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697-劉禹錫-劉夢得文集-8-5.djvu/1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猶家人視水如酒醪之貴今也一任人之智又

從而信之機發于冥冥而形於用物浩溔東流

赴海爲期斡而遷焉逐我頥指曏之所謂阻且

艱者莫能髙其髙而深其深也觀夫流水之應

物植木之善建繩以柔而有立金以剛而無固

軸卷而能舒竹圎而能通合而同功斯所以然

也今之工咸盜其古先工之遺法故能成之不

能知所以爲成也智盡于一端功止于一名而

已噫彼經始者其取諸小過歟

 洗心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