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920-歐陽脩-歐陽文忠公文集-36-35.djvu/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誠碌碌然期必有爲而自効士大夫見責者深是待

我厚而愛之過爾敢不佩服冬寒自愛在致齋處草

   與焦殿丞千之 皇祐五年

某啓自相别無日不奉思急足辱書深所浣慰然聞

不遂解名在於俗情豈不怏怏(⿱艹石)足下素所自待與

某所以奉待者豈在一得失之間但以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文字不

得專意經術而某亦有人事今足下三數年間且可

棄去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文字而僕亦端居無一事惟於此時可以

講訓素所聞未舉者過此恐彼此難得工夫也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