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683-韓愈-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8-7.djvu/15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食官自糶塩即糴而食之則信如平叔所言矣(⿱艹石)官自糶與

不自糶皆常糴塩而食則今官自糶亦無利也所謂知其一

而不知其二見其近而不見其逺也國家榷塩糶與商人商

人納榷糶與百姓國或作官則是天下百姓無貧富貴賤皆巳輸

錢於官矣不必與國家交手付錢然後爲輸錢於官也

一件平叔云𥘉定兩稅時絹一匹直錢三千今絹一匹直錢

八百百姓貧虚或先取粟麥價及至收穫悉以還債又充官

税顆粒不殘(⿱艹石)官中糶塩一家五口所食塩價不過十錢隨

日而輸不勞驅遣則必無舉債逃亡之患者㪯債或作㪯賃臣以爲

百姓困弊不皆爲塩價貴也今官自糶塩與依舊令商人糶

其價貴賤所校無多通計一家五口所食之塩平叔所計一

日以十錢爲率一月當用錢三百是則三日食塩一斤一月

率當十斤三日是方作三百六十足云或云六十字恐羡非盖塩每斤巳當三十六文月當十斤則三百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