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268-朱熹-五朝名臣言行錄-6-1.djvu/2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按閱訓練皆一以當百諸鎮皆自知兵力

 精銳非京師之敵莫敢有異心者由我

 太祖能強幹弱支制治於未亂故也涑水記聞〇又

 王沂公筆録云 太祖在位歴年石守信王審𤦺等猶分典禁兵相國趙公普屢以爲言 上不得巳召

 守信等曲宴道舊甚樂因諭之曰朕與公等昔甞比肩義同骨SKchar豈有它哉而言事者進說不已今莫(⿱艹石)

 自擇善地各守外藩優㳺卒嵗不亦樂乎朕復有女數人便當約婚守信等咸頓首稱謝由是髙石王魏

 之族俱蒙選尚尋各歸鎮幾二十年貴盛赫弈始終如一〇又程氏遺書云趙普除節度使權便是烏重

 㣧之䇿以兵付逐州刺史

太祖初登極 杜太后尚康寧常與 上議

 軍國事猶呼趙普爲書記嘗撫勞之曰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