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908-歐陽脩-歐陽文忠公文集-36-23.djvu/1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論史館日暦狀嘉祐四年誤寘于此

右臣伏以史者國家之典法也自君臣善惡功過與

其百事之廢置可以垂勸戒示後世者皆得直書而

不隱故自前世有國者莫不以史職爲重伏見國朝

之史以宰相監修學士修撰又以兩府之臣撰時政

記選三館之士當升擢者乃命修起居注如此不爲

不重矣然近年以來員具而職廢其所撰述簡略遺

漏百不存一至於事關大體者皆没而不書此實史

官之罪而臣之責也然其弊在於修撰之官惟據諸

司供報而不敢書所見聞故也今時政記雖是兩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