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0998-張耒-張右史文集-12-01.djvu/16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無難也然垂至而失之事之不可知如此今

去棠且千里又身在罪藉其行止未能自期

其于棠未遽得見也然均于不可知則亦安

知此花不忽然在吾目前乎因賦問棠以自

廣云

寓舍之壤既膏且SKchar手植两棠于棠之隅風

来自東氷雪融液興視吾棠既葩而澤乃沽

我酒又命我人期一醉于𣗳間𦕅快酬于芳

春夹鐘之𥘉謫書在門陸走千里止于江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