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182-司馬光-資治通鑑考異-6-4.djvu/15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謹而聽承命都將緫事者諭之曰害前使與監軍兇黨籍其姓名仍集之於庭無使漏網卒獲九十三人白黑旣分善惡

無誤會衆顯戮共弃咸恱公於是素服而哭將吏序弔此恐涉溢美之辭耳今從舊傳

十二月南詔䧟成都外郭杜元穎保牙城實録㓂及子城

元穎方斍知按實録十一月丙申元穎奏南詔入宼乙巳奏圍清溪𨵿十二月丙辰奏官軍失利蠻䧟卭州至此乃云宼

及子城元穎方覺知似尤之太過今不取

四年二月李絳為亂兵所害新傳曰楊叔元素疾絳遣人迎說軍士曰將收

募直而還為民士皆怒乃譟而入劫庫兵絳方宴不設備遂握節登陴或言縋城可以免絳不從遂遇害實録絳召諸卒

以詔旨諭而遣之發廩麥以賞衆皆怏怏而退出壘門衆有請辭監軍者而監軍使楊叔元貪財怙寵素怨絳之不奉已

與絳為隙乆矣至是因以賞薄激之散卒遂作亂今從之

六月裴度為司徒平章軍國重事寶曆二年度入相時猶守司空自後

未甞遷官至此實録直言司徒裴度按制辭云遷秩上公式是殊寵又云宜其首賛機衡𢎞敷敎典蓋此時方遷司徒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