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ibu Congkan0962-蘇軾-經進東坡文集事略-10-09.djvu/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其急難甚於爲巳有客於京師而病者輒舁置其家親

飲食之死則棺歛之無難色凡識㓜安者皆知其如此

而余獨深知之㓜安識慮甚逺獨口不言耳今年六十

一狀貌如四十許人鬚三尺郁然無一莖白者此豈徒

然者哉爲亳州職官與富鄭公俱得罪者其子夷庚也

其家書畫數百軸取其毫末雜碎者以𠕋編之謂之石

氏畫苑㓜安與文與可遊如兄弟故得其畫爲多而余

亦善畫古木叢竹因以遺之使置之苑中子由嘗言所

貴於畫者爲其似也似猶可貴况其眞者吾行都邑田

野所見人物皆吾畫笥也所不見者獨鬼神耳當頼畫

而識然人亦何用見鬼此言眞有理今㓜安好畫乃其

一病無足録者獨著其爲人之大略云爾元豐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