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183-司馬光-資治通鑑考異-6-5.djvu/4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於此除璲嶺南而倣封還以璲為非定亂之才故也今置於此

六月安南都䕶李涿實録或作琢或作涿樊綽蠻書亦作涿實録及新書皆有李琢傳聽

之子也大中三年自洛州刺史除義昌節度使九年九月自金吾將軍除平盧節度使不云曽為安南都䕶按都䕶位卑

琢既為義昌節度使不應為都䕶疑作都䕶者别一李涿非聴子也

羣蠻導南詔侵邉舊紀琢侵刻獠民羣獠引林邑蠻攻安南府按蠻書㓂安南者南詔非林邑也

蠻㓂安南實録無涿除安南年月蠻書云大中八年安南都䕶擅罷林西原防冬戍卒洞主李由獨等七

綰首領被蠻諉引復為親情日往月來漸遭侵軼又云桃花蠻本屬由獨管轄亦為界上戍卒自大中八年被峯州知州

官申文狀與李涿請罷防冬將健六千人不要味真登等州界上防遏其由獨兄弟力不禁被蠻拓東節度使與書信將

外甥嫁與由獨小男補拓東押衙自此後七綰洞悉為蠻收管舊紀咸通四年十一月劉蛻等言令狐綯受李琢賄除安

南生蠻冦實録咸通二年六月詔如聞李琢在安南日殺害杜存誠貪殘頗甚致令溪洞懐怨據此則本因李涿貪暴無

謀以致蠻㓂明矣然則大中八年至十一年舊紀實録不言蠻為邉患葢但時於邉境小有鈔盜未敢犯州縣至此冦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