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256-鮑彪-戰國策校注-8-2.djvu/5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丘殊逺當以杜注為正路史同柱注無禮於宋並哀十三年吴欲伐宋殺其大夫囚其婦

 遂為元作𥙷曰當作爲一本死於干遂勾踐禽死二十二年

 君伐楚勝齊制韓趙之兵驅十二諸侯以朝天

 子於孟津在河内河陽縣南魏記惠王二年敗韓于馬陵敗趙于懐十五年魯衞宋鄭君

 來朝二十八年中山君爲相不見斉楚及朝天子事正曰年表二十九年後子死太子申也

 三十年斉敗我馬陵虜申身布冠以䘮禮自居也而拘於秦拘猶制正曰髙注太

 子見殺故布冠而拘執於秦三者非無功也能始而不能終也

 今王破宜陽殘三川而使天下之士不敢言雍天

 下之國雍擁同言據有之徙兩周之疆侵逼而丗主不敢

 窺陽侯之塞河東陽注陽侯囯取黃𣗥秦紀楚記懐王与昭王盟于黄棘皆

 不地正曰正義云盖在房㐮二州而韓楚之兵不敢進王若能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