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254-韋昭-國語-4-4.djvu/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名族之後當為祭主於宗廟今反放逐畎畞之中是亦人之化也人之化也何日之有

趙襄子使新穉穆子伐翟襄子晉正卿簡子之子無䘏也新穉穆子晉大夫新

穉狗也伐翟在春秋後勝左人中人左人中人翟二邑也遽人來吿遽傳

襄子將食尋飯有恐色侍者曰狗之事大矣大謂勝二邑

而主色不怡何也怡說襄子曰吾聞之徳不純純壹

而福祿並至謂之幸夫幸非福徳不能服必致寇故非福也非徳

不當雝當猶任也雝和也言唯有徳者任以福禄為和樂也雝不為幸能和樂則不為

吾是以懼

知宣子將以瑶為後知宣子晉卿荀躒之子甲也瑤宣子之子襄子知伯也

果曰不如宵也知果晉大夫知氏之族也宵宣子之庶子也宣子曰宵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