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684-韓愈-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8-8.djvu/9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𫟪上諸將各以狀辭中尉且言方属希朝中人始悟兵柄爲

叔文所奪乃大怒曰從其謀吾屬必死其手密令其使歸告

諸將曰無以兵屬人希朝至奉天諸將無至者韓泰白叔文

計無所出唯曰柰何柰何無幾而母死執誼益不用其語叔

文怒與其黨日夜謀起復起復必先斬執誼而盡誅不附巳

者聞者皆恟懼皇太子旣監國遂逐之明年乃殺之伓杭州

人病死遷所其黨皆斥逐叔文最所賢重者李景儉而最所

謂竒才者吕温叔文用事時景儉持母䘮在東都而吕温使

吐蕃半歳至叔文敗方歸故二人皆不得用叔文敗後数月

乃貶執誼爲崖州司馬後二年病死海上執誼杜黄裳子壻

與黄裳同在相位故最在後貶 執誼進士對策髙等驟遷

拾遺年二十餘入翰林巧惠便辟媚幸於德宗而性貪婪詭

賊其從祖兄夏卿爲吏部侍郎執誼爲翰林學士受財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