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786 (1700-1725).djvu/7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明者矯失而成得。以陛下天資英聖,儻加之見善必 遷,是將化畜怨為銜恩,反過差為至當。促殄遺孽,永 垂鴻名,易如轉規,指顧可致。然事有未可知者,但在 陛下能行與否爾。能則安,否則危;能則成德,否則失 道:此乃一定之理也。願陛下慎之惜之。陛下誠能近 想重圍之殷憂,追戒平居之專欲,器用取給,不在過 豐;衣食所安,必以分下。凡在二庫貨賄,盡令出賜有 功。坦然布懷,與眾同欲。是後納貢,必歸有司;每獲珍 華,先給軍賞,瑰異纖麗,一無上供。推赤,心於其腹中, 降殊恩於其望外。將卒慕陛下以必信之賞,人思建 功;兆庶悅陛下改過之誠,孰不歸德。如此,則亂必靖, 賊必平。徐駕六龍,旋復都邑。興行墜典,總緝棼綱。乘 輿有舊儀,郡國有恆賦,天子之貴,豈當憂貧。是乃散 其小儲,而成其大儲也;損其小寶,而固其大寶也。舉 一事而眾美具,行之又何疑焉。GJfont小失多,廉賈不處; 溺近迷遠,中人所非。況乎大聖應機,固當不俟終日。 不勝管窺願效之至,謹陳昌以聞。

《論國用》
宋·馬端臨

賈山至言曰:昔者周蓋千八百國,以九州之民,養千 八百國之君,君有餘財,民有餘貲,而頌聲作。秦皇帝 以千八百國之民自養,力罷不能勝其役,財盡而不 能勝其求。一君之身,其所自養者,馳騁弋獵之娛,天 下弗能供也。然則國之廢興,非財少而國延,財多而 國促,其效可睹矣。然自周官六典有太府,又有王府 內府,且有惟王不會之說,後之為國者,因之兩漢財 賦曰:大農者,國家之帑藏也。曰:少府,曰:水衡者,人主 之私蓄也。唐既有轉運度支,而復有瓊林大盈。宋既 有戶部三司,而復有封椿內藏,於是天下之財,其歸 於上者,復有公私恭儉,賢主常捐內帑,以濟軍國之 用,故民裕而其祚昌淫侈,僻王至糜外府,以供耳目 之娛。故財匱,而其民怨,此又歷代制國用者,龜鑑也。 作國用,考第八,敘歷代財計首末,而以漕運賑恤,蠲 貸附焉,凡五卷。

《江西布政司黃冊庫修造記》
明·何喬新

郡邑黃冊建庫藏之重民,數也。我太祖高皇帝受天 命,以有天下,疆理之廣,遠邁漢唐列聖,休養生息,戶 口滋殖,亦非前代所及。舊制天下版籍,每十年輒改 造繕寫,既成獻於天府藏之,後湖庫副在布政司者, 藏於架閣庫。江西布政司所統郡縣既廣,版籍尢多, 庫不能容,則別藏於章江門之城樓,及廣積倉之別 室。天順八年,左布政使莆田翁公世資以為黃冊,藏 於他所,非先王拜民數孔子式負版之意。乃度地城 東得故鑄錢庫,廢地,建庫房五十間,廳事三間,作門 以謹啟閉,鑿池以防鬱攸之災,悉徙郡縣,所上黃冊, GJfont藏於此。命幕職一員,吏一人,卒徒二十人,責以典 守,然創始之初,規制未備。成化十八年,左布政使福 清王公克復右布政使,三山陳公煒以廳事隘陋,撤 而新之,前為視事之廳,後為燕休之堂,翼室庖湢等 房,以次列置。又作中門,以嚴出入,凡為屋十有三間, 歲久寖圯,未有葺之者。弘治五年,左布政使宜興沈 公暉來蒞茲藩,周覽及是顧棟橈瓦落,地堙牆傾,乃 與右布政使會稽韓公邦問,參政太康陳公瑗當、塗 夏公祚、參議姚江、朱公讓、天台潘公祺高要、李公魁 議曰:黃冊朝廷所重,黃冊完具,則敷政出令可倚,而 定也。今藏冊之所,傾敝如此,不可以不葺,遂相與計 材慮役,具白於鎮守太監桂林鄧公,原巡按監察御 史姚江、韓公明,皆以為宜。沈公乃命照磨、吳應鵬鳩 工庀材,卜日興事,橈者易之,落者補之,堙者濬之,頹 者築之。又於堂北作樓七間,以遠渫污,前為步廊,以 便校閱。樓南為甬道,十有六丈,以達於堂後,凡用木 三千七百章,瓦甓黝堊鐵石之用,稱是經始於弘治 六年六月,以是歲九月訖工。是役也。財取諸在官之 羨錢,役取諸負GJfont之囚徒,而勞費蓋不及民,既成修 梁,傑棟,堅磩崇墉,稱其為藏,典籍之所者,沈公以書 屬予記之。予惟王者,以民為天,而黃冊所以紀民數 也。蕭何在漢,入關之初,先收圖籍傅崇。在宋手自書 籍,躬加隱校古之名臣,未有不致重於此者。我國家 紹古致治,尢重版籍,藏冊有常,所造冊有常,時誠以 為版籍者,治忽所係也。今沈公與諸君子祗德意,敬 民數,高簷大廈,庇而藏之,誠知所重矣。繼自今稽戶 口之登耗者,在是攷墾田之多寡者,在是辨兵民驗 主客,以令徒役者,又在是其有資於治道,豈淺也哉。 夫一庫之作,似不必書然,所係甚重,不可不書,於是 乎書。

《奏建庫疏》
劉麟

營繕清吏,司案呈奉本部,送准戶部咨。嘉靖八年二 月二十四日,該司禮監太監張欽傳奉聖旨,朕惟天 下財物,不在民則在官,取諸民以貯之,官其取之也。 甚難則用之也,豈可無節。《周易》曰:節以制度,不傷財, 不害民。孔子曰:節用而愛人,此帝王之明訓也。今在 外錢糧,各有撫按等官督理查考,歲奏月報,自可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