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M37Kyushuhen.djvu/9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页已校对


(一一三) 您怎麼這麼想不開芝蔴點兒大的事就和
 他打起來了
我倒不是想不開因爲他的行爲太可惡了
(一一四) 您天々兒走這個道麼
 一天來回走兩盪
也不近哪
 走慣了也不理會遠了
(一一五) 這是甚麼花兒 向日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