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232-袁樞-通鑑紀事本末-42-25.djvu/19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述為左衛率始太子之謀奪宗也洪州揔管郭衍

預焉由是徵衍為左監門率帝囚故太子勇於東

宫付太子廣掌之勇自以廢非其罪頻請見上申

寃而廣遏之不得聞勇於是升樹大呌聲聞帝所

冀得引見楊素因言勇情志昏亂為癲鬼所着不

可復収帝以為然卒不得見初帝之克陳也天下

皆以為將太平監察御史房彦謙私謂所親曰主

上思刻而苛酷太子卑弱諸王擅權天下雖安方

憂危亂其子𤣥齡亦密言於彦謙曰主上本無功

德以詐取天下諸子皆驕奢不仁必自相誅夷今

雖承平其亡可翹足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