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268-朱熹-五朝名臣言行錄-6-1.djvu/8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子弟曰此人後日必爲太平宰相然東封

 西祀亦不能救也

至道元年燈夕 太宗御樓時李文正以司

 空致仕於家 上亟以安輿就其宅召至

 賜坐於御樓之側敷對明爽精力康勁

 上親酌御樽飲之選餚核之精者賜焉謂

 近侍曰昉可謂善人君子也事朕兩入中

書未甞有傷人害物之事宜其今日所享

 如此也玉壷清話

公温和無城府寛厚多恕不念舊惡在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