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093-朱熹-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50-36.djvu/1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而務其内若殿中君之節誠髙矣然其所以傳世而埀後

者豈獨以一朝忼慨死職爲諒哉予嘗得其平生之遺文

伏而讀之其言之粹皆可講而思也其行之純皆可則而

象也以吾子之才之志而用其力於此不以貴乎巳而聞

於人者亂焉乆之而弗渝也是亦殿中君而巳矣於以立

身楊名而顯其親豈不有餘地乎不此之圖顧乃捐 --捐書廢

業觸犯寒暑僕僕焉奔走塵埃之中而曰吾將以𭧂白吾

祖之徳善而求聞於後世爲計無乃下乎雖然宗之行矣

以殿中君之忠吾子之孝而任事者曽不以動其心則世

之所可願者無復有以動其心矣方今朝廷清明耆俊在

服子之所病殆其不然吾知子之行也其必有以藉手而

歸以拜殿中君之墓矣抑吾前所道古之君子所以顯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