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二祖以武功定天下,大軍之費不貲,而轉餉不匱,列 聖相承,海內乂安,帑藏充牣,庾廩盈羨。邇者渠寇啟 疆,竭海內之物力,以供之天下,飛芻輓粟積之露處。 荷戈之子,捐粒棄糈,與泥沙同盡,則當事者之不能 定於鮮也。比歲不登,數百萬之漕糧,滯積江漢之間, 水涸冰堅,不能一粒致京師。於是積粟如山,歲久秏 蠹。嗚呼,此孰非天下之大命,小民之脂膏,而付之一 擲,則以此衡諸郡邑,留心民瘼者,安得坐視而不為 之所哉。沔舊無倉,而寄諸衛GJfont,以四十三里之入,納 之數椽,秕糠莫辨,盈縮無稽。司倉者收各里之羨,歲 額既滿,而其後之供輸,盡作折色用飽囊橐。胥吏之 侵漁,下里之逋負,不知幾何,相沿二百餘年,未有變 計。及新安汪君毅然起而建之,有四善焉。里置一倉, 而完欠之數不敢混。倉各一儲,而奇羨之利不敢私。 蓋藏以毖,而杜雀鼠之秏。轉運有次,而杜積滯之患。 其有造於吾民,如此乃為之記,以告後來,使無忘厥 功云。

《長泰縣常平倉記》
唐·堯欽

夫民生三代而下,其命之制於天也,豈不信哉。余壯 歲登朝,祇役四方,今老矣。大都見郡邑之為政者,工 簿書飾廚傳,暇則葺樓,亭興神祠,蓋若此者多矣。至 於民生大命,為緩急救助計者,拱手熟視,不一出力。 問之云三代漢唐之法,其宜於昔者,今皆極弊不可 復乾溢。卒至民號呼以死,則又諉曰:天實為之,由今 觀之,天耶、人耶,其果不可復抑,未有以復之者耶。余 謂行之而得其人,處之而有其法,藉令其出於秦皇 漢武之制,調停補葺,不幸有急,猶能有救,而況常平 義倉。雖其議於漢唐諸臣,實祖周人委積遺意,朱子 社倉倣而行之,亦既有效,孰謂其不可復哉。泰故舊 邑也,常平倉自昔未有復者復之,自今郡理龍公始 邑,侯盧君一日造余曰:泰廣袤,十不當旁邑之三,泰 賦額三,足當旁邑之七,民詩書耒耜,賭且盜爾。無所 資什一之利,故泰所需於倉,視旁邑尤亟。昔者龍公 至令而民曰:爾賭、爾盜、爾石而助我,有籍其亟,更而 業無擾我耕。讀不者死閱而城曰:是女牆低圮守望, 何藉其亟。築訓而兵曰:是將定反側充差,捕而百之 人,何兵之為其亟增已,而思歲有饑穰,何儲蓄之與。 有詢故老有城隍故址,先議置而輟曰:是足供吾事 修而蓋藏,環而牆柵,捐而鍰金,買而穀石。邑薦紳與 民有力者佐之。GJfont鑰東西,充然盈牣顏,其扁曰:常平 蓋。公GJfont泰不兩月,而蠹民者、衛民者、食民者,次第興 除常平,又其利之溥者,願一言以彰公之明德。唐子 堯欽曰:夫以泰之民之將永席於公之澤也,以公之 異於世之為政者也。以欽不佞之獲,附一言與公,不 朽也。藉侯不命,猶將勉,況有侯之命。在既敘次其語, 則復再拜稽首,而言曰:天下事刱始之難,而潤澤之 尤不易也。夫漢唐常平,國家之預備,其制一也。談常 平者曰:宜當社不宜郡邑。蓋雖朱子亦為是云,余曰: 非也,有司而賢乎將薄海,利弊盡知之,何有於封域 之內,如猶未也。置珠之品於荒野僻谷之處,弊始甚 爾,且夫自昔為常平者,散也。取二分之息,斂也。與正 賦俱徵,國家預備,雖其貴放賤糴者,同而以贖鍰,不 以息錢者,異則寬民者,又厚矣。而行之卒不效,何也。 余以為邑有繁簡而鍰,因之上官督促太密,郡邑罄 俸資以賠,安所得糴本焉。其或有糴本矣,緩民GJfont而 肥橐,不為糴則倉雖存,而穀無也。弊一,穀價與時貴 賤,役人倚市為奸,本賤也,而貴估之。未荒也,而賤散 之不者。民饑於途,粟朽於倉,知其入不知其出,則穀 雖存,而濟寡矣。弊二,常平專備賑饑,取於民者,還以 予民也。有如藉法行私,名為公糴,實充他用,給散之 際,聽憑書吏得粟,盡衙役與其近郭,能自達者,貧民 不沾龠合之惠,則簿書雖具,而不平甚矣。弊三,昔者 趙閱道在越州,前民未饑,先問民能自食有幾,當廩 於官有幾,庫錢倉粟可發有幾,富民可募出粟有幾。 余以為今郡邑宜倣此意,先於保甲中審識上戶、中 戶,上貧、中貧,與夫忠實可用之人,臨時委用給賑,先 窮鄉而後近郭,先上貧而後中貧,不以公廩供私,用 不以無事,緩蓄積。荒歲減價而糶,頻年挨陳,而支夫 然後法行,而無弊。制畫而可久,是惟公復倉為民之 意,後之人見其行之果有效,而法之果可復也。將又 有繼此而起者矣,如其議之者曰:吾嘗復之云,爾記 之者曰:吾嘗記之云爾,則今日之常平猶之昔日之 預備也,國家預備之建,遍天下,豈獨少一常平而已 乎。其斯惟公與侯之責,朱子行之建州,復請於朝,頒 之天下,當其日實。惟劉汝愚父子左右其間,亦嘗病, 世鮮其人,而感歎於所遭之不易。今幸世有如公與 侯,慨然有志,制命之道,苟其生同,斯世而不勉焉。共 成斯政,敝民也。其斯惟鄉人士,君子之責。公名文明, 永新人,侯名洪遠,東陽人。倉建於萬曆辛卯四月,又 二年欽為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