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Sibu Congkan1214-楊萬里-誠齋集-32-30.djvu/3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見有不惟不稱職而辱命者矣見有虜人餒之至

於献詩請降以乞壷飱者矣奚而然也畏死故也

今京公執禮如執玉之堅趨死如趨隅之安毅然

正色而不可奪虜卒不敢加無禮不惟不敢加無

禮又復委曲順從惟吾之聴而莫之敢違奚而然

也不畏死故也昔魯哀公問孔子曰敢問人道孰

為大孔子曰禮為大弟子問何如斯可謂之士矣

孔子曰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偉哉京公

乎惟得孔子論禮之意是以見禮大而夷狄小惟

得孔子論士之意是以見君命重而身䡖孰謂一