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268-朱熹-五朝名臣言行錄-6-1.djvu/4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從事曰老夫自謂夙夜匪懈今覩監軍誠

散率之甚也李宗諤撰行狀

使吴越宣賚旣畢即日而廻私覿之禮皆所

 不受越人追以奉之王猶不納旣而曰吾

 或終拒之是近名也遂盡籍其數歸奏世

 宗願納内帑世宗曰前使東南者皆分外

 求索是致逺人頗輕朝命汝獨如此可謂

 賢矣然此常禮不必固辭王始拜賜悉散

 遺親舊不留一錢

充𣈆州兵馬都監劉鈞盗據并汾𣈆爲敵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