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684-韓愈-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8-8.djvu/1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今按知人罪非我計此句中必有脫誤疑當云人知人罪非我所許○方氏附録程子日韓愈亦近丗豪傑之士如原道

之言錐不能尢病然自孟子以來能知此者獨愈而巳其日孟子醉乎醇又曰荀与揚也擇焉而不精語焉而不詳(⿱艹石)

所見安能由千載之後判其得失(⿱艹石)是之明也又曰退之晚年之文所見甚髙不可易而讀也古之斈者修德而巳有德

則言可不斈而能此必然之理也退之乃以斈文之故日求其所未至故其所見及此其於爲斈之序虽(⿱艹石)有所戾者然

其言日軻之死不得其傳此非有所襲於前人之語又非鑿空信口率然而言之是必有所見矣(⿱艹石)无所見則其所謂以

是而傳者果何事邪人今按諸賢之論唯此二條爲能極其深処然復考諸臨川王氏之書則其詩有日紛紛易尽百年

身㪯丗何人識道眞力去陳言誇未俗可憐无𥙷費精神其爲予奪乃有人不同者故甞折其𮕵而論之竊謂程子之意

固爲得其大端而王氏之言亦自不爲无理盖韓公於道知其用之周於萬事而未知其体之具於吾之一心知其可行

於天下而未知其本之當先於吾之一身也是以其言常詳於外而畧於内其志常極於逺大而其行未必能謹於細㣲

虽知文与道有内外淺深之殊而終未能審其緩急重輕之序以決取舎虽知汲汲以行道済時抑邪与正爲事而或未

免雜乎貪位慕禄之私此其見於文字之中信有如王氏所譏者矣但上氏虽能言此而其所謂道眞者實乃老佛之餘

波正韓公所深詆則是楚虽失而斉亦未爲得耳故今兼存說而因附以狂妄管窺之一二私竊以爲(⿱艹石)以是而論之

則於韓公之斈所以爲得失者庻幾其有分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