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093-朱熹-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50-36.djvu/9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卒守孤城以抗彊虜百勝之𨦟遏羣盗横流之𫝑身皆危

於九死而志不可奪及紹興𥘉大臣始决忘讎辱國之計

則又慨然上䟽再三指言其失無所回避至於疾病且死

而猶勸上以深念創業之艱難不可⿺辶䖏以小康而遂忘大

計也此其平生始終大節豈不凛乎其有子房元亮之心

哉然二子當時皆不得位而爲之於不可爲之後是以大

義雖明而不及有益於人之國(⿱艹石)公乃幸猶得竭股肱之

力以依日月之光宗社再安與有勞烈較其所就則於二

子又有光焉是以中年乞身以自放於江湖之上而學士

大夫靡然咸服其髙一觴一詠悠然(⿱艹石)無意於工拙而其

清夷閑曠之姿魁竒跌宕之氣雖世之刻意於詩者不能

有以過也嗚呼是豈徒以其絶俗離世之難發興吐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