語:「卿 書感我,而況人乎?吾是天台丈人。」

《宋書謝晦傳》:「晦為荊州,甚有自矜之色。將之鎮,詣從 叔光祿大夫澹別。澹問晦年,晦答曰:『三十三』。澹笑曰: 『昔荀中郎年二十七為北府都督,卿比之已為老矣』。 晦有愧色。」

《南齊書劉善明傳》:「善明少而靜處讀書,刺史杜驥聞 名候之,辭不相見。年四十,刺史劉道隆辟為治中從 事,父懷民謂善明曰:『我已知汝立身,復欲見汝立官 也。善明應辟,仍舉秀才』。」

《唐書崔仁師傳》:仁師子湜,執政時,年三十八,嘗暮出 端門,緩轡諷詩。張說見之,嘆曰:「文與位固可致,其年 不可及也。」

《孟浩然傳》:「浩然隱鹿門山,年四十游京師,嘗于太學 賦詩,一座嗟伏,無敢抗。張九齡、王維雅稱道之。」 《溫大雅傳》:「大雅四世孫佶,佶子造隱王屋山,張建封 妻以兄子。時李希烈攻陷城邑,天下兵鎮陰相撼逐, 主帥自立。德宗患之,以劉濟方納忠於朝,密詔建封 擇縱橫士往說濟。建封強署造節度參謀,使幽州。造 與濟」語未訖,濟俯伏流涕曰:「僻陋,不知天子神聖,大 臣盡忠,願率先諸侯效死節。」造還,建封以聞,詔馳驛 入奏。天子愛其才,問造年,對曰:「臣犬馬之齒三十有 二。」帝奇之。

《路巖傳》:巖入翰林為學士,以兵部侍郎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年三十六,居位八歲,進至尚書左僕射。 《東坡志林》:「李邦直言:『周瑜二十四經略中原,今吾四 十,但多睡善飯,賢愚相遠如此』。」安上言:「吾子似快活。 未知孰賢與否。」

《卻掃編》:吳少宰敏,宣和末年召為給事中,內禪之夕 驟拜門下侍郎,未幾遷知樞密院。明年遂拜少宰,時 年三十八。數月之間,周歷三省樞密院,頃所未有也。 《雞肋編》:范覺民作相,方三十二歲,肥白如冠玉。旦起 與裹頭帶巾,必皆攬鏡,時謂「三照相公。」

《元史陳思謙傳》:「思謙少孤,警敏好學,凡名物度數,綱 紀本末,考訂詳究,尤深於邵子《皇極經世書》。文宗天 曆初政收攬賢能,丞相高昌王亦都護舉思謙,時年 四十矣,召見興聖宮。明年二月,授典寶監經歷。」 《明外史羅𤣱傳》:「𤣱博學好古文,務為奇奧。年四十,尚 困諸生,輸粟入國學。時丘濬為祭酒,議南人不得留 北監」,𤣱固請至再三,受扑猶不已。濬詈之曰:「若識幾 字,崛彊乃爾?」𤣱仰對曰:「惟中祕書未讀耳。」濬乃姑留 之,識其名堂柱。他日試以文,大驚異,命作《長安賦》,益 嗟美,自是更為知己。

三十一歲至四十歲部雜錄

《嬾真子》:六一先生作事,皆寓深意。公生於景德之四 年,至慶曆五年,坐言者論張氏事,責知滁州,時方年 三十九矣。未及強仕之年,已有「醉翁」之號,其意深矣。

四十一歲至五十歲部彙考

《禮記》:

《曲禮》

人生十年曰幼,學。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壯,有室。四十 曰強,而仕。五十曰艾,服官政。

大全呂氏曰:「五十曰艾,髮之蒼白者,如艾之色也。古者四十始命之仕,五十始命之服。官政。仕者為士以事人,治官府之小事也。服官致者為大夫以長人,與聞邦國之大事者也。才可用則使之仕,德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