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093-朱熹-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50-36.djvu/7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嘗遊舂陵者之言而知事狀所叙濂溪命名之說有失其

本意者何君旣見遺事篇内又按濂溪廣漢張栻所䟦先生手帖據先生家譜云濓溪隱居在營道縣榮樂

鄊鍾貴里石塘橋西濂盖溪之舊名先生寓之廬阜以示不忘其本之意而邵武鄒旉爲熹言嘗至其處溪之源自

爲上下保先生故居在下保其地又别自號爲樓田而濓之爲字則疑其出於唐刺史元結七泉之遺俗也今按江

州濓溪之西亦有石塘橋見於陳令舉廬山記疑亦先生所寓之名云覆校舊編而知筆削

之際亦有當録而誤遺之者如蒲碣自言𥘉見先生于合州相語三日夜退而歎曰世

乃有斯人耶而孔文仲亦有祭文序先生洪州時事曰公時甚少玉色金聲從容和毅一府盡傾之語蒲碣又稱

孤風逺操寓懐於塵埃之外常有髙棲遐遁之意亦足以證其前所謂以竒自見等語之謬又讀張忠

定公語而知所論希夷种穆之傳亦有未盡其曲折者

忠定公嘗從希夷學而其論公事之有隂陽頗與圖說合竊疑是說之傳固有端緒至於先生然後得之於心而

天地萬物之理鉅細幽明髙下精粗無所不貫於是始爲此圖以發其祕爾嘗欲别加是正以

𥙷其闕而病未能也兹乃𬒳命假守南康遂𫉬嗣守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