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6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宗資之信義,得承節度,幸無咎譽。今猾賊就滅,太山

略平,復聞群羌並皆反逆。臣生長邠岐,年五十有九, 昔為郡吏,再更叛羌,預籌其事,有誤中之言。臣素有 固疾,恐犬馬齒窮,不報大恩。願乞冗官,備單車一介 之使,勞來三輔,宣國威澤,以所習地形兵勢,佐助諸 軍。臣窮居孤危之中,坐觀郡將,已數十年矣。自鳥鼠 至于東岱,其病一也。力求猛敵,不如清平,勤明吳孫 未若奉法。前變未遠,臣誠戚之。是以越職盡其區區』。」 至冬,羌遂大合,朝廷為憂。三公舉規為中郎將,持節 監關西兵,討零吾等,破之,斬首八百級。先零諸種羌 慕規威信,相勸降者十餘萬。

《蜀志宗預傳》:「延熙十年,為屯騎校尉。時車騎將軍鄧 芝自江州還來朝,謂預曰:『禮,六十不服戎,而卿甫受 兵,何也』?預答曰:『卿七十不還兵,我六十何為不受邪』?」 《晉書張華傳》:「初,吳之未滅也,斗牛之間常有紫氣,及 吳平之後,紫氣愈明,華聞雷煥妙達緯象,乃要煥登 樓仰觀,煥曰:『僕察之久矣,寶劍之精,上徹于天耳。華』」 曰:「君言得之。吾少時有相者言。吾年出六十。位登三 事。得寶劍佩之。斯言豈效與。」

《玉笑零音》「王右軍之書,五十三乃成。」

《大唐新語》:張守敬為吏,清白謹慎,累遷臺省,終于絳 州刺史。其任龍門丞,年已五十八,數年而登列嶽。每 謂寮曰:「公輩但守清白,何憂不遷。」俗云:「雙陸無休勢。」 余以為仕宦亦無休勢,各宜勉之。

《避暑錄話》:韓忠憲公罷政事,嘗語康公兄弟,以馬伏 波論少游事云:「吾已無及。汝曹他日能如少游言,為 鄉里善人守墳墓,亦足矣。」康公既葬,忠憲許昌仕寖 顯。一日歸省墓下,用王逸少故事,期六十即掛冠歸, 以終公志。為文自誓。元豐末謫守鄧州。明年六十,乃 具述前語,求致仕,章十上,時裕陵眷康公未衰,苦留 之,遣中使喻旨曰:「先臣有知見,卿宣力國事,當亦必 以為然。」康公猶請不已,乃就易許昌,曰:「可以守墳墓 矣。」公不得已拜命。未幾,再入為相。

《墨莊漫錄》:歐陽文忠公與韓子華、吳長文、王禹玉同 直玉堂,嘗約五十八歲即致仕,子華書于柱上。其後 過限七年,方踐前志,作詩寄子華曰:「俗諺云:也賣弄 得過裏。」其詩曰:「人事從來無處定,世塗多故踐言難。 誰知潁水聞居士,十頃西湖一釣竿。」

《夢溪筆談》:庫藏中物物數足而名差互者,帳籍中謂 之「色繳。」暗長有一從官知審官西院,引見一武人,於 格合遷官,其人自陳年六十,無材力,乞致仕,敘致謙 厚,甚有可觀。主判攘手曰:「某年七十二,尚能拳毆數 人,此轅門也,方六十歲,豈得遽自引退?」京師人謂之 「色繳。」

《金史世紀》:金之始祖諱函普,初從高麗來,年已六十 餘矣。兄阿古迺好佛,留高麗不肯從,曰:「後世子孫必 有能相聚者,吾不能去也。」獨與弟保活里俱始祖居 完顏部僕幹水之涯,保活里,居耶懶。其後胡十門以 曷蘇館歸太祖,自言其祖兄弟三人相別而去,蓋自 謂阿古迺之後。石土門迪古乃保活里之裔也。及太 祖敗𨖚兵于境上,獲耶律謝十,乃使梁福幹答刺招 諭渤海人曰:「女直、渤海本同一家。」蓋其初皆勿吉之 七部也。始祖至完顏部,居久之,其部人嘗殺它族之 人,由是兩族交惡,鬨鬥不能解。完顏部人謂始祖曰: 「若能為部人解此怨,使兩族不相殺。部有賢女,年六 十而未嫁,當以相配,仍為同部。」始祖曰:「諾。」迺自往諭 之曰:「殺一人而鬥不解,損傷益多。曷若止誅首亂者 一人,部內以物納償,汝可以無鬥而且獲利焉。」怨家 從之,乃為約曰:「凡有殺傷人者,徵其家人口一、馬十、 偶㹀牛十、黃金六兩,與所殺傷之家,即兩解,不得私 鬥。」曰:「謹如約。」女直之俗,殺人償馬牛三十,自此始。既 備償如約,部眾信服之,謝以青牛一,并許歸六十之 婦。始祖乃以青牛為聘禮而納之,并得其貲。產後生 二男,長曰烏魯,次曰斡魯,一女曰注思板,遂為完顏 部人。天會十四年,追諡景元皇帝,廟號始祖。

《元史王克敬傳》:克敬為江浙行省參知政事,視事五 月,請老,年甫五十九,謂人曰:「穴趾而峻墉,必危,再實 之木必傷其根。無功德而沗富貴,何以異此。」故常懷 止足之分也。

《明外史曹鳳傳》:「孫亨字伯貞,嘉靖十四年進士。擢右 僉都御史,巡撫保定。時有寇警,亨中夜從十數騎疾 馳出郭,立馬風雪中。頃之,諸將追至,亨曰:『吾年六十 老矣,猶思殺賊,將軍輩不努力,何以自懈』?諸將慚謝, 因奮擊賊兵,破之龍泉關外。」

《巖棲幽事》:趙清獻五十九聞雷得道,自號知非子。世 人不省,以為改過之辭。嗟乎,真摸象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