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683-韓愈-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8-7.djvu/4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而丗慕尚之益至此其惑也在文書所記及耳聞相傳者不

說方無相字今直取目見親與之游而以藥敗者六七公以爲丗

誡工部尚書歸登殿中御史李虚中刑部尚書李遜遜弟刑

部侍郎建襄陽節度使工部尚書孟簡東川節度御史大夫

盧坦金吾將軍李道古此其人皆有名位丗所共識工部旣

食水銀得病自說(⿱艹石)有燒鐡杖自顚貫其下者顚或作巓摧而爲

火射竅節以出狂痛號呼乞絶其茵席常得水銀發且止唾

血數十年以斃茵或作裀方無常字殿中疽發其背死刑部且死謂余

曰我爲藥誤其季建一旦無病死襄陽黜爲吉州司馬余自

𡊮州還京師襄陽乗舸邀我於蕭洲屏人曰我得秘藥不可

獨不死今遺子一器可用𬃷肉爲丸服之别一年而病其家

人至訊之曰前所服藥誤方且下之下則平矣病二歳竟卒

一家方作有可所服下方有之字盧大夫死時溺出血肉痛不可忍乞死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