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279-朱熹-三朝名臣言行錄-8-6.djvu/1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校对本页时出现了一个问题


 人甚盛不可含胡不問公靣奏以爲朋黨

 難辨却恐悮及善人此事正宜詳審不可

 容易繼入奏曰切以朋黨之起蓋因趣向

 異同同我者謂之正人異我者疑爲邪黨

 旣惡其異我則逆耳之言難至旣喜其同

 我則迎合之佞日親以至眞僞莫知賢愚

 倒置國家之患何莫由斯至如王安石止

 因喜同惡異遂至黒白不分至今風俗猶

 以觀望爲能後來柄臣固合永爲商監今

 來蔡確不必推治黨人旁及枝葉臣聞孔

 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則是舉用

 正直而可化枉邪爲善人不仁者自當屏

 迹矣何煩分辨黨人或恐有傷仁化公初

 與諸公議蔡確之命唯左丞王存與公相

 恊是日 上前方開陳論列之際諸公畫

 可皆不頋公而先退公獨留身因揖王存

 上前論之益堅 宣仁怒卒貶確新州言

 者交章擊公黨確公遂以疾請外即日以

 公知潁昌府王存知蔡州言行録〇又聞見録云元祐三年

 吴處厚者以蔡確題安州車蓋亭詩來上以爲謗訕宣仁太后得之怒曰蔡確以吾比武后當重謫吕汲

 公爲左相不敢言忠宣乞薄確罪不從𥘉議貶確新州忠宣謂汲公曰此路荆𣗥巳七八十年吾軰開之

 恐自不免汲公又不敢言忠宣因乞罷政

先是河上所科夫𭛠許輸錢免夫上下皆以

 爲便公獨憂曰民力自此愈困矣或曰毎

 𡻕差夫一丁費萬錢今以七千免一丁又

 免百姓奔走執𭛠之勞豈不便乎公曰毎

 𡻕差夫雖曰萬錢然隨身者不過三千又

 得一丁就食于官今免夫所出七千盡歸

 于官矣民又儼然坐食於家蓋力者身之

 所出錢者非民所有今捨其所有而征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