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444-魏徵-羣書治要-16-02.djvu/1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页面已复核


懷也。」以初謀殺王故。王曰:「大德滅小怨,道也。」終從其兄,免王大難,

是大德也。申包胥曰:「吾爲君也,非爲身也。君旣定矣,

又何求?且吾尤子旗,其又爲諸。」子旗,蔓成然也,以有德於平王,

求無厭,平王殺之。遂逃賞。

九年,鄭駟歂鄧析而用其《竹刑》。鄧析,鄭大夫,欲改鄭所鑄

之舊制,不受君命,而私造刑法,書之於竹簡,故言《竹刑》也。君子謂子然:「於是

不忠,苟有可以加於國家者,-{弃}-其邪可也。加猶益。-{弃}-,

不責其邪惡也。故用其道,不-{弃}-其人。《詩》云:『蔽䒥甘棠,勿

剪勿伐,召伯所苃。』召伯決訟於甘棠之下,詩人思之,不伐其樹。苃,草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