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1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朝之仁以仁天下,亦從可預推矣。豈特一馹之新云 乎哉?余故悅而為之書。若夫存縣名之舊,扁曰「綏城」, 廳曰「濉城第一」,東曰「必葺」、西曰「欲留」,又中為「告新」之 亭,而名其左為「願豐」、右為「所憩」,且為一堂二內以附 其後,名曰「見思」,巨麗翬飛,甲于遠近。此又特其馹之 細者耳。侯名夢桂。字月卿。世居建安云。

《丹陽館記》
陸秀夫

丹陽館之所,始無可考。按《郡志》,紹興十四年,朝廷命 守臣鄭滋建之。於時和議既成,館是用作中門南向 接送伴使在東館,客使在西館,厥後凡奉法銜命者 皆館焉,部使者亦如之。在郡國諸邑為特鉅,屋與歲 陳,凜凜將墜,於是百二十有六年矣。咸淳五年冬,長 沙趙公以外司農典刑,顧謂「是邦江淮閩浙之所交」 也,四海賓客之所合也,軺車驛騎之所會也,而舍於 隸人,不亦羞當世之士乎?七年春,乃一大修,悉撤其 舊而新是圖。木甓瓦石,厥材孔良,孔惠孔時,役不告 勞。暨訖工,功與刱略等,而其鉅也加於昔。落成,馳書 秀夫曰:「子之居是邦也,盍記諸?竊嘗稽之《周官》,里有 市,市有候,館館有積。嗟夫!此王者之」政也。晉文公崇 大諸侯之館,猶汲汲焉繕修是務。褒城驛甲天下,曾 幾何時,庭除荒,堂廡殘,過者太息。今州縣皆驛也。夫 以古人則視館如寢,後世則視州縣如驛,蓋學之不 講而吏道之衰也久矣。公共工於茲,能以達之,廉以 奉之,心休而力有餘。茲館固舉廢之一事。嗚呼!古之 所以創,中之所以敝,「今之所以修,其可以弗記?」公名 潛,字元晉,忠靖公之子,忠肅公之孫,忠肅師張宣公, 淵源所漸,有自來矣。奉議郎官特差充京湖制置大 使司主管機宜文字陸秀夫記。

《南浦驛記》
元·虞集

我國家建元立國,統一海宇,著馳驛之令,以會通天 下之路,以周知天下之務。視日力之所及,道里之遠 近,縱橫經緯,聯絡旁午,皆置館舍以待往來,水行者 有舟楫以濟,不通置驛亦如之,無間內外者久矣。乃 至正乙酉之三月,龍興路始作水驛之館者,何也?江 西制行中書省六十餘年,勳舊德業相繼于位,凡所 統屬,皆有府署,以奉行其政令,日新月盛,無所闕遺。 惟水驛未有館舍。公卿大夫之來與?凡使于嶺海及 四方之士,弭楫城隅,次舍不具,無以稱大藩客主人 之禮焉。所統郡,北控江湖,南極嶺海,屬吏事上計,貢 賦貨幣、征商之輸,各率其職。而至者登載于岸,無所 蓋藏,雜市逆旅,無公私之便。執事者久病龍興緣江 而為城,上流淺隘,下流有風濤之虞,受江右諸源之 水,而衍迤寬廣,安而有容,惟橋步門之外為然,昔人 所謂「舸艦迷津」,富商大賈之會也。瀕江之地,本隸南 昌,水驛之設,當在于是。至元大德間,置財賦提舉司, 理東朝外帑之出納,不及于政也。閭閻闤闠,列肆成 市,居貨充斥,有司莫得而問焉。去年甲申之秋,不戒 于火,千室就燼。有司按籍行地,得前代「南浦亭」之故 基于其獶雜淫樂之區,蓋昔者迎候燕餞之處也。乃 請于行省,白諸憲府,即其地以為水驛之館。上下合 辭以為宜,即以是月郡府率南昌之屬而受役焉。于 是儒林郎靳君仁為省檢校,官清而體嚴,風裁著于 賓佐。行省,屬以親蒞之。度其地之勢,東坐西向,得縱 者百四十,又四尺而橫,僅半其縱之數。作堂其中,九 架者三間,其前軒崇廣如堂,而殺其架之四。堂左右 有翼,如堂之深。左右廊五架者八間,皆有重屋。大門 七架者五間,庖廄井廁與凡牆壁戶牖甓砌之屬悉 備。前為都門七架者一間,表之曰「南浦之驛」,而名其 堂曰「明遠之堂。」于是,使舟至止近艤官道之側,至館 如歸,所謂送往迎來,無愧于郡府者矣。木石工傭之 費,為中統鈔者一萬九千四百五十緡有奇,皆取諸 官帑,無與于民也,是以堅緻端重而可久也。館成之 日,靳君首疏其始末,以郡牘授集使記。從容中度,粲 然有文,無待于集之執筆也。然嘗忝記載之職,今邈 然草野,固在封域之中,其敢以寡陋辭乎?夫公府之 有所營建,常因其不可不為者而後為之,不先時而 強作,不後時而失宜,制度有節而有成,無傷財傷民 之實,此君子之行事,所以可書也。館之始作,榮祿大 夫蠻子公為平章政事,參政通奉大夫董公守恕,其 成也。榮祿大夫完者不花,公為平章政事。參政則資 德大夫《蚤只爾公》也。省郎中、奉直大夫不答失里,朝 列大夫崔從矩,員外郎、奉直大夫《也先伯》,朝列大夫 王艮,都事、承務郎僚都剌,其《掾史》則吳禮也。

《改建毘陵驛記》
梁·楘

常為畿內望郡,公卿大夫與四方之賓客,無日不往 來於其地,蓋四達之衢,舟車之會也。舊去城五里建 毘陵驛,又去一舍許建奔牛鎮、逓運所,皆與郡治相 去既遠且偏。每使至,出迓勞餞,咸謂不便,宜請更之。 於是,前太守蔣侯忠以其事上聞,命下而蔣侯去矣。 泰和王侯慥以大理評事被簡來守是邦之明年,天 順三年也。朝廷清明,政化敷治,歲亦豐登,民以寧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